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 最大的变数(两更)
    “轰!”

    当那鬼魅般的身影,站在叶轩身前时,惊涛骇浪一般的剑意,瞬间漫天而起,朝叶轩铺天盖地的侵袭盖去,十分地恐怖瘆人。天 书 中 文  网

    “破!”

    叶轩体内,一股恐怖如斯的刀势,“轰隆”一声,如火山喷发一般,气势强横霸道,爆涌而出。

    “嘭!嘭!”

    剑意与刀势,蓦地,狠狠撞在一起,一道涟漪水波般的气势,瞬间向四周荡开,恐怖极了。

    周围,那些剑心道馆的门徒,被这股骇人的气势,逼退数米之远,根本不敢靠前。

    而铃木禾子,也险些跌倒在地,但好在,有宫本田一这位金丹境强者,和西门花海这位剑道强者,站在铃木禾子身前,帮铃木禾子抵挡住这股恐怖如斯的余威。

    “呼!”

    一道风啸声响起。

    叶轩和那鬼魅身影,站在原地,冷冷地对视着。

    漫天而起的剑意和刀势,狠狠地交杂碰撞,产生一道道骇然听闻的激烈地撞击声,十分地恐怖。

    “你更强了!”

    突地,那道鬼魅身影,淡漠的说道。

    周围那股恐怖剑意,顿时收起锋芒,不再施加压迫。

    这时,周围的人,才看清那鬼魅身影的模样。

    那是一位两鬓发白的中年男子。虽不至迟暮之年,但那男子,却面容沧桑。这些年来精力消耗巨大,使那男子的容貌有些苍老。男子那双眼睛是灰褐色的,眼神凌厉极了,侧脸像被刀锋削过一般,棱角分明,很坚毅。

    在男子腰间,束着一把弯刃长剑,长剑虽未出鞘,但一股凌人的剑气,却是从剑鞘之上弥散开。

    实在是很恐怖!

    而此刻,站在这男子身前的叶轩,却是一脸淡然之色,轻声笑着,很淡定的说道:“你也更强了。”

    “不,我老了。你知道的,用不了几年,我就会死。”

    这男子,正是岛国剑神、浪客剑心,他体内剑意纵横,体表剑气肆虐,整个人,就如同一把行走的锋利剑刃一般,让人心生畏惧之意。

    但即使这样,站在他身前的叶轩,还是很淡定,没丝毫害怕,波澜不惊的眸底深处,甚至泛起一抹诧异之色。

    “你……”

    叶轩面露疑惑之色,欲言又止。

    “我大限将至!”

    浪客剑心表现的很淡定,像一位迟暮老人一样,早就看淡了生死。

    “如果再不能突破元婴境,我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去。”

    浪客剑心很冷静,像在说一件平常事一样,很平静地说道,从他淡然平和的语气中,听不出丝毫情绪波动。

    “这么说来,我们又是敌人了?”

    叶轩顿时眯了眯眼睛,夙敌这种关系,是很奇妙的,亦或是说,这种一种夙世之年结下的关系。

    这种关系,无法被时间冲淡,亦无法被生死磨灭!

    “在外面,我们是朋友。一旦进金字塔,我们就是敌人。你知道的,敌人之间,只有生死关系。”

    浪客剑心盯着叶轩看了很久,很平静地说道。

    “是的,只有生死。你放心,到时候,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叶轩呵呵一笑,他和浪客剑心早在几年前,就曾交过手,无疑,两人的实力,整体来说相差不大。

    但这些年,浪客剑心身体越来越差,可浪客剑心对剑道的领悟,却是越来越深刻。

    刚才那一刹那,肆虐而起的剑意,和纵横无匹的刀势相碰撞,叶轩能够清楚地察觉到,浪客剑心的境界,应该已经突破进金丹境中期,距离突破金丹境后期,也只一步之遥。

    比起叶轩,浪客剑心的境界,毋庸置疑,是略胜一筹的。

    如果两人真对战起来,叶轩没十足的把握,战胜浪客剑心。

    毕竟,浪客剑心,已经是一位金丹境中期强者。

    而且,在他身上,还有无上剑诀加持。以他对剑道的深刻的领悟,他的综合实力,应该处在金丹境后期,甚至金丹境巅峰。

    反观叶轩,虽能一刀斩杀金丹境中期,但那几乎是叶轩最强一刀。

    如果,让叶轩对战此刻的浪客剑心,叶轩的确很难获胜。但同样,如果浪客剑心要想杀叶轩,也绝对是不可能的。

    “咳咳。”

    浪客剑心轻咳了几声,脸上露出几抹淡然的笑意,说道:“无需你手下留情。你尽管使出最强手段便可。”

    “嗯。”

    叶轩点了点头,盯着浪客剑心,很认真的说道:“金字塔,我势在必得。”

    “呵呵。”

    见叶轩坚定的眼神,浪客剑心很淡定的轻笑了几声,随即,他转过头,用那一双灰褐色的眼睛,冷冷地盯着西门花海。

    浪客剑心沉默不语,眼神很冷,一直在观察西门花海。

    片刻之后,浪客剑心瞳孔急剧收缩,脸上露出几抹惊骇之色,他紧蹙着眉头,神情十分地凝重,沉声说道:“你的剑……好强大。”

    “呵呵,我背负血海深仇,不惜以二十年磨砺一剑。这一剑,自然很强大。”

    西门花海冷笑了几声,在面对身前这位剑道大能之时,西门花海没丝毫的畏惧,相反,西门花海表现的还很淡定、从容,很严肃地说道。

    “这二十年来,你只……磨砺了这一剑?”

    浪客剑心明显很诧异,作为一位嗜剑如命的剑客,二十年不用剑,一定是寂寞难耐,而且需要很坚定的心性。

    这就像,一个沉迷赌博的赌徒,二十年不赌博一样。

    如果没有坚硬如铁般的心性,根本做不到这种境界。

    但,西门花海,偏偏就做到了。

    以二十年不出剑、不拔剑,磨砺一剑,将凛冽“剑势”,封存剑鞘之中。

    他日,一旦拔剑,孕养长达二十年之久的无穷尽“剑势”,定将冲破九天,斩杀一切强敌枭小。

    “哼!为帮妻儿报血海之仇,为斩敌人于剑下,我二十年磨砺这一剑,又算得了什么?”

    西门花海冷哼了一声,厉声说道,在他那一只阴翳的右眼中,隐约间有锋芒迸射出,十分地锋利,如同一道剑芒,让人不可抵挡。

    “佩服!佩服!佩服!”

    浪客剑心认真的看着西门花海,轻笑了几声,似是而非的说道:“看来,这一次的金字塔拉锯战,最大的变数,或许不是叶轩小友,而是你!你,这位竟以二十年心血,孕养一剑的剑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