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 带着梦想活下去(两更)
    “你不配杀他。天 书 中 文  网”

    剑芒环绕在那道身影周围。

    这使,那道身影,看起来,十分地玄妙。

    “浪客剑心,你未免太狂妄了。你我,同为金丹境后期的强者,你凭什么……”

    那名金丹境后期的强者,面目狰狞极了,怒瞠着那道身影,怒吼道。

    话没说完,剑芒闪过。

    那位金丹境后期的强者,脖颈处,多出一道红色剑痕,直接倒在地上。

    “就凭我手中的剑!”

    浪客剑心淡漠的说道。

    随即,他抱起满身鲜血的叶轩,笑说道:“几年前,你救了我,这一次,你我两清了。”

    “啊哈哈哈……”

    叶轩仰天大笑。

    那笑容,狂妄不羁,猖狂无比。

    浪客剑心抱起叶轩,走在铃木家庭院,一地狼藉,满是鲜血。

    一十五位金丹境初期的强者,三位金丹境中期的强者……全被击杀。

    这一战,十分震撼!

    而叶轩,也再次证明,他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大。

    “你居然,还能笑的出来。”

    浪客剑心苦笑了几声,闷声说道。

    “太好笑了!这些人,一心要杀我,但那又如何?我叶轩,还是不会死。”

    叶轩眼睛里的光芒狠厉极了,旋即,他撇过头,看向倒在地上的铃木禾子,眼睛里又流出血泪。

    “人死不能复生。”

    浪客剑心劝说道。

    “我知道。走吧!这铃木家,我不会再来了。”

    叶轩很严肃地说道。

    “那禾子的葬礼呢?”

    “我会一个人去她墓碑前,为她烧纸钱的。”

    ……

    十日后。

    一间小木屋。

    正在做饭的西门花海,苦笑了几声,说道:“叶轩,酱油是哪个?醋又是哪个?这两个有什么不一样吗?”

    “……别做饭了,咱们出去吃吧!”

    叶轩一脸无奈地表情。

    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

    “那也行。”

    西门花海笑说道。

    叶轩取下缠在身上的绷带,换上一件很正式的衣服,之后,又拿一块烂布,将那双脏兮兮的皮鞋擦干净。

    “穿的这么好,干什么去?”

    西门花海疑惑道。

    “去公墓。”

    叶轩很淡定的说道。

    即使故作淡定,也掩盖不住内心的悲伤。

    “嗯,我跟你一起去。”

    西门花海很严肃地说道。

    十日前。

    浪客剑心将浑身是血的叶轩,交给西门花海照顾。

    西门花海见叶轩没死,心中大喜,赶紧将叶轩带走,租一间小木屋,安置叶轩。

    就这样,这十日里,西门花海一直照顾着叶轩。

    那一剑,刺透腹部,让叶轩伤势很重,险些杀死叶轩。西门花海为救叶轩,四处找医生,最终,保住了叶轩的命。

    好在叶轩自愈能力很强,当叶轩伤势稳定住后,很快,叶轩伤势开始愈合。

    如今,刚好十天,叶轩的身体,几乎已经完全恢复。

    离开小木屋后。

    叶轩开车,西门花海坐在副驾驶,两人一起前往北海道公墓。

    “叶轩,你的身体真的好奇怪。自愈能力,怎么会这么强?”

    西门花海坐在车上,感到很好奇,疑惑道。

    “很强吗?不是所有的修真者,自愈能力,都很强吗?”

    叶轩满不在乎,说道。

    “……当然不是。虽然说,修真者的自愈能力很强,但像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一般的修真者早就死了,根本没自愈的机会好吗?而且,我清楚地看到,你腹部有一道伤口,是足以致命的。”

    西门花海很无奈地说道。

    如果所有修真者,都像叶轩这样,拥有这么强的自愈能力,那岂不是,每一个修真者都是杀不死的。

    “呵呵。”

    叶轩轻声一笑,没作辩解,专心地开车。

    “你说呀,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十日,我一直在观察你的身体。你身上的伤,居然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简直太震撼了。”

    西门花海内心里很震惊,说道。

    “观察我的身体?你都观察哪里了?”

    叶轩猛地一愣,眼睛里的光芒冷了很多,盯着西门花海,质问道。

    “差不多都观察了呀!”

    西门花海解释道。

    “……你这是在找揍。”

    叶轩真想停下车,狠狠地揍西门花海一顿。

    “你该不会不是地球人吧?不然的话,你的身体,怎么可能自愈的那么快?”

    西门花海神色突然地严肃了起来,很认真的说道。

    “上天总会眷顾那些长的比较帅的人。自愈能力强,也许,只是上天对我的眷顾而已。你说呢?”

    叶轩呵呵一笑,表现的很淡定,也很自信,说道。

    “滚!”

    西门花海喊道。

    很快,北海道公墓。

    叶轩下车,西门花海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公墓中。

    为安葬铃木禾子,铃木家,直接将整个公墓买了下来。

    因此,叶轩一进公墓,就看到铃木禾子的墓碑。

    但在这墓碑前,却还有一个白发男子。

    叶轩愣住了神,盯着那白发男子的背影,诧异道:“你的头发……”

    “就像禾子说的那样,这是我们铃木家,欠你的。”

    那白发男子,缓缓地转过身来,仔细地盯着叶轩,很认真的说道:“在后天,金字塔就会被打开。到时候,铃木家,会助你一臂之力。但在金字塔内,你能得到什么,就看你个人造化了。”

    “原来,人伤心,真会一夜白发!”

    叶轩感到很震惊,苦笑道。

    眼前那白发男子,竟真是铃木一郎。

    铃木一郎,面容苍老很多,脸上增加很多皱纹,那一双眼睛哭的红肿,满头青丝变作一头白发。

    “倘若不是我鬼迷心窍,和佐井家联手猎杀你。禾子就不会死,也许这一切,都会改变。禾子的死,全都怪我。我对不起禾子,更对不起你呀!”

    铃木一郎再次泪崩,眼睛里都是血丝,痛苦欲绝的表情,让叶轩心中也是阵阵抽痛。

    “铃木家主,您知道禾子临终前,对我说了些什么吗?”

    叶轩心中一阵刺痛,很不忍心再看铃木一郎这样颓废下去,很严肃地说道。

    “说了什么?”

    铃木一郎猛地愣住。

    “她说,她爱您,她不怪您,她只希望,您能好好地活下去。”

    叶轩盯着铃木一郎,很认真的说道。

    “好好地活下去……”

    铃木一郎愣住了神,顿时振奋了起来,说道:“是呀!我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我要将禾子生前,想要实现的梦想,全部实现。她想做慈善,想开幼儿园,想开养老院……我要在这有生之年,帮她实现才行呢!”

    “是呀!铃木家主,您要带着禾子的梦想,好好地活下去。”

    叶轩笑了笑,说道。

    随即,叶轩取下胸口那一株菊花,轻轻地放在禾子的墓碑前,轻声说道:“你父亲不会死。我答应你的,我会做到。希望你……能够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