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 我有一剑,名为藏锋(五千字)
    离开万古棺地后,叶轩和西门花海,以及路易尔斯,没再遇到什么危险,很顺利的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之前。天 书 中 文  网

    宫殿高达十丈,建造很豪华,墙壁上,镶嵌金石,很奢侈不凡。

    “叶轩,这宫殿,是什么宫殿?”

    西门花海神色一凛,对眼前这座豪华宫殿的来历,感到很疑惑,询问道。

    “我们现在,正在金字塔最深处,也是最底处。这里距离地表有一千米。而眼前这宫殿,名叫地宫,乃是埋葬古埃及长老“胡夫”的地方。”

    叶轩神色更加严肃,冷声说道。

    “距离地表一千米……”

    西门花海猛地一惊。

    而路易尔斯,也是感到很震惊,迟疑道:“叶轩,你说这古埃及的长老“胡夫”不会也没死吧?”

    “有可能。几年前,我曾来过这里,但当时,没真正的深入地宫之中,根本没见到古埃及长老“胡夫”的衣冠冢。”

    叶轩点了点头,解释道。

    “上千年了。如果那古埃及长老“胡夫”还活着,那他岂不是有上千岁了?”

    西门花海震惊极了,后脊背有些发凉,疑惑道。

    “别担心那么多了。先进去再说。”

    叶轩眼神坚定无比,很严肃地说道。

    “嗯。”

    西门花海和路易尔斯虽然很畏惧,但有叶轩跟着,他们还是感到很放心。

    叶轩上前,推开那座豪华地宫的金门,只听“吱呀”一声,那座豪华地宫的金门,直接被打开。

    “呼!”

    金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一丝阴冷发寒的凉气冒了出来,十分地恐怖瘆人。

    “好阴森的地方。”

    西门花海沉声说道,他赶紧拿出一根竹箭,将手中精钢长弓拉成满弦,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叶轩,我们要找什么东西?”

    这时,路易尔斯不断地颤抖,脸色惨白一片,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疑惑道。

    “一本书!”

    叶轩猛地回过头,很认真的盯着西门花海和路易尔斯,沉声说道。

    “书?”

    西门花海猛地一愣。

    “嗯,一本羊皮卷书。”

    叶轩面无表情,严肃道。

    早在几年前,叶轩曾来过胡夫金字塔,并取走,但这几年,随着叶轩对的修炼越来越深入,他就察觉到他所修炼的并不完全。

    换句话说,叶轩拥有的,其实只是残缺的。这也是叶轩冒死进入胡夫金字塔的原因。

    是叶轩的筑基法诀,对叶轩至关重要,叶轩必须要找到完整的,才能进一步增强实力。

    “好!我们一起找。”

    西门花海和路易尔斯,仔细地盯着叶轩,通过叶轩坚定地神情,他们两人看得出来,那本羊皮卷书,对叶轩一定十分重要。

    “嗯。”

    叶轩点头,随即,继续朝这座地宫的深处走去。

    很快,三人就来到地宫深处。

    这是一个幽闭的空间,只有几盏暗黄色的油灯。

    当叶轩三人,走进这里时,只听“噌噌噌”几声,周围墙壁上那些黯淡的油灯,突然再次亮了起来,将整个幽闭空间,照亮通透,很是明亮。

    “这里应该就是地宫的中心所在了。”

    叶轩右手按在长刀之上,转动身子,四下里看了看,说道。

    “可这一路来,咱们并没发现什么珍贵的东西呀!”

    路易尔斯诧异道:“根据传说,古埃及长老“胡夫”在死之前,曾将大半个古埃及的秘宝都藏进金字塔中。难道,传说是假的?”

    “你说错了。传说,肯定是真的。”

    叶轩摇了摇头,很认真的说道。

    “叶轩,快看那里。”

    突然,西门花海大声叫喊道。

    “嗯?”

    叶轩看向西门花海所指方向,只见在那巨大的岩石之中,有一个年代很久远的石棺。

    “这石棺……”

    叶轩眯着眼睛,神情十分地严肃,漠然道:“该不会就是古埃及长老“胡夫”的衣冠冢吧?”

    这时,路易尔斯已经走到那石棺旁边。

    路易尔斯地眼睛里,不断地闪烁出凌厉的精光,像是看见什么宝贝似的,他猛地伸出手,抓起放在那石棺之上的一本羊皮卷,冲着叶轩晃了晃,喊道:“叶轩,这个羊皮卷,是不是你要找的?”

    “别乱动!”

    叶轩神色骇变,大声叫喊道。

    那羊皮卷,的确是叶轩要找的。但越是如此,叶轩就越发觉得,那座石棺很不凡。要知道,羊皮卷是一门法诀,而且是至高无上的法诀。石棺的主人居然将这么重要的法诀当作压盖石棺的东西,足以说明,那门法诀对石棺的主人,也是至关重要的。

    但这时,路易尔斯已经将那本羊皮卷,从那座石棺之上拿了起来。

    “咔嚓!”

    一道沉闷的声响,突然从石棺中,响了起来。

    “花海,路易,赶紧离开石棺旁边。”

    叶轩狰狞着脸,神情十分地严肃,大声叫喊道。

    “好!”

    西门花海顿时反应过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赶紧冲上前去,将路易尔斯带走。

    见西门花海和路易尔斯安然无恙的离开石棺旁边,叶轩方才松了口气,很严肃地说道:“路易,将那本羊皮卷,扔给我。”

    ‘“嗯。”

    路易尔斯点头,随即,赶紧将手中那本泛黄色的羊皮卷扔给叶轩。

    叶轩接过那本羊皮卷,仔细地翻看了起来,然后,默背了三遍,之后,赶紧将那羊皮卷摧毁掉。

    “叶轩,你这是……”

    见叶轩摧毁羊皮卷,西门花海很不理解,诧异道。

    “这本羊皮卷上,记载着我所修炼的筑基法诀,不能再让它留着。”

    叶轩很相信西门花海,坦诚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

    西门花海点了点头,苦笑道:“难怪,你修炼出的金丹,都和普通的修真者都有所不同。叶轩,你修炼的筑基法诀,叫什么名字?”

    “呵呵。我修炼的筑基法诀,以前,叫。现在,叫。”

    叶轩笑了笑,解释道。

    从他接过路易尔斯扔过来的那本羊皮卷后,他就突然发现,他过去所修炼的,其实只是一个残本而已。

    而的完整本,则是叫。这个道理很简单。其实,,只不过是之中缺失的一小部分。

    现在,叶轩已经拿到完整的,并将熟记于心,那他当然要摧毁掉那本了。

    只要被摧毁掉,那在这世间,将再无人能够知道他修炼的筑基法诀究竟是什么。

    换言之,叶轩修炼的筑基法诀,将毫无破绽可言。

    “好玄妙的名字。”

    西门花海听到几个字后,顿时愣住了神,诧异道。

    “嗯。现在的法诀,已经被我毁掉了。在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什么人能看穿我所修炼的筑基法诀,也就没有人能破解掉我修炼的筑基法诀。”

    叶轩冷笑了几声,旋即,他眼神陡然一冷,看向那座石棺所在处。

    只见那座石棺,在“咔吱”作响,一道道深浅不一的裂纹,开始浮现在那座石棺之上。

    “那座石棺之内,肯定有一尊魔物。待会,由我拖住那尊魔物,你们两个人,准备开始跑路了。”

    叶轩冷着脸,神情很凝重,严肃地说道。

    “啊?又要跑路了……”

    路易尔斯无奈地说道,他才懒得关心什么,反正叶轩实力越强,对他就越有利。

    “轰隆隆!”

    这时,那座石棺,突然传出颤动声。

    “嘣!”

    突地,那座石棺,轰然炸裂开。

    一道佝偻的身影,从那座石棺所在处,缓缓地站立起来。

    叶轩见状,神色大变,紧握手中的长刀,朝那佝偻的身影砍去。

    “桀桀桀!”

    那佝偻身影,口中发出阴森的冷笑,厉声说道:“卑微的蝼蚁,我乃“胡夫”长老,就凭你这蝼蚁也敢对我出手?”

    “胡夫?呵呵,不管你是谁,你都去死。”

    叶轩厉声爆喝道,手中长刀狠狠斩落。

    “滚!”

    那佝偻身影,稍稍一动,手掌轻轻地拍出,打在叶轩的刀刃上。

    “轰隆!”

    叶轩神色骇变,只觉一股巨力,从刀身之上传来,直接将他震飞出去。

    “嘭!”

    叶轩狠狠地撞击在地宫墙壁上,骨头在“咔嚓”作响,险些摔碎。

    “好强大的力量。”

    叶轩身体剧痛,口喷鲜血,惊讶道。

    但他赶紧从疼痛中反应过来,将长刀插在地上,想站起身来。

    可就在这时,那道佝偻身影,“桀桀”冷笑几声,一瞬间,出现在叶轩身前,一脚踩在叶轩胸口处,将叶轩踩在地上。

    “卑微的蝼蚁,竟敢偷我法诀。快将法诀交出来!”

    那道佝偻的身影,居高临下,神情高傲至极,冷冷地俯视着脚下像一条狗一样的叶轩,厉声说道。

    “你做梦!”

    叶轩口喷鲜血,被那佝偻身影踩住胸口,怒吼道:“此刀,名,斩灭!”

    突地,一股凛冽的罡风,和一道恐怖的雷芒,出现在叶轩手中那把长刀之上,恐怖惊骇的威能让人恐惧。

    “你去死!”

    叶轩爆喝道,长刀猛地一挥,直接砍向那佝偻身影。

    “自不量力的蝼蚁。现在,我就让你知道,卑微弱小的金丹境,和强大的元婴境之间巨大的差距。”

    那道佝偻身影,厉喝道,随即,一脚踢向叶轩挥出的长刀。

    “嘭!”

    一脚过后,叶轩长刀之上,那股恐怖的威能,瞬间被击散开来。

    “什么?!”

    叶轩感到很震撼,恐慌极了,他至强一刀,竟被那佝偻身影一脚踢散。

    “交出那门法诀,否则,你必死无疑。”

    那佝偻神情轻蔑地冷笑了几声,淡漠的说道。

    “法诀已经被我摧毁了。想要法诀,门都没有!”

    叶轩耻笑了几声,口中满是鲜血,他手中的刀在颤抖嘶鸣,随时准备战斗。

    “花海,路易,你们先走。”

    随即,叶轩大声吼道。

    “啊?好!”

    西门花海和路易尔斯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存在,只会拖累叶轩。

    “谁都别想走!”

    那佝偻身影速度极快,瞬间将西门花海和路易尔斯,撞飞了出去。

    “嘭嘭!”

    西门花海和路易尔斯暴摔在地,浑身骨头像散架了一样,剧痛无比。

    “花海,路易!”

    叶轩见状,眼睛顿时变得猩红一片,他再次举起手中刀,一股股恐怖的刀势,朝着叶轩手中长刀之上汇聚,竟凝聚成一道道凛冽的罡风。

    “此刀,名,斩!”

    叶轩身体腾空而起,锋利的长刀,朝着那佝偻身影一刀斩落。

    “滚!”

    但那道佝偻的身影,只随手一拨,便将叶轩斩出的恐怖罡风击散,而叶轩整个人,更是被震飞出去,狠狠地撞在地宫墙壁上,口喷鲜血。

    “今天,不交出那门法诀,你们都得死。”

    击飞叶轩后,那道佝偻的身影,看向地宫门口处,淡漠的说道:“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出来吧!”

    “嗯?”

    叶轩猛地一愣。

    这时,只见浪客剑心等人,朝着地宫中走了进来。

    “九个金丹境巅峰的强者吗?”

    那佝偻身影,轻蔑地冷笑了几声,不屑地眼神打量着浪客剑心等人,厉声说道:“你们,胆敢擅闯我的坟地,也全都要死。”

    “狂妄!”

    浪客剑心等九人,神色骇变,冷盯着那佝偻身影,厉声呵斥道。

    “哈哈……区区金丹境的蝼蚁,也敢叫嚣?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那佝偻身影发出“桀桀”冷笑,随后,只见那佝偻身影,瞬间冲杀向浪客剑心等人。

    “什么?”

    几乎都没反应过来,浪客剑心等人,皆被撞飞出去,身体狠狠地撞击在墙壁上,暴摔在地上时,浑身骨头都像要散架了一样,剧痛无比。

    “这家伙,是什么人?”

    金发碧眼的路易长老,满嘴是血,质问道。

    “他就是……胡夫。”

    叶轩闷哼几声,说道。

    “呵呵,今日来的人,都必须死。而你,立刻将我那法诀交出来。兴许,我可以饶过你。”

    那佝偻的身影,便是胡夫,他脸庞枯槁不堪,整张脸上都是皱纹和枯涩的皮肤,一双手臂干瘦如柴,神情十分地恐怖瘆人。

    此刻,他冷冷地盯着叶轩,厉喝道:“快交出那法诀。”

    “我说了,那法诀,已经被我毁掉了。”

    叶轩趴在地上,模样狼狈不堪,耻笑道。

    “哼哼,你真以为,我没办法对付你了吗?”

    胡夫冷笑了几声,旋即,他那一双毒蛇般深邃的瞳眸,看向浪客剑心等人,淡漠的说道:“你们几人,谁能从他手中拿出那门法诀,谁就能活着离开此地。”

    “你,卑鄙!”

    叶轩猛地一怔,厉喝道。

    “呵呵,不交出法诀,我想,你会被这群人碎尸万段。”

    胡夫眼神恶毒狠厉,冷声说道。

    “叶轩,交出法诀!”

    路易长老赶紧站起身来,直接一掌拍在叶轩胸口处,厉喝道。

    “我说了,法诀已经被我毁掉了。”

    叶轩怒吼道,眼神凌厉,死死地盯着路易长老。

    “叶轩,别装腔作势了。交出法诀,这样,还有人能活下去。那家伙,是元婴境,不交出法诀,咱们都得死。”

    这时,伊丽莎白长老,也一脚狠狠地踹在叶轩胸口上,冷声说道。

    “没错!叶轩,交出法诀吧!”

    即使是浪客剑心,在面对胡夫体内那股元婴境的恐怖威压时,也是心神剧颤,他赶紧走到叶轩身前,手中清冷寒剑刺进叶轩胸口,厉喝道:“交出法诀,或许,我还可以活下去。”

    “你们……”

    叶轩眼中含恨,死死地盯着浪客剑心等人,怒吼道:“即使我有法诀,我也绝不会交给你们这些人。”

    在死亡面前,人类,就是太懦弱,太渺小,太过不堪了。

    “哼,找死,那就休怪我不念旧情了。”

    浪客剑心眼神猛地一冷,一剑刺进叶轩胸口。

    “噗嗤!”

    叶轩口喷鲜血,脸色惨白。

    “放开他!”

    但就在这时,一道爆喝声,陡然响起。

    “嗯?”

    浪客剑心等人皆是一愣,转过身来,看向那叫喊之人。

    正是西门花海。

    “区区金丹境初期,也敢叫嚣?”

    路易长老冷笑了几声,淡漠的说道。

    “哈哈……太自不量力了。金丹境初期,也想救人?简直是自找死路。”

    伊丽莎白长老也是轻蔑地扫了西门花海一眼,厉声说道。

    “叶轩,你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为了那些重要的人,舍弃生命,又算什么?”

    西门花海口中满是鲜血,他看向叶轩,叫喊道:“我要救你!”

    “花海,别犯傻,你赶紧带走路易。”

    叶轩顿时明白过来,神色骇变,大声叫喊道。

    “苟活一世,生死何惧?”

    西门花海对叶轩的劝说根本不管不顾,他淡淡一笑,那一只阴翳的右眼,在这一刻,竟闪烁出一道很冷厉的光芒。

    “哗!”

    那一道很冷厉的光芒,突然,变作千丈高。

    一股恐怖的威压气势,从西门花海那只阴翳的右眼中爆射出来。

    “我有一剑,名为藏锋,可斩元婴!任你再强,亦可……斩灭!”

    西门花海神情严肃,怒吼道,他那只阴翳的右眼,在此刻竟然流淌出了血泪,十分地恐怖瘆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