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剑斩元婴(四更)
    “狂妄!区区金丹境初期,即使你有无穷剑势,即使你跨入人剑合一的境界,在我这个元婴境的至强者面前,你依旧只是蝼蚁。天 书 中 文  网”

    “胡夫”心中发怒,脸上表情十分地狰狞,朝西门花海杀去。而这时,浪客剑心也动作起来,杀向西门花海。

    西门花海苦笑了几声。回首过往,往事如风,历历在目。

    二十年前,妻儿被杀之后,西门花海再没笑过。

    可自从遇到叶轩以后,西门花海那张始终哭丧着的脸,终于有几分笑意。

    西门花海很感激叶轩,无论在多么困难的处境,叶轩都先将西门花海的生死放在第一位。

    西门花海,有时候会觉得,如果下辈子,他能投胎做个女人,那他一定会爱上叶轩。

    人的感情很奇妙!

    西门花海在妻儿被杀之后,忍受了一辈子的苦难,却在认识叶轩后,度过了人生之中最高兴的一段时光。

    即使他现在,要死了……可在他的脸上,也满是笑意,他心甘情愿赴死。

    西门花海望向叶轩,很高兴地笑了,旋即,他闭上了眼,说了最后一句:“叶老大,准备跑路吧!”

    以前,都是叶轩对西门花海说:“准备跑路吧!”

    这一次,终于轮到,西门花海对叶轩说:“准备跑路吧!”

    很少有人懂得,这五个字的真正含义。

    只有西门花海和叶轩才懂得,这五个字,是想让重要的,赶紧逃离危险。

    是呀!

    前面有危险。

    “准备跑路吧”!

    让重要的人“跑路”,而自己,却要只身一人,面对危险。

    从前,是叶轩让西门花海“跑路”,叶轩孤独一人,去面对未知的危险。

    现在,是西门花海让叶轩“跑路”,西门花海只身一人,去面对危险。

    西门花海闭上了眼,脸上的神情很从容、淡定,直到……“胡夫”,浪客剑心等人杀至他的身前之时,他才猛地睁开了眼。

    当他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一道剑芒,拔地而起,涌出千丈之高!

    “我有一剑,名为藏锋,斩诛邪,逆苍天!”

    西门花海的身影,彻底地被淹没字恢弘磅礴的剑势之中。

    尔后,剑势“轰隆”一声,像爆发的火山一样,疯狂地从西门花海那只阴翳的右眼中爆涌了出来。

    “轰轰轰!”

    剑势像漫天而起的海浪一样,瞬间淹没整个地宫。

    周遭岩石、山壁,只听“咔嚓”数声,被恐怖的剑势吞没,竟开始崩裂开来。

    而“胡夫”,神色骇变,作为元婴境的至强者,他施展最强手段,在恐怖惊骇的剑势之中不断地反抗。

    但那一道道剑势,就如同真正的海浪一样,一浪更比一浪强,一浪更比一浪高,任凭“胡夫”奋力反抗,却还是无法挣脱剑势的吞噬。直到,“胡夫”的身体,彻底地被剑势吞噬掉,“咔咔咔”数声,“胡夫”的身体被剑势搅碎开来,鲜血“嘣”的一声,四溅开来,十分地恐怖瘆人。

    而浪客剑心等人,只不过金丹境巅峰的强者,在这股恐怖的剑势面前,更是像蝼蚁一般的弱小,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瞬间就被海浪一般的剑势吞噬,碾碎成了血块。

    在这一刻,在这浩大地宫中,到处弥漫着一股恐怖地剑势!

    那些剑势很锋利,所过之地,都留下或深或浅的剑痕。

    而在地宫中,满地狼藉不堪,到处都是鲜血,到处是剑痕,到处是剑势……场景,十分地恐怖。

    在地宫之外,叶轩跪在地上,不断地哭泣,嚎啕大叫:“花海,花海!”

    路易尔斯红肿着眼睛,站在叶轩身旁,他没办法阻止叶轩哭泣,更没办法懂得,在此刻叶轩的内心里究竟有多悲伤。

    “叶轩,花海,已经死了。”

    路易尔斯眼睛红肿,冷声说道。

    “谁说他死了?”

    叶轩猛地站起身来,冷冷地扫了路易尔斯一眼,随即,他上前将那地宫之门,直接推开。

    地宫被打开的一瞬间,漫天而起的灰尘扑面而来,浓郁的血腥味,让人不禁作呕。

    叶轩直接走进地宫中,到处弥漫着血腥味,空气中,还有些湿漉漉的血水,黏附在人身体皮肤上。

    路易尔斯害怕叶轩出事,紧跟在叶轩身后。但当路易尔斯走进地宫后,脸上表情顿时大变,神色很难看。

    这时的地宫,和地狱,恐怖没什么区别。

    到处都是鲜血,和零碎的血肉,像被野兽撕咬过一样,人的身体全部变的破碎不堪,很难找到一具完整的尸体。

    而那元婴境的强者“胡夫”,也被斩落了脑袋,脖子处的割痕,十分地平整,伤口还是“咕噜楼”地冒着鲜血。

    路易尔斯在这地狱一样的地宫中找了很久,都没能找到西门花海的尸体。

    如果路易尔斯没猜错,西门花海在释放出那股恐怖地剑势的同时,身体应该就被剑势给撕裂了。

    “这一战,足以震撼整个世界了。”

    路易尔斯内心里震撼至极,西门花海凭着金丹境初期的实力,一剑斩杀了九位金丹境巅峰的强者,和一位存活千年之久的元婴境至强者,这等战绩,放眼全世界,恐怕也绝无第二人能够做到。

    “花海,真的死了……”

    叶轩瘫坐在地,眼里的泪水,不断地流淌着。

    “叶轩,别再伤心了。死的人,已经死了。活的人,还得坚强的活下去。”

    路易尔斯走到叶轩身旁,轻轻地拍了拍叶轩的肩膀,安慰道。

    “嗯?”

    旋即,路易尔斯的眼睛猛地一亮,他快步上前,蹲下身子,从地上捡起一把赤红血剑。

    “这把剑是?”

    路易尔斯很疑惑道。

    但这时,叶轩却是站起身来,将那把赤红血剑,从路易尔斯手中拿了过去,眼神很坚定的说道:“这把赤红血剑,就是花海的用精血骨肉孕养的藏锋剑。”

    叶轩拿起赤红血剑,仔细地看了很久,才看到,在那把赤红血剑的剑柄之处,刻着四个刚劲有力的小字。

    上面写着:“西门花海”!

    “这剑,是花海唯一的遗物。看来,我以后要学着用剑了。花海的遗愿,是斩杀柳沧澜为妻儿报仇。两年半后,我会亲自登临蜀山,斩杀柳沧澜,完成花海的遗愿。”

    叶轩眼神很坚定的盯着那把赤红血剑,很认真的说道。

    “嗯!”

    路易尔斯点了点头。

    “路易,我想在这地宫中,待上一段时间。你先走吧!”

    叶轩苦笑了几声,将赤红血剑收起,很认真的盯着路易尔斯,严肃地说道。

    “啊?叶轩,你可千万别做傻事。”

    路易尔斯闻言一惊,在这地宫中,什么都没有,该怎么生活。

    “呵呵,路易,我不会做傻事的。我待在这地宫,只是为了参悟。等我参悟以后,自然就会离开这地宫。你先离开吧!日后,如果你有事,你可以先去华夏找我的朋友。”

    叶轩眼神很坚定,已经下定决心,要在这地宫中修炼一段时间,说道。

    “那好吧!”

    路易尔斯很担心叶轩的安危,但看见叶轩执意如此,他也只能无奈地答应。

    “嗯。你出去以后,就对外人说……叶轩死了。”

    叶轩呵呵一笑,随即,他盘坐在地上,双眸缓缓地闭上,开始进入打坐状态,淡漠的说道。

    “叶轩,你保重!我的好兄弟。”

    路易尔斯流下了泪水,哭声说道,但他不再犹豫,直接离开地宫,将地宫大门彻底地关上,留叶轩一人待在地宫之中修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