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2章 长白、太虚(四更)
    “轰隆隆!”

    蜀山山体被斩开。天 书 中 文  网

    顷刻间,山体崩塌。

    一块块巨石,从蜀山上,掉落下来。

    一颗颗树木,在蜀山上,被斩断开。

    一时间,整座蜀山,乱成一团!

    柳沧澜神色骇变,满脸恐慌之色。

    难道,这蜀山剑门,今日,真要葬送在他手里了吗?

    他脸上表情,越来越严肃,随即,他“噗通”一声,跪在岩石地上。

    “恳请太虚剑尊始祖,出手挽救蜀山,于水火危难之中!”

    柳沧澜慌了,他脸上表情很难看,方才,他才察觉,那把,含蕴着怎样撼世的力量。

    那一剑,足以斩断蜀山生机,让蜀山剑门,葬入万劫不复之地……

    太恐怖了!

    眼下,能拯救蜀山这场灭门劫难的,就只有蜀山剑门始祖、太虚剑尊。

    “恳请太虚剑尊始祖,出手挽救蜀山!”

    柳沧澜跪地,不断地磕头,很快,在他额头上,满是鲜血,恳求道。

    “太虚剑尊……”

    这一刻,其他那些金丹境强者,皆是心神剧颤。

    对这四个字,任何一位蜀山剑门之人,都不会陌生。

    太虚剑尊,乃蜀山剑门始祖,更是蜀山剑门创立者。

    如今,整座蜀山,被人以一剑斩开。

    若再没人出手挽救,这座伫立千年、巍峨至极的蜀山,将毁于一旦。

    “恳请太虚剑尊始祖,出手挽救蜀山!”

    其他人,也是赶紧跪地,恳求道。

    这时,整座蜀山,已经被那把三尺寒剑,斩开十数丈。那剑,十分地锋利,切割岩石,如同切豆腐,根本不值一提。

    巍峨壮观的山体,在此刻,竟渐渐崩塌……

    “恳请太虚剑尊始祖,出手挽救蜀山!”

    几乎同一刻,那些蜀山剑门之人,皆跪地磕头,恳求道。

    “噌!”

    这一次,一道剑芒,从蜀山丛林深处,迸射而出。

    “此剑,名太虚。”

    一道沉闷、嘶哑的声音,陡然响起。

    而后,只见一把三尺寒剑,剑体通红,刺进蜀山崩塌的山体中。

    那红色剑体,削铁如泥,十分地锋利,从半山腰处,横向瞬间刺进山体之中,而后,一道剑道幻影,将整座崩塌的山体,直接锁定住。

    自上而下,纵向劈斩蜀山。

    自左向右,横向刺进蜀山。

    前者,在切割蜀山山体。后者,在缝合蜀山山体。

    一时间,难分胜负!

    “太虚老儿,你那后生晚辈,竟敢违背诺言。这笔账,该如何算?”

    炸雷般的声吼,从遥远之地传出,不见其人,却闻其声,何等强大的实力。

    “逍遥道君,我那后生晚辈,如何违背诺言了?”

    同样的,另一道声吼,声势浑厚,从蜀山深处响起,亦是未见其人,只闻其声,战力强大无匹。

    “你那门人,斩我徒儿挚友,这难道,不是违背诺言吗?”

    逍遥子负手而立,站在长白山的山端之上,口吐声言,厉喝道。

    “嗯?”

    闻言,太虚剑尊猛地一怔,一股恐怖威压,瞬间降临在柳沧澜等人身上,他声音森冷,质问道:“可有此事?”

    “始祖,那叶轩,在这蜀山之上,狂妄至极,已连斩蜀山剑门八位金丹境强者。”

    柳沧澜不敢抬头,始祖神威,威严无匹,只凭他这般蝼蚁小儿,如何敢直视?

    “我只问你,你门下之人,斩叶轩挚友,可有此事?”

    太虚剑尊压低了声音,厉声呵斥道。

    “有!”

    柳沧澜紧咬牙关,回应道。

    “好你个柳沧澜。你现在,当真是无法无天,半年前,我是如何交代你的?”

    太虚剑尊声音冰冷极了,声势重若洪雷,压在柳沧澜身体上,让那柳沧澜根本无法直立起身子。

    “始祖……即使这般,那叶轩,连斩门下八名金丹境强者。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柳沧澜脸上毫无血色,脸色惨白一片,疑惑道。

    此刻,在他嘴角处,有一丝丝鲜血泛出。太虚剑尊释放出的那一股巨大威压,让他的确很难承受。

    “哼!”

    太虚剑尊厉喝一声,不再搭理柳沧澜。

    随即,太虚剑尊压低声音,隐约有示软之意,对虚空之中,严肃地说道:“逍遥道君,此事,的确是我蜀山不对。既然你我,曾经立下那三年之约,那便应该遵守约定。可如今,事已至此,我门下之人,虽斩杀了叶轩挚友。但叶轩,也杀我蜀山八位金丹境强者。这笔账,一笔勾销,如何?”

    “不可能!”

    这一次,没等逍遥子说话,浑身是血、模样狼狈不堪的叶轩,却突地咋吼道。

    按理来说,太虚剑尊和逍遥道君,这种级别之间的对话,叶轩根本没资格参与。

    但叶轩,心中有怒火。

    只见,叶轩那张染了鲜血的脸庞,变得十分狰狞,他看向蜀山深处,怒吼道:“我今日来蜀山,只为索要一个说法。”

    “什么说法?”

    太虚剑尊静坐蜀山深处,未曾出世,疑惑道。

    “血债血偿的说法!柳沧澜之子柳成,杀我挚友,我今日,只身一人登临蜀山,为的就是一个说法。那柳成,该死。”

    叶轩眼神坚定极了,字字铿锵有力,十分认真的说道。

    “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太虚剑尊声音陡然一冷,一股恐怖威压,朝叶轩蔓延而去。但那股威压,还没能来到叶轩脚下,就被散发出的一股浩瀚剑气击散。

    “我已经说了,我今日来这,就只为了一个说法,一个血债血偿的说法!今日,柳成,必须死。”

    叶轩浑身是伤,满身是血,但他猛地挑起长刀,直指蜀山深处,厉喝道:“若不能给我一个说法,今日,不死不休!”

    “你!”

    太虚剑尊很愤怒,但却无可奈何。

    此事,终归是蜀山剑门,理亏在先。

    “血债血偿的说法?那你斩我门下八位金丹境强者,这笔血债,又该由谁来偿?”

    太虚剑尊厉声喝问道。

    “两年半后,我叶轩,会再次登临蜀山,如期赴三年之约!届时,我这条命,你们尽管来取。但今日,柳成,必须死。”

    叶轩眼神凶狠极了,冷盯着远处畏首畏尾的柳成,厉声说道。

    “太虚老儿,我徒儿所言,你觉得,可有道理?”

    突地,一道声吼,从天际落下。

    “哎……后生晚辈之事,我不再插手。”

    说完话,隐居在蜀山深处的太虚剑尊,再次闭上了眼眸。

    “始祖!”

    柳沧澜神色大变,叫喊道。

    但太虚剑尊,不再做出任何回应。

    “去死!”

    这时,叶轩猛地发作,手中长刀,“呼”的一声,瞬间斩出,锋利的刀刃,直接从柳成脖子处切了过去。

    柳成,当场暴毙。

    “叶轩!”

    柳沧澜见状,心中悲痛,眼眸猩红一片,脸目表情狰狞无比,怒吼道:“两年半后,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

    叶轩肆无忌惮的笑着,他提着刀,踩着鲜血,走出禁地,将那一口棺材,扔进蜀山剑门的山门中。

    “这一口棺材,终于,送上蜀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