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5章 嬴天的想法(三更)
    月夜微凉,冷风袭袭。天 书  中 文 网

    别墅中。

    嬴天负手而立,站在窗前,他眼神冰冷极了,凝视着外面的黑夜,在他的那一双冷眸之中看不到任何感**彩,如同那冷血的毒蛇一样狠毒至极。

    旋即,他将右手伸入怀中,取出那枚水滴一样形状的帝王精血,仔细地观看了一会儿,僵硬的脸上突然抹过几丝冷厉的笑意。

    “这帝王精血,正是当年逍遥道君从朕体内抽走,埋葬在深渊古墓之中的神物。当年,朕为了炼制成不死之药,焚书坑儒,斩杀数十万儒生和丹士,以邪法强行取走他们体内的精血熔成一滴,才炼化出这等魔物。”

    “就因为这魔物,才让朕与逍遥道君大战一场,甚至险些让朕死在逍遥道君手中。如今这帝王精血,终究还是回到了朕的手中。两千年过去了,逍遥道君,你可还活着?”

    嬴天冷笑了几声,那讳莫如深的眸子死死地盯着那枚紫红色的帝王精血,旋即,在他脸上抹过了几丝狠色,厉声说道:“当年,如果不是我侥幸逃脱,恐怕我早就死在逍遥道君的手中了。”

    “但现在,我已经得到不死之药。只要我服用此药,将此药炼化,不仅能恢复实力,还能得到万古不朽之身躯。到那时,逍遥道君,你可还是我的对手?”

    嬴天冷笑着,那一双盯着黑夜的眼睛,顿时变得冰冷至极,而他体内散发出的那种恐怖的气息让人恐惧极了。

    “叶大哥……的确是傻了些,居然会将这药交还给我。否则,只要他服用这帝王精血,虽说不能实力大增,但却能得到永生。永生呀!凡人修炼为的,难道不是永生吗?朋友,又算得了什么?”

    嬴天苦笑了几声,在他看来叶轩的确是很傻,如果换作是他,肯定独吞帝王精血这等无上魔物。

    “两千多年了……我不断地嗜取人血,方才容颜永驻。否则,这个时候,我恐怕早就是老头子模样了吧!”

    嬴天发狠一笑,为保住容颜,这两千年来他不断地嗜取人血,更换体内老化的血液,方才让容颜永驻。

    “现在,只要我服用了这枚由几十万人的精血炼化出的帝王精血。我应该就是这方世界最强者了。毕竟,在永生之下,即使逍遥道君再强,又能奈我何?哈哈……”

    嬴天眼神狠厉极了,他像一位存活了数千年的老怪物,表情狰狞无比,狠声说道。

    “可叶大哥,终究还是单纯了一些。像叶大哥这样,难保哪天就会被别人杀死吧!这两千年来,我早就走遍了世间海川山岳,看遍了尘世的繁华。这枚帝王精血还是留着给叶大哥保命之用。”

    嬴天仔细地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服用帝王精血,而是将那枚帝王精血放进怀中。

    不知何时起,在嬴天内心中,竟生出一个想法,他不想叶轩死,这个想法,甚至在他心里扎了根。

    是的,他活了两千多年,被称作千古第一帝,世间霸主,还和那个时代最强者逍遥道君打过架。

    他曾以为,他活得很冷血,即使是焚书坑儒,烧杀数十万儒生、丹士,他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因为,他是千古一帝,是世间最尊贵之人!

    在这位千古一帝的眼中,为成就不朽霸主,为得到真正的永生,那些人的死,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可现在,当他真正得到不死之药时,第一个想的人,却并不是他自己,而是叶轩。

    因为他越来越不想叶轩死。

    这大概就是帝王心中的柔情!谁人能懂……

    对嬴天,或者说嬴政,这位千古一帝心中的想法,叶轩自然是一无所知。

    此刻叶轩正盘坐在床榻之上,默默地运转。

    叶轩需要力量,很强大的力量。

    金字塔的地宫之中,存在着很多的法诀。但那些法诀,的确晦涩难懂,当时叶轩为了尽快的修炼,只好将那些特别难懂的法诀背在脑海之中。等到有时间之时,再拿出来好好地揣摩,加以修炼。

    现在是深夜时分,很多人都已经睡觉了。叶轩闲来无事,就开始揣摩那些法诀。

    “这门法诀,是一门至强剑诀。我还记得,西门花海一生的追求,就是修炼一门至高无上的剑诀。现在花海为了救我已经牺牲性命,我只好代替他修炼一门至强剑诀,也算是了却他的一桩心愿。”

    叶轩轻声一笑,淡淡地说道。

    叶轩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对待外人,心狠手辣,宁愿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

    但他对朋友,却仁慈之至。如果真的有可能,叶轩真的希望当时舍弃性命之人是他而不是西门花海。

    “花海,你放心,现在藏锋剑就在我手里。我一定会用藏锋剑,斩下柳沧澜的狗头,祭奠你的在天之灵。”

    叶轩眼神坚定极了,随即,他不再运转,而是开始运转一门至强剑诀。

    “这门剑诀,名叫“天外飞仙”,十分地玄妙。剑诀晦涩难懂,虽说我主修刀法,但为了能够了却花海的一桩心愿,我一定会将这门剑诀修炼成的。”

    叶轩苦笑了几声,他主修刀法这不是秘密,现在让他修炼剑诀,毋庸置疑,对他的确是个挑战。

    但叶轩,就是这样一个重情义之人。他曾记得,西门花海要修炼至高无上的剑诀。现在西门花海为救他死了,他就一定要代替西门花海,炼成一门至强的剑诀。即使这个过程真的很困难,但叶轩从不畏惧任何困难。

    “呼、呼、呼……”

    叶轩长吸一口气,吐出口中浊气,然后开始在心中,运转这门剑诀。

    “嗡嗡嗡!”

    叶轩脑袋在剧烈地颤动着。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主修刀法,对剑诀的领悟真的很有限。

    一时间,他竟无法领悟到这门剑诀之中的真正奥义。

    “呵呵,主修刀法的他,居然会选择修炼剑诀。这不是很容易走火入魔吗?”

    这时,一道鬼魅的身影,出现在叶轩的门前,那道身影盯着叶轩,诧异地说道。

    “我修炼的刀法,很难让我再去领悟剑诀了。”

    叶轩瞬间就反应过来,他对刀法的领悟,已经达到“入微成势”的境界,现在让他忘记刀法去修炼剑诀,这之间的难度可想而知,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就像,一个从小就修炼刀法的人,突然使用剑并学习极其深奥玄妙的剑术,这不是很困难吗?

    “不行,我一定要修炼这门剑诀。”

    叶轩眼神坚定无比,冷声说道。

    旋即,他再次运转的法诀,但这时他脸庞却是突然涨红,额头之上青筋暴露出来。

    “噗嗤!”

    叶轩突地喷出数口鲜血,涨红的脸庞,瞬间变得惨白一片。

    “叶大哥,你没事吧?”

    一直待在门外的那道鬼魅的身影,看见叶轩吐血,赶紧冲进了门外,神情十分地急切,很关心的问道。

    “嬴天!你怎么会在我门外?”

    叶轩脸色苍白,口中满是鲜血,他撇过了头,盯着模样俊朗的嬴天,诧异地询问道。

    “我……上厕所,刚巧路过这。”

    嬴天撇过了头,那满头紫发在黑夜中,闪烁着银灰色的月光,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