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6章 镇压江北(3)
    江北市。天 书 中 文  网

    地下拳场。

    这拳场,原先是给黑市拳手打拳所用,后来,因国家严打而荒废。如今,这拳场一直都空置着,四周有铁索牢笼锁住,顶空有一盏灯光泛黄的吊灯,还有一些零散的座位。

    此刻,在这些座位上,坐着很多人。

    一个虎背熊腰的光头汉子,坐在座位上,一边抠着鼻孔,一边翘着二郎腿,露出一脸不屑一顾的神情,脸上始终挂着一抹嘲讽似的冷笑,这光头汉子冷盯着不远处的丧彪,刻意抬高几个分贝,厉声质问道:“小彪,真不是老子说你,整天弄这些玄乎事儿,你这一次,把大家召集在这,是想干什么?”

    “呵呵,疯牛,半年前,你可是叫我彪爷的。怎么?这才半年而已,就改口了。”

    丧彪坐在座位上,淡漠的冷笑了几声,那光头汉子,就是疯牛,以前,跟在丧彪身后当个跑腿的伙计,后来,轩爷离开、李建华死后,疯牛居然拉帮结派,弄出百十个人,单独搞了一个什么狗屁“疯牛帮”。

    听名字,就知道是垃圾!

    但可千万别小看这疯牛帮,这些天来,疯牛帮先后拿下几所高中地盘,又吃下一个ktv,现在疯牛帮光靠收保护费,平均一年下来,也有好几百万呢。

    高中生,钱好赚,油水十足!

    “丧彪,老子最他妈讨厌你在这装疯卖傻。分明是傻比一个,还整天装老大,就你,也配当老大?”

    疯牛块头很大,生的很雄壮,他一双眼睛瞪的滚圆,像咸鸭蛋似的那么大,冷冷地盯着丧彪辱骂道。

    “疯牛,怎么说话的!小彪,以前最起码,也是咱们老大。现在,落魄了,咱们也该分他一杯羹。小彪,这样,你来我这儿工作,帮我擦鞋,我每年给你十万。”

    另一名青年,染着黄毛,一副混子模样,冷笑了几声,嗤笑道。

    “猴子,你这个比,真会玩!小彪以前,可是轩爷钦点的老大,你这么说话,就不怕轩爷从棺材板里跳出来,把你弄死。”

    这时,坐在丧彪对面的一个中年男子,发出轻蔑地嘲讽冷笑,挺着肥猪一样的肚腩,恶狠狠地耻笑道。

    “哈哈,很好!你们的翅膀都硬了,现在,连轩爷的玩笑,都敢开了。”

    丧彪大笑了起来,笑的肆无忌惮,冷声说道。

    “草,那他妈怎么了?轩爷再厉害,现在不也是被棺材板压住了吗?他再有能耐,有本事从棺材板里跳出来,狠狠地抽老子一巴掌呀!”

    肥猪似的中年男子,根本不将丧彪放在眼里,暴躁如雷,厉声喝道。现在,在这肥猪似的中年男子手中,握有五六百号人,整体势力很强大,足以和丧彪手里的势力,达到五五开的地步。

    “肥猪!注意你的语气!即使轩爷不在这,轩爷,也绝不是你能侮辱的。”

    一直站在丧彪旁边的野狼,内心里很窝火,一双眼睛凶狠极了,怒瞠着那死肥猪,狠声呵斥道。

    “傻比!野狼,照老子说,你他妈也是一个傻比。当初,你在北区当老大不好吗?非得投靠轩爷,搞得连个二把手都当不了。你知道吗?你在轩爷身边时,那听话的模样,和一条狗根本就没区别。”

    疯牛出口成脏,轻蔑地耻笑了几声,根本不将野狼看在眼里,嘲讽道。

    “你!”

    野狼愤怒极了。

    但转念一想,轩爷正在来的路上,野狼脸上,又抹过几丝冷笑。

    让这群卑微的蝼蚁,再狂妄一会儿。

    等叶轩来后,就看那些人,该如何跪地求饶。

    “行了,都少说两句。”

    这时,另一位中年男子,戴着一副黑色圆框眼镜,模样斯斯文文的,他冷冷地扫了丧彪和肥猪等人几眼,淡漠的说道:“即使轩爷不在了,我们这些人,也应该对轩爷,保持应有的尊重!”

    “三叔说的对。”

    丧彪呵呵一笑,随即,他脸上表情猛地一沉,很严肃地说道:“自从轩爷离开,李建华死了以后,这江北市的势力,短短几天内,被瓜分成了五份。一份,落在我和野狼的手中。一份,落在三叔手里。一份,落在肥猪手里。一份,落在猴子手中。还有一份,落在疯牛手里。”

    “怎么?小彪,你突然说这事,是想干什么?”

    猴子比较敏感,冷笑了几声,目光森冷逼视着丧彪,喝问道。

    这个问题,也是疯牛等人,想知道的问题。

    “很简单。合或分……这个问题,大家早晚都要聚在一起商量的。那不如,今天把这个问题商量出结果,岂不是很好吗?”

    丧彪轻笑了几声,锋冷的眸光,紧锁在猴子身体上,严肃地说道。

    “傻比!现在,已经‘分’了,又哪里来的‘合’的道理。依老子所见,江北市的势力,就不该合并在一起。大家各玩各的,井水不犯河水,难道不好吗?”

    疯牛瞪大滚圆的眼睛,冷盯着丧彪,质问道。

    “没错!疯牛这话,说的一点问题没有。现在,江北市就只有五份势力,咱们大家以后各玩各大,彼此间,井水不犯河水,这难道不是最好地局面吗?”

    肥猪猛地一拍桌子,情绪十分地振奋,很激动地说道。

    “丧彪,你他妈有病是不是?现在,轩爷已经死了。你以为,就凭你,还有资格将江北市的势力,并在一起吗?以前,大家听你的,是看在轩爷的面子上。如今,轩爷不在了,你又算个屁?”

    猴子很轻蔑地“呸”出一口口水,很不屑的耻笑道。

    “这么说,你们三个,都不同意吗?”

    丧彪眼神陡然一冷,厉声质问道。

    “废话!只有傻比,才会同意你这么提议。”

    肥猪嘲讽道。

    “三叔您呢?”

    旋即,丧彪将目光,投向那位戴黑框眼镜的男子,疑惑道。

    “丧彪,你就给大家摊个底吧!你心里应该很清楚,现在,江北市的势力,已经分裂开。要想再次‘合’在一起,几乎不可能。究竟是谁,让你这么说的?”

    被唤作三叔的男子,眼睛里的光芒讳莫如深,十分地深邃幽暗,冷盯着丧彪,质问道。

    “你们真想知道?”

    丧彪呵呵一笑,疑惑道。

    “不管是谁,这江北市的各大势力,都不可能再‘合’在一起。要么各玩各的,彼此井水不犯河水。要么就干一架!”

    肥猪眼神恶毒,猛地站起身来,怒瞠着丧彪,狠声说道。

    “没错!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再将江北市的各大势力合在一起。要么,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要么就干一架!合并,是不可能的。”

    疯牛也是狠声一笑,猛地站起身来,冷盯着丧彪,发狠说道。

    被众人死死地盯住的丧彪,根本没说话,但这时,突地,一道爆喝声,却是在门口处,炸响开。

    “干一架?呵呵,就你们,也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