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怎么帅怎么来(三更)
    书房。天  书 中 文 网

    “葡萄洗好了吗?”

    叶轩翘着二郎腿,坐在躺椅之上,一副悠然自得不亦乐乎的模样,他轻笑了几声,冷冷地扫视着厉鬼,质问道。

    “爷,马上就好。”

    厉鬼赶紧说道,很害怕一个不小心,叶轩就又赏给他一记耳光,那可是“啪啪啪”作响,挡都挡不住。

    “嗯,赶紧洗,洗好了之后,帮爷剃头。”

    叶轩眯着眼睛,冷声说道。

    “好嘞,爷!”

    厉鬼感到很无奈,一脸谄媚的模样,赶紧说道。脸上笑呵呵,内心妈卖批,大概就是描述的他此刻的心境。

    很快,厉鬼洗好葡萄,弯着腰就像一条狗一样,将那装着紫红色葡萄的果盘,端到躺在躺椅上的叶轩的身旁。

    “爷,葡萄洗好了。”

    厉鬼赶紧上前,轻声说道,厉鬼脸上伤痕,原先很狰狞的脸庞在此刻却显得很谄媚,甚至说是狼狈,根本不敢有丝毫不高兴的表情。

    只要厉鬼敢在叶轩面前表现出一点点不高兴的样子,叶轩一定会抡起巴掌,狠狠地抽在厉鬼的脸上,将厉鬼那张死了爹的表情,扇到他娘出嫁的表情,要多高兴就有多高兴。

    “嗯,帮我把头发给剪短一些。尤其是后面,都快能扎长辫子了。这样的发型,很影响我的帅气。”

    叶轩躺在躺椅上,淡漠的说道,只见他眼眸微闭,拿起一颗洗好的紫红色的葡萄,扔进了嘴里。

    “是呀!爷,您说的真对。像您这么帅的男人,怎么能留这么杀马特的发型呢!?显然很不合适!小的手里的刀刃很锋利,就让小的帮您剪剪头发。”

    厉鬼真的快哭了,但还是保持着面带微笑,说道。

    在他手里那把锋利的刀刃,在美国可是出了名的杀人不沾血的冷刃,十分地锋利,死在这把刀刃之下的修真者,至少几十个,但现在,厉鬼却要拿着这把沾满鲜血曾立下赫赫战功的刀刃,帮叶轩剃头发。

    尴尬!

    相当尴尬……

    “厉鬼,我知道你心里不服气。但谁让你这么垃圾呢?区区金丹境,即使你的刀再锋利,以你的实力最多也就是个剃头发的。现在我让你剃头发已经是看得起你了。你懂吗?”

    叶轩轻笑了几声,连眼睛都不屑睁开,至于睁眼看厉鬼,那更是无稽之谈。

    对叶轩而言,与其浪费那一秒钟看厉鬼的时间,叶轩宁愿去看几个美女的大长腿,哦不,应该是去背几个的日语单词。

    譬如什么“亚麻跌”之类的,以便日后研究岛国的人体构造学。

    人体构造学,这么学科,在全世界都很火,讲这门课的老师,也从***,变成了波多野结衣老师。

    大家心里明白,这些老师,都很敬业!嗯,很敬业,值得大家的尊敬。

    厉鬼很无奈地苦笑着,区区金丹境!瞧,“区区”这个词,用的多好,堪称这句话的点睛之笔。大家一定要注意到,如果是语文的中考或高考试卷中,出现“区区”这两个字,那一定是考点。

    随即,厉鬼拿出他用来杀人的那把锋利的冷刃,帮叶轩剪头发。用叶轩的话来说,区区金丹境,拿的武器,用来剪头发刚刚好。

    “爷,您这么牛比,您爸妈知道吗?”

    厉鬼一边帮叶轩剪头发,一边疑惑道。

    “我没爸妈。”

    叶轩摇了摇头,边吃葡萄边说道。

    “爷,您喜欢燕尾发型吗?”

    厉鬼知道说错了话,赶紧转移话题,问道。

    “怎么帅怎么来,就可以了。”

    叶轩淡淡一笑,饱含深意的看了厉鬼一眼,心道:“像他这种帅哥,什么样的发型,难道不都一样吗?无法掩盖的帅气,就像那股霸气一样,时刻都在侧漏着!”

    “……怎么帅怎么来?好嘞!”

    厉鬼内心里一阵刺痛,很想说一句“这头发,真的没法剪了”。

    这么自恋的家伙,究竟从哪块石头里蹦出来的?

    即使心中很不高兴,甚至有些愤怒,厉鬼依然不敢表现在脸上。因为,厉鬼可不确定,叶轩什么时候,就又会给他一巴掌。

    至于说刺杀叶轩,那绝对是无稽之谈,千里送一血的脑残想法。就凭叶轩的实力,恐怕厉鬼的刀子还没刚开始刺向叶轩,就会被叶轩一个暴击,将刀夺过去,顺势完成一次反杀,拿走一血。

    因此,一定要时刻记得孔子说的一句话:“no-作-no-死”。多么专业的英语!

    不多时,在厉鬼的鬼斧神工的技法之下,叶轩的头发就像狗啃的一样被剪完了。即使头发被剪得很难看,叶轩脸上仍是露出了一抹笑意,说道:“剪的还算不错。真正的帅气,是头发掩盖不了的。”

    “……”

    厉鬼一阵无语,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华盛泰来了吗?”

    叶轩将葡萄果盘端在手上,冷冷地扫了厉鬼一眼,淡漠的质问道。

    “爷,我不知道。”

    厉鬼刚想说出最后那两个字,叶轩直接一巴掌,抡在了厉鬼脸上,冷漠的说道:“不知道你不会去看吗?不知道去打电话吗?”

    “爷,他们来了。”

    厉鬼用手捂着脸,听到门外有动静,赶紧说道。

    “我知道。”

    叶轩呵呵一笑,眼神很深邃的扫了厉鬼一眼,轻声说道。

    “……”

    搞了半天,原来叶轩早就知道华盛泰等人,来到了书房外不远处。但叶轩,还是扇了厉鬼一巴掌。换句话说,厉鬼又他妈平白无故的挨揍了。

    此刻,厉鬼脸上的表情,真的是比死了亲爹亲妈,更要丰富多彩。这种丰富的表情,大概只有头顶长出一片草原的男人,才能够身临其境的感觉到。

    至于头上为什么会长出一片草原?你猜呀!老婆出轨一次,长一根草。一片草原……数不清了。

    厉鬼心里很愤怒,但叶轩始终是一副“有能耐就来草我”的表情,脸上完全是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

    好吧!厉鬼只好忍了。谁让叶轩那么厉害?如果厉鬼真能打得过叶轩,厉鬼一定会将叶轩狠狠地草翻在地。

    “弱小的人,是没资格说三道四的,更没资格……说不。所以,千万别在我面前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否则,我不介意送你去阎王殿报道。”

    叶轩冷笑了几声,从厉鬼身旁走过,来到书房门前,而这时,华盛泰等人刚巧走到了书房门前。

    门是烂的,被叶轩一脚踹烂的。

    因此,当华盛泰走到门前时,刚巧和叶轩面对面的碰在了一起。

    “老不死,你好呀!”

    叶轩呵呵一笑,眯着眼睛,眼神十分地深邃,死死地盯着华盛泰,问候道。

    “你,你是唐轩!你不是……”

    华盛泰面容苍老,在这时,那张褶皱的脸上,顿时抹过几丝惊骇之色,他瞪大眼睛和叶轩对视着,很诧异的质问道:“你不是死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