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3章 一个血债血偿的说法(五更)
    “轩爷!”

    李伟海闻言,痛哭了起来。天 书 中 文  网

    “快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又是谁,杀了李建华!”

    叶轩怒火中烧,面目狰狞极了,狠声说道。

    尤其,当叶轩说道“又是谁,杀了李建华”这句话时,简直字字如钉,刺入人心。

    “轩爷。半年之前,您突然失踪,江北市群龙为首。但好在,李建华手段强横,硬是帮您稳住了局面。可后来没过多久,江北市来了几股大势力!那些势力,实力都很强,瞬间碾压整个江北市大小势力。即使李建华很厉害,但仍不敌那些人。而就在前几日,终于,爆发了一次龙争虎斗!”

    李伟海一边说话,一边哭泣,闷声说道:“就在那次争斗中,李建华,被人杀死了。”

    “什么?!”

    叶轩猛地一怔,很困惑。

    “杀他的那人,手持一把长剑,很厉害!一般人,根本不敌他。群而攻之,也没什么用。李建华,就死在那剑之下。”

    李伟海很愤怒的说道。

    “用剑……”

    听过李伟海详细解释后,叶轩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地异样,一抹抹愤怒之色,瞬间爬上叶轩脸庞。

    “蜀山剑门。该死的蜀山剑门!敌不犯我,我不犯人。约定好三年再战,尔等猪狗,竟违背诺言!斩杀我兄弟,镇压我势力,此仇不报,我叶轩,誓不为人!”

    叶轩眸子猩红,满是怒意,狠声说道。

    “轩爷,您万万不能再贸然行动了。如果您再出事,这江北市的势力,就真的成一盘散沙了。”

    李伟海听得出叶轩的怒意,赶紧劝说道。

    “李建华的尸体,现在在哪?”

    叶轩冷声质问道。

    “江北医院、太平间!后天,就要让李建华,入土为安了。您回来了,那这一切,就由您来主持。我相信,李建华在天之灵,也不希望您再出事。”

    李伟海心中悲痛不已,很悲伤的说道。

    叶轩离开江北市,仅半年之久。但这半年中,江北市,却是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大势力,群龙无首,树倒猢狲散,形同一盘散沙,不堪一击。

    而李建华被杀,更是让江北市,刚凝聚起来的势力,再次坍塌开来。如今,江北市已变得满目疮痍。

    但好在,叶轩回来了。

    这一切苦难,终将,迎来尽头!

    “先不要下葬!”

    叶轩神情很严肃,冷着脸的他,站在天台之上,吹着冷入骨髓夜风,厉声说道。

    “啊?”

    李伟海猛地一惊。

    但这时,叶轩却是冷笑了几声,用如同鬼魅一般阴冷的声音,淡漠的说道:“明天,帮我准备几口棺材,我要带着李建华的尸体,去找那些人索命!这世道,血馒头吃再多,也必须血债血偿!”

    “轩爷,您……”

    李伟海欲劝叶轩,千万不要冲动,但这时,电话却是传出一阵“嘟嘟”声。

    很明显,叶轩挂断了电话。

    李伟海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已经连续好几夜没睡觉,疲惫极了,但此刻,他竟感到很振奋。

    因为,轩爷回来了。

    对江北市各大势力而言,轩爷,就像是主心骨一样!

    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事,似乎只要追随轩爷的步伐,就一定能渡过难关。

    这些年来,李伟海对这个道理,深信不疑。

    因此,他赶紧给秘书打了一个电话,通知秘书,去多准备几口棺材。

    嗯,要上好的棺材!

    毕竟,明天,就要给人“送终”了!

    挂断电话后。

    叶轩在冷风中站很久,呼啸而至的风,吹着他苍白的发,和泛起几丝皱纹的脸庞。

    直到一声鸟鸣响起,让叶轩回过神,在叶轩的脸上,才抹过几丝狰狞的冷笑,随即,他的身影,没入黑夜中。

    江北医院。

    太平间!

    鬼魅般的身影,如幽灵一般,闯进医院太平间。

    而这身影,正是叶轩!

    太平间,冷气很重,一丝丝森冷透入骨髓,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叶轩在太平间冰柜中,翻查很久,终于,在角落处的冰柜中,找到李建华的尸体。

    叶轩掀开蒙盖在李建华脸上的白布,盯着李建华的脸庞看了很久,因冰冻的缘故,导致李建华脸目表情僵硬极了,脸色更是森白一片,如同电影画面中的僵尸一样,很是瘆人。

    “你的仇,我一定会报!”

    叶轩眼神坚定极了,不时间,有泪水泛出,他仔细地看着李建华,就像他曾在这看着死去的崔小曼一样。

    死了的人,不会再活过来。

    叶轩能做的,就只有报仇!

    让那些坏人,血债血偿。

    染了血的馒头,谁吃谁死!

    叶轩不知在太平间待了多久,直到门缝处,有了一丝光亮时,叶轩才挪动半步那双一直站在原地的脚。

    “这些年,我厌倦了人世间的是与非……你死了,崔小曼死了,一个个好友,接憧而至的离去了。不知哪一天,就会轮到我了。如果三年后那一战,我能侥幸的活下来,我一定要远离世俗纷争,隐居长白山,过完余生!”

    叶轩苦笑了几声,如果当初不下山,他便没那么多牵挂,更没那么多情感,有的只是一次次执行任务,并完美地完成任务。

    对过去的叶轩而言,执行任务、完成任务,就是叶轩活着的意义!

    但现在不同了。

    叶轩心中有牵挂,有惦记和守护的人,他活着的意义,不再只是“任务”。从此以后,多了几个人!叶轩想守护的人,想陪伴一生的人。

    是的,对叶轩而言,如果不能守护想守护的人,那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亲眼目睹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因自己而死。那人,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滚滚红尘过,了断尘与缘。

    叶轩从离开长白山,入了这红尘,就在这修炼之路上,渐行渐远。终是,一去不回头。

    这一次,李建华之死,和当初崔小曼之死一样,都让叶轩更加明白一个道理。

    “对弱小的人而言,活着比死去,更像是一种悲哀!”

    这个道理,叶轩笃定相信,他发誓,一定刻苦修炼,踏平蜀山剑门。

    “走吧!天亮了。我带着你,你带着魂,咱们,一起去报仇。今日,你说杀谁,我便杀谁!”

    叶轩轻笑了几声,淡然的说道。

    随即,他将李建华那被冻僵的尸体,装入一个冰袋之中,牢牢地背在身体上。

    “嘭!”

    叶轩抬起腿,一脚踢开这太平间的门。

    他背着李建华的尸体,一步一步地,朝江北市的中心街道走去。

    今日,他只索要一个说法。

    一个血债血偿的说法!

    无论是谁,胆敢杀人者,皆用命来偿。

    无论是谁,胆敢参与者,皆用命来偿。

    叶轩,可曾怕过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