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 镇压江北(2)
    天亮,一抹温热的阳光,如凉凉秋风一般,落入房间。天 书 中 文  网

    “噌!”

    叶轩陡然睁开双眸,一道凌厉如刃的眸光,从叶轩眼底迸射而出。

    “恢复了吗?”

    叶轩冥思一夜,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

    在昨夜,他明悟增强金丹之法,同时,进一步稳固在金丹境初期的修为,准备突破金丹境中期。

    叶轩坚信,修真一途,需要始终固守本心,一步一个脚印,切不可急功近利,在根基没巩固时,强行突破境界。

    “如今,我在金丹境初期,已经待了半年之久,早就达到同境无敌。甚至,能够斩杀一些根基较弱的金丹境中期。无疑,以我现在稳固如山的根基,用不多久,完全可以冲击金丹境中期了。届时,我的实力,将更进一步!”

    叶轩轻笑了几声,闷声说道,跨入金丹境中期,他只用半年之久,比起其他修真者,他这位修真界的妖孽,绝对是名副其实的。

    毕竟,修真一途,本就是逆天之举,境界突破,自然是十分地困难。

    “看来,在两年半之后,我应该可以摸到元婴境的门槛。”

    叶轩冷笑着。

    跨入元婴境,就等同于成为真正的强者。在修真界,能入元婴境的修真者,皆是不凡之人。

    就目前来看,叶轩从未见过一位元婴境。

    当然,这是建立在,叶轩察觉不到,逍遥子、太虚剑尊等人的境界的前提下。毕竟,太虚剑尊早在千年前,就跨入元婴境,这千年后,太虚剑尊的境界,可想而知。而逍遥子,比起太虚剑尊,境界上,更是高出一些。

    如果说,金丹境是摸到修真一途的门槛。

    那么,元婴境,就是刚踏过修真一途的门槛。

    “修真一途,道阻且难,我一定要坚定内心,一往直前,无所畏惧。否则,我爱的人、我身边的人,都会被其他强者踩捏!这种事,我叶轩,绝不容许再发生。”

    叶轩眼眸猩红,抹过几丝狠意,崔小曼之死、唐小柔等人被抓,如今,李建华又被人击杀死,这些事情,都刺激到叶轩,让叶轩那一颗修炼之心,变得更加坚定。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强者,才有资格,说三道四!只有强者,才有资格,对别人的生死作出裁决。而弱者,注定只能像蝼蚁一样,卑微至极的活着,让人不耻,被人无情的踩踏揉捏。

    叶轩,原先以为,他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大,足以保护唐小柔。

    但直到,逍遥子出手、太虚剑尊出手,才让叶轩感觉到,他之前的想法,不过是坐井观天罢了。

    以他如今的实力,只怕那蜀山剑门的门主柳沧澜,都能轻易斩他。

    这就是差距!

    叶轩,发誓要做那无敌强者,睥睨世间一切!唯有如此,叶轩才能让所爱之人、所要保护之人,安稳地度过余生。

    “弱者,这个词,从此不会在我叶轩身上出现。”

    叶轩冷哼一声,脸上抹过几丝狠意,他下床、穿衣,提起鞋子,走出房间。

    一出门,叶轩就看到铃木禾子,似乎在房间外站了很久,手中还端着一碗粥。

    “我还以为,你没醒。”

    铃木禾子羞赧的轻笑了几声,那一双清眸中,灵韵波动,十分地美丽,说道。

    “怎么了?”

    叶轩扫了铃木禾子一眼,疑惑道。

    “我看你受了伤,给你准备了一些药,还有一碗粥。这些,对身体好。”

    铃木禾子解释道,将手中的那一晚粥,交到叶轩手上。

    “嗯,谢谢你了。”

    叶轩接过粥,很感激铃木禾子,调侃道:“真没想到,你这样一位铃木家的大小姐,居然还会做饭。”

    “额……刚学的。”

    铃木禾子轻声说道。

    “……”

    叶轩一阵无语,露出一脸无奈地表情。

    这也是,铃木禾子,堂堂铃木家大小姐。而铃木家,在岛国,那可是首富级别的家族。只家族内部的仆人,就数十个,根本用不着铃木禾子做事情。

    “你今天要去做什么?待在别墅里,真的太枯燥了。”

    铃木禾子盯着叶轩,抱怨了一句,疑惑道。

    “我要去演戏!当然,这场戏,我是男主角。”

    叶轩笑了笑,一边说话,一边喝着那碗稍微冷了一些、而且很难喝的粥,好吧,险些吐了出来,他脸上表情变得很难看,苦笑道:“禾子小姐,以后,你还是别做饭了。”

    “怎么了?不好喝?”

    铃木禾子疑惑道。

    “没,我感觉还不错,如果这碗粥没烧糊的话。”

    叶轩无奈地说道。

    “话说,你去演戏,还当男主角。那戏的名字,叫什么?”

    铃木禾子愣住了神,盯着眼前这个还有些帅气的男人,疑惑道。

    “戏的名字叫……镇压江北!”

    叶轩眼睛里的光芒,陡然一冷,在他脸上,顿时抹过几丝狠意。

    随即,他走下楼,将手中的碗放在桌子上,回过头,盯着铃木禾子,很严肃地说道:“怎么样?你要不要一起去?”

    “血腥吗?”

    铃木禾子好奇道。

    “那要看,他们听不听话了!”

    叶轩讳莫如深的眼眸,眼底光芒冰冷极了,给人以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冷声说道:“走吧!”

    叶轩开着法拉利,这辆法拉利,是唐小柔曾经开的车,而铃木禾子坐在副驾驶位置。

    法拉利驶上高速公路。

    这时,只听“嘟嘟”几声,叶轩的电话响起。

    叶轩随手接通电话,没等对方说话,叶轩严肃地说道:“我没事。让你准备的事情,都准备的怎么样了?”

    “轩爷,您让邀请的人,全部邀请来了。现在,他们都在地下拳场!”

    说话的人是丧彪,态度谦虚,对叶轩很恭敬,沉声说道。

    此刻,在丧彪的身旁站着野狼。丧彪和野狼,这两人,曾经是江北市地下势力明面上的老大。但后来,李建华听从叶轩的命令,接管江北市的地下势力。

    丧彪和野狼,没丝毫质疑或不甘心,将位置让给李建华,并担任李建华的左右手。但就在前几日,李建华被杀,江北市各大势力竟分崩离析,像蓄谋已久似的,很难再次统一。

    可如今不同了!

    因为,轩爷回来了。

    这江北市,谁敢不服!

    手中拿着电话的丧彪,此刻的神情严肃极了。轩爷回归江北市,他内心里震撼至极,同时也很兴奋。

    这乱糟糟的江北市,终于,能有人再次镇压一下,灭一灭那些混账枭小之辈的嚣张气焰。

    “全都在地下拳场?很好!你暂时别把我回来的消息说出去。你先在那里,旁敲侧击的问一下各大势力老大的看法。如果有人,还想瓜分江北市的势力,就把那些人的名字告诉我!我倒要看看,这江北市,到底是谁说的算?”

    叶轩目光森冷,脸上抹过几丝凶悍的狠意,沉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