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1章 任他再强,可斩(六更)
    “他是谁?”

    西门花海紧蹙着眉头,内心里,对那股磅礴、恐怖如斯的剑意,感到很震撼,冷声质问道。天 书 中 文  网

    “浪客剑心。”

    叶轩沉声说道。

    随即,他推门下车,脸上表情很凝重。

    “浪客剑心……好恐怖的剑意。”

    西门花海震惊道。

    “比起你,又如何?”

    叶轩面无表情,看向刚走下车的西门花海,疑惑道。

    “藏锋剑一出,任他再强,可斩!”

    西门花海对那股恐怖剑意感到很震惊,但这并不代表,西门花海会畏惧那股恐怖的剑意。

    毕竟,西门花海的藏锋剑,已二十年没有出鞘。

    一旦出鞘,震撼四方的剑势,定将如龙似虎一般,磅礴恢弘,席卷肆虐这方天地。

    “好!”

    叶轩目光犀利,紧盯着西门花海,见后者一脸严肃地表情,他顿时间感到很震惊,赞叹的说道。

    既然西门花海敢说,能够以藏锋剑,斩杀浪客剑心,那就一定是真的。

    “真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说出,以剑斩浪客剑心这种话。”

    宫本田一走下车,眼神之中满是疑惑之色,死死地注视着西门花海,震撼地说道。

    能以剑,斩浪客剑心,毋庸置疑,敢说出这种话的人,一定是一位撼世剑客。

    但宫本田一,能清楚地察觉到,西门花海并没想象中那么强大。

    只凭西门花海现在金丹境初期的实力,按理来说,应该很难匹敌浪客剑心。可西门花海说出以剑斩杀浪客剑心时,神情很严肃,明显不是在开玩笑。

    “呵呵,宫本先生,没必要怀疑。我这位朋友,既然敢说能够以剑斩杀浪客剑心,那就一定是真的。”

    现在,叶轩对西门花海十分地相信,他确定西门花海,不会拿生死这种事开玩笑。毕竟,西门花海作为一名剑客,嗜剑如命,竟为报妻仇,做到二十年不出剑,只为孕养“剑势”,以便日后,一剑斩杀柳沧澜。

    拥有这等盖世气魄之人,会是那种随便说大话的人吗?

    强者,之所以被称为强者,除拥有震撼地实力外,还一定是一言九鼎之人!

    随意污蔑他人,绝非强者所为。

    “叶轩,西门花海,你们这种话,可千万不要在浪客剑心前辈的门徒面前说。否则,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更是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铃木禾子也走下车,很好奇的看着西门花海,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西门花海竟是这么自信的人,居然敢扬言,以剑斩杀岛国剑神、浪客剑心,这在岛国之人看来,无疑是天方夜谭。

    既然浪客剑心,被尊称为岛国剑神,那一定是有其强大之处!

    西门花海,说出以剑斩杀浪客剑心这种话,实在是太不自知了。

    “呵呵,实话实说罢了。只凭浪客剑心,我以藏锋剑,可斩!”

    西门花海轻笑了几声,实事求是的说道。

    他承认,浪客剑心释放出的那股剑意,的确很恐怖,但并没达到让西门花海臣服的境界。而且,比起柳沧澜的剑,浪客剑心的剑真是弱了很多。

    这很正常。

    柳沧澜,乃是蜀山剑门的门主,拥有着无数本强大的剑道法诀,更是苦修剑诀数年,在剑道之上的修为,的确无与伦比。

    浪客剑心,虽是岛国剑神,但要和柳沧澜相比,的确不能相提并论。

    因此,西门花海自信,一旦他拔出藏锋剑,可在一瞬间,以剑斩杀浪客剑心。

    但西门花海不会那样做。

    因为,他的藏锋剑,现在不可被拔出。一旦拔出,他这二十年孕养出的“剑势”,将一朝丧尽!

    作为一位嗜剑如命的剑客,西门花海为报仇,苦心孕养二十年“剑势”。这二十年来,他未曾拔出过一剑,为的就是将无尽“剑势”,封存在剑鞘中。

    有朝一日,一旦他拔出藏锋剑,孕养长达二十年之久的“剑势”,将在一瞬间释放开,足以斩杀一切强敌。

    即使柳沧澜实力很强,但西门花海有信心,凭着他孕养二十年的“剑势”,足以斩杀掉柳沧澜。

    二十年,磨一剑,只为斩杀仇敌,为妻报仇!西门花海的报仇之心,真是坚定如铁,让人佩服。

    “叶轩,你快劝劝他。待会,一旦被浪客剑心的门徒,听到他说的这种话,那一定会惹来祸端。”

    铃木禾子冷哼一声,不再搭理西门花海,而是看向叶轩,赶紧提醒道。

    “禾子,你放心。花海,的确没骗你!他的剑,别说是浪客剑心,即便是我,亦可一剑斩杀掉。”

    叶轩无奈地苦笑道。

    敢问一句,西门花海,二十年不曾拔剑,用毅力、心性和力量,磨砺出的“剑势”,经过二十年来无止境的叠加,已经达到一种多么骇然恐怖的境地呢?

    毋庸置疑,此刻封存在藏锋剑之上的“剑势”,已经达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可以说,一旦藏锋剑被拔出,再厉害的强者,都无法抵挡这一剑!

    毕竟,叠加长达二十年之久的“剑势”,绝对已经形成一种剑道威能,足以摧毁一切。

    同样的,西门花海一旦拔出藏锋剑,在恐怖如斯的“剑势”之下,他也很难活下去。

    换句话说,拔出藏锋剑的结果,一定是同归于尽!

    西门花海为妻报仇,隐忍二十年,不断地磨砺“剑势”。为斩杀柳沧澜,西门花海的确付出太多。

    他的这一剑,一定要将柳沧澜杀死。

    因为,他这一生,只能拔出一剑!

    若一剑后,柳沧澜不死,那他就失败了。

    这也是,西门花海作为一位剑客,始终不拔剑的原因。

    孕养二十年的“剑势”,是西门花海杀死柳沧澜唯一的凭借。

    因此,西门花海说,一旦他拔出藏锋剑,杀死浪客剑心,这种话,绝不是夸谈,而是事实的确如此。

    “哎,你们两个人,真的是疯了。”

    铃木禾子的苦笑了几声,感到很无奈,沉声说道。

    “我的剑,不屑杀浪客剑心。因为,我只有一次拔剑的机会。我这一剑,要杀死一位比浪客剑心,强大数倍的强者。”

    西门花海很严肃地说道,眼神坚定极了。

    “狂妄!”

    陡然间,一道厉喝声,从不远处传出。

    “就凭你这种蝼蚁之辈,也配说出不屑杀我师尊这种话?”

    另一道厉喝声,再次响起。

    顿时间,很多剑心道馆之人,充满了敌意,朝叶轩这边,围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