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这是铃木家欠你的(一更)
    “咳咳……啊哈哈……”

    叶轩不断地咳血,漆黑发紫的鲜血,他的眼球被紫黑色的血丝爬满,在他的眼角处全都是鲜血,十分地瘆人,但即使这样,他还是在笑,那种仰天长笑,狂放不羁的耻笑。天 书 中 文  网

    是的,他叶轩,一生戎战数年,金三角之战、百慕大之战,他都活了下来。甚至,连阿尔卑斯山之战,他都活了下来。但如今,他却因铃木家背叛,将陨落于此。

    他不甘心!

    一如他手中的刀,在不断颤动,发出剧烈地嘶鸣声。

    这一幕,真的十分地悲壮!

    “斩不出第二刀,你,凭什么再战?”

    佐井田野森冷一笑,轻蔑地眼神,盯着叶轩,淡漠的说道。

    “啊哈哈哈……”

    叶轩不作回应,只大声耻笑。

    刀,还在嘶鸣……

    “我就站在这,谁敢取我性命,尽管上前来!”

    长刀插在地上,叶轩半蹲在地,不断地泣血,他浑身鲜血淋漓,体内澎湃的杀意在翻涌,越来越强横的刀势在叶轩身体上弥散开。

    太强了!

    “谁敢取我性命?”

    叶轩眼睛猛地一瞪,一道凛冽的寒芒,让人不寒而栗,怒吼道。

    “这……”

    除佐井田野,还剩一位金丹境中期的强者,畏惧极了,犹豫不决,根本不敢上前。

    “十个亿美金。”

    佐井田野冷声一笑,盯着那位金丹境中期的强者,淡漠的说道:“美女无数!”

    “好!”

    那名金丹境中期的强者,愤怒地咬了咬牙,脸目狰狞无比,拿起一把长剑,刺向叶轩。

    这一剑,伴随剑道嘶鸣,看似朴实无华,实则内藏玄机!

    “刺!”

    长剑穿透叶轩肩胛骨。

    叶轩左肩膀,森白骨头,黏附着血肉,露出在外,鲜血不断地流淌。

    “啊……”

    痛苦地叶轩,脸上表情彻底地扭曲了,他疯狂地嘶吼。

    “给我去死!”

    叶轩“腾”的站起身来,猛地拔起长刀,一刀劈向那名金丹境中期的强者。

    这一刀,是很简单的一刀,连一丝刀势都没有,就将那名金丹境中期的强者,直接击杀。

    “疼痛,只……只会让我更清醒。一剑杀不了我,你就必死无疑。”

    叶轩咳出黑血,猩红色的眼球之上,满是荆棘一样的血丝,他就像一尊魔神一样,半蹲在地上,体内那股战无不胜的杀意,让他越来越疯狂。

    “这厮,真的是太震撼了。十五位金丹境初期的强者,两位金丹境中期的强者,竟全部被击杀了。”

    佐井田野脸上露出震撼之色,内心之中,感到十分地吃惊,惶恐道:“今日一战,若不将这厮留下,待他卷土重来,只怕铃木家、佐井家,都将被灭满门。”

    即使是神色淡定的铃木一郎,在这时,脸上也是抹过几丝惊骇之色。

    叶轩,真的太强了!

    狂暴无敌的杀意,一战再战,像一座杀戮机器一样,不断地战斗!

    “这厮……已经奄奄一息,生机在不断地流逝,他必死无疑了。”

    这时,那位金丹境后期的强者,一位苍颜白发的老者,终于站了出来,盯着叶轩,淡漠的说道。

    “还请前辈,诛戮此人!”

    佐井田野闻言一惊,面露欣喜之色,看向那苍颜白发的老者,赶紧恳求道。

    “呵呵,即使是你上前,也足以杀他。”

    那沧颜白发的老者,冷笑了几声,俨然不屑再出手,冷冷地说道。

    “嗯?”

    佐井田野猛地一愣,随即,拿出一把锋利的刀刃,朝叶轩走去。

    “你这厮,的确让人佩服。但你……不能再活着。”

    佐井田野手中那把锋利刀刃,闪烁出寒光,他脸上表情阴森极了,十分地恐怖瘆人,他怒瞠着叶轩,厉声说道。

    “啊哈哈哈……”

    叶轩半蹲着身子,狂笑不止。

    刀,还在颤鸣!

    “我这一生,从未被朋友背叛过。这是第一次。铃木一郎,铃木禾子,整个铃木家,你们都在故意设计我。啊哈哈哈……今日,我若死倒还好。我若不死,你们,全都要死!”

    叶轩那一双眼睛,狠厉极了,体内那股气势瞬间被拔升至极致,那是他体内无尽的杀意和愤怒。

    “叶轩,你死之后,我会立碑。”

    铃木一郎内心羞愧,冷声说道。

    “立碑?哈哈!”

    叶轩大笑。

    但这时,佐井田野拿着那把锋利刀刃,朝叶轩心脏处,狠狠地刺去。

    “刺!”

    刀刃刺进心脏。

    一抹鲜血,“噗嗤”一声,便是迸溅开来。

    那一道人影,挡在叶轩身前,顺势倒下。

    “啊……不……”

    铃木一郎瞪大眼睛,震惊极了,根本不敢相信,那道人影,竟是刚被他放在地上的……铃木禾子。

    在这一刻,叶轩也瞪直了眼睛,一脸茫然。

    但挡在他身前那道人影,却是猛地回过了头,嘴角满是鲜血,脸色惨白,低声说道:“这是我欠你的,是铃木家……欠你的。如果你真把我当成你的朋友,那就,千万别杀……别杀我父亲。因为,我爱他。”

    说完话,那道人影,“嘭”的一声,倒在地上,没了生机。

    “啊!不!”

    叶轩半蹲的身子,猛地站了起来,他像疯了一样,直接拔起那把长刀,便是狠狠斩向佐井田野。

    “你给我死!”

    叶轩面目狰狞极了,发出狂暴地怒吼声。

    一刀斩落。

    “嚓!”

    那佐井田野,根本没反应过来,就应声倒地,没了生机。

    “我从没怪过你,我从没怪过你,我从没怪过你。禾子,铃木禾子,你快活过来。我要你快活过来。你听到了吗?铃木禾子,你快活过来!”

    叶轩嚎啕大叫,不断喊道,这一刻,他彻底地泪崩了,他不断地泣血,眼睛里,流出了浓郁血泪,而他腹部那一抹抹鲜血,早就染红了他的衣衫,这让他变得很恐怖。

    但倒在地上的铃木禾子,已然没了生机……

    “啊……”

    叶轩大吼,如同野兽一样,猩红色的眸子,死死地盯着铃木一郎,爆喝道:“我要你死。”

    一瞬间,叶轩身影,冲杀向铃木一郎,他手中的刀,朝铃木一郎狠狠斩下。

    但就在刀锋落下的那一刻,叶轩……终究,收了手。因为,他记得,铃木禾子临死之前说的话。

    “好机会!”

    但这时,那名金丹境后期的强者,却是突地发作,瞬间杀向叶轩,直接一剑刺穿叶轩腹部。

    “噗嗤!”

    叶轩口喷鲜血,向后退了数步,盯着腹部那把剑。

    这剑,足以杀他。

    “我……要命丧于此了吗?”

    叶轩苦笑了几声,浑身是血,“嘭”的一声,倒在了血窝里。

    那名金丹境后期的强者,提着锋利长剑,脸上挂着几抹森冷笑意,将剑刺向叶轩。

    “让他走。”

    这时,铃木一郎开口说道。

    铃木一郎像行尸走肉一样,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唯有眼角处的泪水,表达了他的悲伤。

    “铃木家主,您疯了!这是杀死叶轩的最好时机。一旦放过这家伙,他日,他一定会来报仇的。”

    那名金丹境后期的强者猛地一愣,劝说道。

    “我说了,让他走。”

    铃木一郎淡漠的说道。

    “哼!放过这家伙,绝不可能。”

    那名金丹境后期的强者,明显不再听从铃木一郎,直接拿起长剑,刺向叶轩心脏。

    叶轩闭上了眼,天空那轮弯月,不知何时起,变得更加猩红,那一颗颗绽放出星辰光辉的星星,真美呀!

    “噌!”

    一道剑芒,跟着一道身影,在这时,来到铃木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