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送一口棺材上蜀山(2)
    “那厮,来了吗?”

    剑老神色一凛,神情更凝重几分,阴翳的眼神,紧盯着门口处。天 书 中 文  网

    “嘭!嘭!”

    两道剧烈地声响后,那一扇合金门,出现凹陷。

    “那厮,怎么这么快就上来了?”

    直到这时,在那柳成脸上,才出现几抹骇然之色,他迅速地冲到电脑旁,打开摄像头拍下的视频。

    “这……怎么可能?”

    柳成盯着电脑屏幕,观看那些视频,脸上表情,变得越来越狰狞,充满诧异和震撼之色。

    “那厮的实力,更加强大了!”

    剑老紧绷着脸庞,神情凝重极了,已经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出手一战。

    “五十多名筑基境后期的人,竟在一瞬间,被全部秒掉。”

    柳成瞪大眼睛,满脸惊愕,再回看视频,确认叶轩在三秒钟内,打晕那五十多名筑基境后期之人。

    “变态!简直变态!这家伙,和恶魔,根本没什么区别。”

    柳成震撼极了,表情愤怒却又狰狞,充满了恐惧之色,厉声说道。

    “你还不走吗?”

    这时,神情凝重到极点的剑老,猛地回过身子,眼神阴翳,冷盯着柳成,发狠说道:“我来拦住他,你立刻返回蜀山剑门。飞机,全都给你准备好了!只要回到蜀山剑门,任那厮再强再横,也肯定无法杀你。”

    “好!好!”

    柳成神色匆忙,心中畏惧极了,赶紧撞碎钢化玻璃质的窗户,随即,一跃而下,逃离这栋大厦。

    “哎,老夫活了八十多年,这条老命,今日恐怕是要搁在这儿了!”

    剑老不禁嗤笑了几声,很淡然的说道。

    他下意识握紧那把束在腰间的软剑,准备迎战那位在半年前,被誉为修真界天资纵横的妖孽之人。

    妖孽!天资纵横的妖孽!

    这半年来,又成长到何种地步呢?

    当年,阿尔卑斯山之战,震惊整个修真界。剑老自然有所听闻,对那叶轩“妖孽”之名也是如雷贯耳。再之后,剑门大长老、万海,一位金丹境中期的强者,陨落长白山。昆仑少林和川西唐门派出的一众强者,也都相继陨落在长白山。

    这更让叶轩,增添几分神秘色彩!

    若问,当今修真界,谁最有名?

    毋庸置疑,当属叶轩!

    “轰!”

    铁门被轰碎。

    叶轩眼眸猩红,他一路走,一路战,不曾停歇,终于,来到这顶层。

    此刻,他背着冰袋,站在那门前,盯着手中紧握软剑的剑老,淡漠的说道:“柳成,现在何处?”

    在打上顶层的途中,叶轩早就得知,设计杀李建华之人,正是那柳成。

    因此,他今日,第一口棺材,便是赠予那柳成!

    “哈哈,英雄自古出少年,这话果然不错。从你来到江北大厦,到现在,不过才刚过去一分多钟的时间,竟将这栋大厦中的数百人全部击败。佩服!佩服!”

    剑老朗声笑了起来,用很欣赏的眸光,盯着叶轩,由心的赞叹道。

    “说那柳成现在何处,我可不杀你。我叶轩,并非嗜杀之人。但,血债血偿这个道理,我定要贯彻到底!染了人血的馒头,谁敢吃,谁就死!”

    叶轩冰冷的眼神,肆无忌惮的扫视着剑老,厉声说道。

    “血债血偿?哈哈,这想法,真不成熟。”

    剑老轻笑了几声,像长辈训斥晚辈一样,冷声说道:“你可知,那柳成是何人?”

    “不知!但很快,他就是死人了。”

    叶轩厉声说道,神情严肃极了。

    “那柳成,乃蜀山剑门的门主之子。你觉得,血债血偿这个道理,在柳成身上适用吗?年轻人,你的确很强,却也很幼稚!你别忘了,人生来,就有贵贱之分。有的人,生下来,便是王侯贵族。有的人,生下来,便是普通百姓。有的人,生下来,便是贫民乞丐。你觉得,他们的命,是对等的吗?你觉得,王侯贵族,杀了贫民乞丐,需要血债血偿吗?”

    剑老冷盯着叶轩,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就像“神”俯视“蝼蚁”一样,根本不将叶轩放在眼里。

    “王侯贵族也罢,普通百姓也罢,贫民乞丐也罢。但凡是杀人者,皆该偿命!这是道理,是我叶轩认定的道理。世人以为,王侯贵族杀贫民乞丐,不该血债血偿。但在我叶轩眼里,即使他是王侯贵族,胆敢妄杀人,也该偿命!”

    叶轩眼神坚定无比,很严肃地说道。

    “哈哈,王侯贵族……贫民乞丐……他们的命,生来便不对等。谈何偿命一说?这就像,柳成杀了李建华一样。柳成再不堪,再有过错,他也是蜀山剑门的门主之子。而李建华,不过普通百姓。你觉得,就凭你一己之力,真的能让柳成血债血偿吗?”

    剑老肆无忌惮的耻笑着,叶轩果真太幼稚了,血债血偿,这种无聊的想法,根本不值一提。

    “能!”

    但叶轩,根本没犹豫,就给出了答案。

    “你……未免太过执迷不悟了一些。那柳成,如今已经返回蜀山剑门。难道,你还敢登临蜀山剑门之上,去那里索要柳成,夺取柳成性命吗?”

    剑老脸色突地一凛,他不敢相信,叶轩眼神竟那么坚定,仿佛认定了,他一定能让柳成血债血偿。

    “敢!”

    仍是那般,叶轩眼神坚定极了,不加思索,就给出了答案。

    既然那柳成,去了蜀山剑门,叶轩就敢登临蜀山剑门,索要说法!

    一个血债血偿的说法!

    杀人者,命来偿。

    这是道理!

    世人皆以为,王侯贵族杀死贫民乞丐,不该偿命。

    但叶轩,偏偏就认定,应该偿命。因为,杀人者偿命,是道理。既然是道理,那便是不能更改!

    无论对方是王侯贵族,还是魑魅魍魉,胆敢杀人,那便拿命来偿还!

    叶轩认定的道理,从不会改变。

    他背着冰袋,转过身子,不再去看那剑老,淡漠的说道:“我说过不杀你,便是不杀你。”

    “你……金丹初期,真能杀我?”

    剑老玩味的冷笑着,质问道。

    即使他深知,叶轩乃修真妖孽之人,天资纵横。但即便这样,剑老仍有些不敢相信,叶轩真能凭着金丹初期,斩掉金丹中期!

    “半年前,我初入金丹,或许不能。但如今,我杀金丹中期,如屠狗!”

    叶轩冷笑了几声,一道无形的刀茫,瞬间从他体内爆射而出,十分地冷锐凌厉,那种锋芒四溅的力量,让剑老当场愣住。

    “这……真的只是金丹初期之人,就能有的力量?”

    剑老一脸惊愕呆滞的表情,震惊道,他注视着叶轩渐行渐远的背影,随即,他低下头,看着刚才那一道刀茫闪过在他脚下留下的那一道痕迹,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异样和震撼。

    只一道刀茫,便是斩破数间楼层!

    叶轩背着冰袋,冰袋中装着尸体,离开江北大厦,随即,他给李伟海打了个电话,很严肃地说道:“把棺材,送到蜀山!今夜,我要那蜀山剑门,不得安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