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5章 人剑合一(三更)
    “金丹斩元婴?”

    众人皆是猛地一愣,旋即,却是大笑开来。天 书 中 文  网

    “果然,跟在叶轩那妖孽身边久了,脑袋都会有问题。金丹斩元婴,傻比。如果金丹能够斩杀元婴境,那老子就把头割给你。”

    一名金发碧眼的壮汉,耻笑了几声,根本不将西门花海放在眼里。

    是呀!西门花海不过是金丹境初期的修真者,这种实力,很难入金丹境巅峰的强者的法眼之中。

    但,一些敏锐力惊人的修真者,譬如浪客剑心,在这时,早就神色大变。

    “那家伙……好恐怖。”

    浪客剑心眼神狠厉,死死地盯着西门花海,震惊地说道。

    “恐怖?剑心,你该不会是傻了吧?那家伙,只是金丹境初期的修真者,老子一根手指就能弄死那家伙!”

    金发碧眼的壮汉,轻蔑地冷笑了几声,淡漠的说道。

    “自不量力!”

    浪客剑心懒得搭理那壮汉,厉声呵斥道。

    “你不信?”

    那金发碧眼的壮汉猛地一愣,随即,提着百斤重的铁质巨锤,就朝西门花海走去。

    但这时,在西门花海那只阴翳的右眼中,已经流淌出一道血泪,那血泪魅红,是鲜血凝聚成的。

    “哼,区区金丹境初期,老子让你去死!”

    那金发碧眼的壮汉,将手中百斤重的铁锤,狠狠地砸向西门花海的脑袋。

    “轰!”

    那巨大铁锤,呼啸而来。

    “嘣!”

    但,当那铁锤,轰砸出去,距离西门花海的脑袋还有一寸之时,竟“轰隆”一声炸裂开。

    “嗯?怎么回事……”

    那金发碧眼的壮汉愣住了神。

    “噌!噌!噌!”

    这时,西门花海那只阴翳的右眼,已经被血泪浸染成珍珠状的血滴,一股恢弘磅礴的剑势像滔天海啸一样,从西门花海那只阴翳的右眼中,疯狂地涌动了出来,十分地恐怖瘆人。

    “轰隆隆!”

    一时间,雷霆大作,恐怖至极的威能,从西门花海身体上爆发出来。

    “这股强大的气势,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金发碧眼的壮汉,乃一位金丹境巅峰的强者,在这一刻,也是不禁慌乱了神,面目恐慌极了,质问道。

    “剑势!这股气势,是剑势!”

    金发碧眼的路易长老,脸上抹过几分惊骇之色,震惊地喊道。

    “什么?”

    众人一愣。

    作为金丹境巅峰的修真者,他们能清楚地察觉到,在那股气势中,含蕴着怎样磅礴恢弘的力量。

    那股力量,像即将喷薄而出的火山熔浆一样,一旦爆发出来,将势不可挡,威能无穷。

    在这时,即使是那位存活千年的古埃及长老“胡夫”,原先淡定的脸庞之上,也是狠狠地抹过几丝冷厉和震撼之色。

    “胡夫”瞪直眼睛,眼神冰冷极了,死死地盯着右眼不断地流淌血泪的西门花海,心中猛地一凛,震撼地说道:“这家伙,体内有一股很恐怖的剑势。”

    “花海,你……你不必如此!”

    叶轩被浪客剑心等人,刺伤在地,他的模样狼狈不堪,匍匐在地上,大声叫喊道。

    “叶轩,你还记得,你经常说的一句话吗?”

    西门花海体内那股恐怖地剑势,还在不断地汇聚着,越来越强横霸道的力量,涌向西门花海那只阴翳的右眼。

    “准备跑路……”

    叶轩苦笑了几声。

    自从,他和西门花海、路易尔斯在一起后,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准备跑路”。

    叶轩很讨厌拖累他人,更讨厌,别人因他而死。因此,叶轩经常在战斗中,最后一个离开战场。

    “叶轩,你是一个值得尊敬地强者,同样的,也是一个值得跟随的老大。但今日一别,恐怕再不能相见。所以……叶老大,你还是准备跑路吧!”

    西门花海神情十分地淡然,大笑了几声,说道。

    “狂妄!纵使你体内有恐怖剑势,我乃元婴境的至强者,你又能奈我何?我杀你,如同屠狗一样。”

    “胡夫”神色骇变,冷笑了几声,突地,他的身影动了,瞬间杀至西门花海身前,十分狠厉的一掌,打向西门花海的胸口。

    “叶老大!叶老大!叶老大!准备……跑路了。”

    西门花海在面对“胡夫”狠厉一掌时,不仅没丝毫害怕,脸上甚至抹过几分笑意。

    “花海!”

    叶轩强行站起身来,浑身鲜血,他痛哭流涕,眼睛里满是泪水,盯着一脸从容的西门花海,哭声喊道。

    “哼,你去死。”

    这时,“胡夫”狠厉无敌的一掌,狠狠地打在西门花海身体上。

    “噗嗤!”

    西门花海挨了一掌,口喷鲜血,但身体,却并无大碍。

    “二十年前,蜀山剑门柳沧澜,杀我妻儿,那一日,我哭的昏天暗地,向天发誓,今生今世不杀柳沧澜誓不为人。那一日,我炼化藏锋剑,隐没锋芒,与我血肉相连,以我精血骨肉孕养藏锋剑。”

    “这二十年来,为孕养藏锋剑,我不曾出过一剑。直到……结识叶轩,我再次出剑!”

    “但今日,尔等卑劣鼠辈,实在卑鄙。我,西门花海,以西门第九十三代传人的身份,诛戮尔等!”

    西门花海狂笑不止,在这一刻,他的身体像化作虚无一样,若隐若现,隐约之间,有一道虚无的剑体,浮现在西门花海的身体血肉中。

    “那就是……藏锋剑吗?”

    叶轩心神剧颤,震撼道。

    此刻,他死死地盯着西门花海,只见,在西门花海体内血肉中,埋葬有一把三尺寒剑。那三尺寒剑,与西门花海全身精血骨头相连。原先银白剑刃,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十分地瘆人恐怖。

    “叶轩,带走路易。”

    西门花海身体幻化一道赤红血剑,由精血骨肉孕养的剑体,弥散出一股浓郁地血腥味,很骇人。

    “花海……”

    叶轩抱头痛哭。

    他很清楚,藏锋剑,一旦斩出,磅礴如火山爆发,如滔天海浪一般的剑势,将彻底地吞没一切。

    到那时,在这地宫中,将无人可活!

    “叶轩,过去,都是你在保护我。这一次,换我来保护你。”

    西门花海与那一把赤红血剑融为一体,一道道血线,和恐怖的剑势,从西门花海体内释放开来。

    “叶轩,咱们走,别……让花海白死!”

    路易尔斯赶紧上前,将叶轩背在肩上,朝着地宫外冲去。

    “孽障,休走!”

    “胡夫”见状,神色大惊,至强狠厉的一掌,狠狠地打向路易尔斯。

    但这时,只听“刺”的一声,一道凛冽剑芒,却是瞬间斩在“胡夫”脚下。

    “你的对手……是我!”

    西门花海身影缥缈,赤红血剑若隐若现,此刻的西门花海与赤红血剑,像是完全地融为一体一样,一举一动,形同一把剑,伴随着无尽浩荡的剑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