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3章 战前准备(三更)
    傍晚时分。天 书 中 文  网

    叶轩和西门花海,返回小木屋。

    当然,与他们一起的,还有路易尔斯。

    “叶轩,你就住在这种地方?”

    路易尔斯盯着眼前这间衰败破旧的小木屋,诧异的问道。

    “不然呢?”

    叶轩眯着眼,反问道。

    “我还以为你会住在五星级酒店,左拥右抱呢!”

    路易尔斯是法国皇室,平常都是锦衣玉食,第一次见这种普通人住房,笑说道。

    “左拥右抱……难怪你会肾虚。”

    叶轩呵呵一笑,将小木屋的门打开,走了进去。

    “你怎么知道!”

    路易尔斯猛地一愣,诧异道。

    他肾虚,这事,可从没给任何人提及过。

    “叶轩,你有什么办法,能治肾虚吗?”

    路易尔斯赶紧跟上叶轩,走进小木屋中,很急切地询问道。

    “多吃韭菜,少打炮。”

    叶轩轻笑了几声,说道。

    “韭菜?”

    路易尔斯奇怪道:“是什么?”

    “额……以后,你就懂了。”

    叶轩露出一副“很懂”的样子,笑了笑,随即,他在小木屋里,找到一把锋利小刀,扔给待在一旁的西门花海。然后,他又找到一把斧头,扔给路易尔斯,而他自己,则是提着那把长刀。

    “给我斧头干什么?”

    路易尔斯疑惑道。

    同样,西门花海拿着那把锋利小刀,也很诧异,疑惑的看向叶轩。

    “路易,你去砍竹子。花海,你跟着路易,将他砍的竹子削尖,越尖越好。”

    叶轩看了路易尔斯和西门花海一眼,很认真的说道。

    “那你呢?”

    路易尔斯问道。

    “我去弄点毒药,顺路,弄两把长弓。”

    叶轩呵呵一笑,解释道,随即,离开小木屋。

    而路易尔斯和西门花海,两人在对视一眼后,也是赶紧离开小木屋,按着叶轩所吩咐的去办事。

    竹林。

    好在小木屋旁,就有一大片葱翠色的竹林,一根根嫩竹,十分地鲜嫩。

    路易尔斯,堂堂地法国皇室的皇子,撸起袖子,拿着那把有些锈蚀的斧头,不断地劈砍着竹子。

    而西门花海,则是紧跟在叶轩身后,拿着那把锋利的小刀,飞快地将路易尔斯砍下的竹子削尖。

    “花海,那叶轩,是不是有病?为什么不去买弓箭,非要自行打造呢?而且,这竹子的杀伤力那么小,对那些修真者,真能有用吗?”

    路易尔斯憋的脸庞通红,脸上都是汗水,一边砍竹子,一边抱怨道。

    “你要相信他。”

    西门花海眼神很坚定,很认真的说道。

    “我当然相信他!如果不是因为相信他,我才不会从法国跑到这里来,受这个罪。”

    路易尔斯苦笑了几声,又说道:“那家伙,真的很厉害。当年,他在慕尼黑那事儿,闹得整个西欧沸沸扬扬。后来,阿尔卑斯山一事,更是震惊了全世界。”

    “既然你相信他,那你还在担心什么呢?”

    西门花海疑惑道。

    他随手将一根根削尖的竹子,放在旁边,凑够二十根后,就捆在一起。

    “我担心他死。”

    路易尔斯沉声说道,脸色很难看。

    “哈哈!他会死?路易,你别搞笑了。我跟他这么久,已经证明一个事实,那就是,根本没人能杀死他。”

    西门花海眼神坚定极了,神情很严肃,说道。

    “真的吗?”

    路易尔斯心中有顾虑,因为,法国教廷、英国教会,这一次,都派出一些强者,参加金字塔争夺。

    无疑,这次金字塔争夺战,将会很惨烈,而且,涉及到这个世界上,各大势力。

    “路易,你要做的,就是相信他,尽力帮助他。至于……他会不会死,这个问题,不是你担心的。”

    西门花海跟在叶轩身边很久,对叶轩的所作所为,都看在眼里。叶轩,虽说狠厉残忍,但对朋友,绝对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尤其,在之前,铃木家联手佐井家,围剿叶轩。叶轩第一想法,居然不是逃脱,而是让西门花海走。从那时起,在西门花海心中,就认定了叶轩。

    “好!”

    路易尔斯笑了笑,内心里不再忧虑。

    随即,他加快劈砍竹子的速度,一根根竹子,倒在他的斧头下。而西门花海,见路易尔斯不再担心忧虑,也是笑了几声,赶紧跟上路易尔斯的速度,将那些倒下的竹子,砍断成合适的长度,并将竹子头部削尖。

    很快,一根根削尖的竹箭,就出现在地上,被捆绑成一捆捆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叶轩背着竹篮,提着长刀,游走在山林中。

    在他背后的竹篮中,已经有很多颜色各异的花草。当然,还有几条被斩成两半的五彩斑斓的毒蛇。

    “差不多了,这些东西,足够那些家伙喝一壶了。”

    叶轩冷笑了几声,加快速度,背着竹篮,提着长刀,返回小木屋。

    小木屋中。

    “哗啦啦!”

    西门花海累的满头大汗,将那一捆捆竹箭,放在地上。

    而路易尔斯更是气喘吁吁,喊道:“叶轩,你要的竹箭,一共两百根,都弄好了。”

    “效率还挺高的。”

    叶轩从小木屋内,端出一锅味道很臭的汤水,交给路易尔斯,笑说道:“把这些汤水,浇在那些竹箭上。一定要注意,这些汤水有剧毒。”

    “呕!”

    接过那锅汤水,路易尔斯脸色突变,一阵反胃,险些吐了出来。

    “赶紧干活。后天,金字塔就要打开了,咱们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

    叶轩神情很严肃,认真的说道。

    “好!”

    路易尔斯咬牙,按叶轩所说去做,将那些黑色汤水,浇在竹箭上。

    “叶轩,你为什么不买一些铁箭,非要用竹箭?”

    路易尔斯诧异道。

    “铁箭穿透力太弱了。”

    叶轩简单地解释道。

    “穿透力?”

    路易尔斯猛地一惊。

    “嗯。”

    叶轩点头,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根竹箭,然后拿起那把精钢长弓,又将箭拉在长弓的弓弦之上。

    “噌!”

    叶轩将弓拉满,一箭射出。

    只听“咻”的一声,箭矢破啸长空,瞬间穿透在百米外,一棵大腿粗细的杨树。

    “这……”

    路易尔斯瞪直了眼睛。

    即使是西门花海,也是不禁一愣。

    百米穿杨。

    何等震撼的腕力!

    “竹箭上的毒,是专门用来对付修真者的,能麻痹修真者的力量。如果谁敢不听话,一箭便可射杀。”

    叶轩冷笑了几声,脸目阴森极了,厉声说道。

    “这未免,太狠毒了一些!”

    路易尔斯脸色不太好看,沉声说道。

    “狠毒?呵呵,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哪里来的狠毒一说?”

    叶轩呵呵一笑,严肃地说道。

    随即,他将手中精钢长弓,扔给西门花海,道:“花海,这弓是给你的,金字塔中,能不出剑,就尽量别再出剑。”

    “嗯。”

    西门花海接过长弓,内心里,对叶轩很感激。

    “在木屋里,还有一把弓,是给你的。我不知道,你从法国带来多少人,但我想,一旦进入金字塔,那些人,肯定是不够保护你的。”

    叶轩沉声说道,随即,数了数地上的箭,道:“你们一人一百根,背在身上。到时候,千万别像个老太太似的心慈手软。记住,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你和他,永远都只有一个人能活着。”

    “那你呢?”

    路易尔斯诧异道,此刻,他的内心里很感动,原来,叶轩做弓箭,只是为他和西门花海而考虑,

    “我有刀,就够了。”

    叶轩眼神冰冷,但同样,也很坚定,认真的说道。

    “叶轩,你是在装逼吗?贼6!”

    西门花海盯着叶轩的背影,说道。

    夕阳西下,火烧一样的太阳,像烈焰一样,照耀着叶轩的身影。

    叶轩点了一根烟,站在夕阳之下,任凭落日余晖,洒在他的身上,渐渐地拉长了他的身影。

    这一刻,叶轩的身影,竟显得有些孤单、落寞。但好在,还有一个整天喜欢说他装逼的西门花海,站在他身边,陪他看着这一轮落日。

    这条路,的确很艰难,但还得走下去,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