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秋名山(一更)
    t泰勒夫斯基跪在脚下,叶轩并没太大的感触。毕竟,像泰勒夫斯基这种装逼惯犯,叶轩真是见的太多。仗着有些小能耐,就自以为是,无法无天,这种人,在生活中比比皆是。

    “原谅你?刚才,你可是在说华夏人是孬种……”

    叶轩居高临下,眼睛深处,满是不屑之色,他轻蔑地眼神,在卑微至极的泰勒夫斯基身上一扫而过,厉声喝道。

    “我错了,我错了。”

    泰勒夫斯基跪地求饶,朝叶轩磕着响头,而正在电话中听着泰勒夫斯基道歉的克诺尔斯基,仍旧是一脸阴沉。克诺尔斯基,对泰勒夫斯基的表现,已经很愤怒了。

    如果泰勒夫斯基不能求得叶轩原谅。那克诺尔斯基,将让泰勒夫斯基失去曾经有的一切,甚至,抹掉他的国籍,让他变成真正的无国籍人士。那该是多么悲惨呀!

    “滚!”

    对待泰勒夫斯基这种不堪极了的孬种,叶轩懒得再浪费时间多瞧上一眼,冷厉的说道。

    “啊?”

    泰勒夫斯基猛地一惊,稍稍抬起头,像条狗一样盯着叶轩,他的额头红肿,这明显是刚才卖力磕头所致,疑惑道:“您原谅我了?”

    “我不会和一个孬种,或是卑微的蝼蚁,计较太多。”

    叶轩冷笑了几声,懒得正眼去瞧泰勒夫斯基这种卑劣、卑微之人,随即,他猛地从泰勒夫斯基手中夺回手机,对着电话中的克诺尔斯基说道:“我的老朋友,他是你的学生,该怎么处置他,我想,还是由你做决定。”

    “嗯,那我明白了。”

    远在俄国的克诺尔斯基点了点头,那双灰褐色的眼睛里,顿时间,抹过几丝冰冷的狠意。

    毋庸置疑,克诺尔斯基绝不会放过这个胆敢辱骂他,甚至得罪他老朋友叶轩的混蛋家伙。泰勒夫斯基死定了。

    是的,就凭克诺尔斯基在俄国的地位,抹掉泰勒夫斯基这样一个卑微的混蛋,实在是太容易了。

    跪在地上的泰勒夫斯基,还自以为,叶轩已经原谅了他,染了鲜血的脸上,竟是很脑残似的露出了几抹笑容。

    随即,他便是赶紧离开大教室。这个地方,他真的不想再待下去。叶轩太恐怖了。他现在只想赶紧逃离,离开樱花大学,远离岛国这个危险之地。

    等到泰勒夫斯基离开后。

    大教室中的气氛,出现了那么几分钟的沉寂。

    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叶轩的身上。那些学生们的眼神里,充满了疑惑、不解,他们无法理解,叶轩刚才那个电话,究竟是打给了谁,居然会让泰勒夫斯基害怕成那种样子,简直比看到恶魔更胆怯畏惧。

    但不管怎样,此刻叶轩在那些学生们心目中,无疑,地位更上一层楼。在他们看来,叶轩的身份,真的是越来越扑朔迷离。而叶轩所做的那些事,也都充满了神奇的色彩。

    对学生们充满疑惑、敬佩,甚至于说异样的眼神,叶轩完全是置之不理,他坐回铃木禾子旁边,轻声说道:“帮你们樱花大学铲除一个祸害。我的表现,应该还不错吧?”

    “的确还不错。就是你对那混蛋的惩罚,有点太轻了。”

    铃木禾子呵呵一笑,冷声说道。这时,她看向叶轩的眼神中,变得更加困惑,而她对叶轩的身份也越发的好奇。

    “太轻了?呵呵!”

    叶轩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世人太世俗,哪里看得到问题的本质。惩罚太轻?那根本不符合叶轩的性格。刚才,叶轩在打电话时,告诉给克诺尔斯基的那最后一句话,就是让克诺尔斯基,好好地处置一下泰勒夫斯基。

    这个处置,足以让泰勒夫斯基,坠入地狱之中,让其永世不得翻身,沦为卑微的蝼蚁。

    “接下来还有课吗?”

    叶轩疑惑道。

    “没了。咱么可以走了。”

    铃木禾子看了一下课表,笑说道。

    “嗯。”

    叶轩帮铃木禾子将书本稍微收拾了一下,便是在众人异样眼神的注视下,离开了大教室。而铃木禾子,紧随其后。

    在大教室中的其他同学,简直是一脸茫然、惊愕的表情,他们对叶轩,充满了好奇、疑惑和不解。

    劳斯莱斯车上。

    离开樱花大学后,叶轩开车载着铃木禾子,驶上高速公路。

    “我先送你回家。之后,我还要去秋名山一趟。”

    叶轩不加思索,直接说道。

    “秋名山?哦,对了。你和藤原拓海约定好,要在秋名山见面。”

    铃木禾子恍然大悟,如果不是叶轩提醒,她都忘了这件事,旋即,她那一双美眸里,却是抹过几丝轻笑之色,淡淡地说道:“既然你都要去秋名山了。那就带着我一起去吧!我不介意的。”

    “我介意。”

    叶轩很无奈地瞥了一眼铃木禾子,简单地说道。

    “五万。”

    铃木禾子轻笑几声,赶紧从怀中拿出支票本,和一只黑色签字笔,笑眯眯的眼神,始终盯着正在开车的叶轩,笑说道。

    “什么意思?”

    叶轩很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五万块而已,算个屁哟!

    更何况,是五万日元,根本不值钱,好吗?

    “十万。”

    铃木禾子很邪恶的笑着。

    “前面路口左拐一下,应该就要到北海道别墅区了。到时候,我就将你搁在那里。”

    叶轩才懒得搭理铃木禾子,区区十万日元,不过五千华夏币而已,就这么一点小钱,如何能打得动叶轩呢?更何况,叶轩根本不是那种能用钱,就可以收买的人。

    没错!

    叶轩不是那种用钱就能收买的人。

    因此,当铃木禾子说出一百万时,叶轩仔细地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摒弃心中那些无聊的念头。

    毕竟,一百万日元,可是五万块华夏币。

    叶轩这次来岛国,可并没带钱、带卡,他和身无分文,区别其实并不大。五万块……还是很多的。

    为了这五万块,叶轩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带铃木禾子一起去秋名山。反正,多一个人其实也无所谓,更何况,铃木禾子还是他需要贴身保护的对象,带着去秋名山,简直不要太合情合理。

    “记住了,等到了秋名山以后,无论什么事情,都必须要听我的。”

    叶轩接下那张写有一百万日元的支票,随即,狠狠地踩下油门,驱车直抵秋名山。

    很快,秋名山。

    在岛国境内,有两座很出名的山。这两座山,真的很出名,十分地出名。第一座山,名叫富士山,是一座火山,偶尔会爆发出一点烈焰小岩浆,给岛国人民,来一点点惊心动魄的小刺激。第二座山,名叫秋名山,是岛国飙车党的聚集之地,享誉全世界。

    更有一首诗,是用来赞誉秋名山的。

    “秋名山上行人稀,常有车神比高低。如今秋名依旧在,不见当年老司机。”

    叶轩开着劳斯莱斯,驶进秋名山环山车道,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天色有些昏暗,叶轩随手打开车灯,而这时,在秋名山的山顶上,更是有漫天而起、十分晃眼的车灯亮起。

    与此同时,一个个低音炮,也全都被打开,放着类似于“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花正开”这种很大众化的歌曲。

    整座秋名山,在这个时候,顿时变得热闹非凡。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