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求饶(四更)
    t“什么?居然是那个混账东西!”

    克诺尔斯基一听到泰勒夫斯基,内心中的怒火就不打一处来,他冷着脸,那双灰褐色的眸子阴翳极了,给人以一种十分地恐怖的感觉。

    “啊?我的老朋友,你居然认识那个……混账东西?”

    叶轩眯着眼睛,冷冷地扫了泰勒夫斯基一眼,很轻蔑地耻笑了几声,刻意的说道。

    站在讲台上的泰勒夫斯基,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怒瞠着叶轩,发狠道:“这位同学你这么说话,未免太不尊重老师了。”

    “我的老朋友,你先帮我把电话交给那个混账东西。我有一些话,想给那个混账东西,好好地说一下。”

    克诺尔斯基脸色铁青,神情十分地难看,他在强行压制内心的怒火,故意装作很平静地模样说道。

    “好!”

    叶轩呵呵一笑,从第三排的座位上离开,在众人的注视下,叶轩手拿电话,走到泰勒夫斯基的身前,将电话交给泰勒夫斯基,笑说道:“给,混账东西。”

    “你!”

    泰勒夫斯基冷盯着叶轩,愤怒极了,恶狠狠地训斥叶轩,说道:“你们华夏人,果真都是一群蹩脚玩意。”

    “呵呵。电话里的人,有几句话,想和你这个混账东西,说一下。”

    叶轩冷笑了几声,对泰勒夫斯基的斥骂,完全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

    “哼!”

    泰勒夫斯基冷哼一声,随即,冷冷地拿起叶轩给他的电话,放到耳朵旁边,淡漠的说道:“你又是哪个混蛋玩意,居然敢为那个蹩脚的华夏人出头?”

    克诺尔斯基脸色本就很难看,在这一刻,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他几年前,招收的那个不知死活的学生,也是他招收的最差的一名学生,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混蛋玩意。

    克诺尔斯基的表情,将像活生生的吃下一只死苍蝇一样,十分地僵硬难看,那种阴沉至极的表情,和死了爹娘大概没什么区别。

    因为,克诺尔斯基从没想过,原来在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人敢骂他。

    作为俄国文字的奠基者、语言的开拓者、文学的集大成者,克诺尔斯基享受着整个俄国境内最高的荣耀与待遇。

    上一个胆敢对他进行言语辱骂的混蛋家伙,已经被开除了俄国国籍,变成一个真正的无国籍人士。

    是的,就是这么残忍!

    对待那些胆敢辱骂他的人,克诺尔斯基从不会留情。一个连最基本尊重都没有的人,没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此刻,克诺尔斯基压低了声音,那张阴沉像寒潭冷水一般的脸上,抹过几丝阴翳之色,他冷冷地说道:“泰勒夫斯基,你真的是好大的架子。”

    正站在讲台上,心中窝火、内心气愤的泰勒夫斯基,在听到这句话时,整个人,就像被一桶凉水,从头顶上,浇到了脚后跟。

    这种透心凉的感觉,是没办法用言语描述的。

    如果你曾在课堂上玩手机时,被“可爱的班主任”抓到,或在看波多野结衣时,被“可爱的爸妈”抓到,那我想,你大概能体会到泰勒夫斯基此刻那种透心凉的感觉。

    泰勒夫斯基脸上的表情,彻底地僵住了,脸色更是“唰”的一下,便是变得惨白一片,一丝丝细微的冷汗,从他那张“英俊”的脸上滴落下来,他的手在颤抖,尤其,是那一只拿着手机的手,颤抖的简直连手机都快拿不住了。

    “老,老师……怎,怎么会是您呢?”

    泰勒夫斯基的声音,顿时变得结巴起来,他心神剧颤,内心中对克诺尔斯基恐惧极了。

    他很清楚,他的这位俄国语言学的教授老师,究竟有多么厉害。

    哪怕他的老师,随便拿出一个身份,都足以震撼整个俄国。

    “哼,混蛋玩意?难道,你是在说我吗?”

    克诺尔斯基是个记仇的人,对泰勒夫斯基刚才说的话,始终牢记在心,厉声斥责道。

    “不,不敢……老师,我说谁混蛋玩意,也不可能说您是混蛋玩意。老师,您是我心目中最伟大人。”

    泰勒夫斯基脸上表情很难看,赶紧解释道。

    “那你是在说谁混蛋玩意?”

    克诺尔斯基厉声斥责道。

    “说,说那个混账叶轩!”

    泰勒夫斯基像吃了苍蝇一样,脸色难看至极,赶紧说道。

    “什么?!”

    闻言,克诺尔斯基猛地一怔,心中怒气较之前更盛几分,狠声呵斥道:“混账东西!我要吊销你的语言学专家证,还要剥夺你在俄国的一切身份、地位、荣耀。当然,也会把你逐出师门。”

    克诺尔斯基气愤到了极点。

    他和叶轩之间,叶轩是有一段渊源。

    虽说,没成功地收下叶轩做学生,但克诺尔斯基,内心中对叶轩,却是十分地欣赏。但如今倒好,他曾经招收的那位成绩最差、水平最低、素质最不堪的学生,却在不断地用言语攻击他欣赏的学生。

    克诺尔斯基,真想立刻飞到岛国,好好地收拾一顿他这个混账学生,让这个混账学生明白一下究竟什么叫尊重别人。

    “老师……”

    泰勒夫斯基怔住了神,面露恐慌之色,在他的眼睛里,更是泪水涌动。

    他拼了命才做到今天这个成绩,却因为得罪叶轩,就即将失去他现在拥有的这一切。

    “泰勒夫斯基,当初我收你做学生,真的是瞎了眼。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克诺尔斯基心中很气愤,毋庸置疑,泰勒夫斯基已经彻底地触怒了他,他要狠狠地惩罚泰勒夫斯基,让泰勒夫斯基明白,什么叫做尊重别人。

    “老师,学生知错了。还请您能原谅学生一次。学生真的知错了,知错了。”

    泰勒夫斯基内心里慌乱极了,赶紧求饶道。

    通过克诺尔斯基刚才说话时的语气,他能听得出来,他的这位老师、克诺尔斯基是真的很生气。

    泰勒夫斯基很清楚,如果他这位老师,真的要打压他,那他将永无翻身之日。

    毕竟,他的这位老师,可是前苏联最富传奇色彩的作家、高尔基的学生,而且,还是俄国文学界、语言界,神一样的存在。

    克诺尔斯基的一句话,便足以让他万劫不复!

    “知错了?哼哼,泰勒夫斯基,现在,我已经不再是你的老师了。如果,你不想死的太惨,那就立刻去给我那位老朋友道歉。如果你不求得他的原谅,那我想,这俄国,你也不要回来了。”

    克诺尔斯基神情十分地严肃,厉声说道。

    他已经下定决心,只要叶轩不原谅泰勒夫斯基,那他就直接找人,将泰勒夫斯基的俄国国际给抹掉,让泰勒夫斯基,变成一个真正的无国籍人士。

    到那时,这世界虽大,但却再无泰勒夫斯基的容身之地。

    “学生明白了,学生明白了。”

    泰勒夫斯基真的要哭了,眼泪簌簌,那一双眸子里,有泪水在涌动着,他赶紧冲到叶轩的身前,“噗通”一声,便是跪在叶轩的脚下,哭声求饶道:“前辈,还请您宽宏大量,饶恕我这一次吧!”

    这一幕场景,看得所有学生,全都愣住了神。

    我吃藕……

    “泰勒夫老师,不会是吃错药了吧?他居然,会给那家伙跪下?而且,还哭了。”

    一名学生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之色,很震惊的说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