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 生下来就有差距(两更)
    t叶轩的回答,的确很冷漠。

    一句“与我何干”便是撇清,他和其他人生死的关系。

    但……

    人生在世,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自顾不暇的时候,谁会管其他人的生死?

    铃木禾子苦笑了几声,看向叶轩的眼神之中,多了几分敬佩之色。

    作为一名上位者,应该有漠视他人生死的性格。

    很明显,现在的铃木禾子,性格犹豫寡断,要成为一名上位者,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走吧!回教室,去上课。”

    铃木禾子笑了笑,走到叶轩身前,朝教学楼走去。

    而叶轩,紧随其后。

    很快。

    铃木禾子来到教学楼,先领书,将书给叶轩拿着,随即,朝教室走去。作为铃木家唯一的继承人,铃木禾子地位十分地尊贵,一进入教室,就成为众人的焦点。

    因此,走在铃木禾子身后,帮铃木禾子拿书的叶轩,也备受关注,成为众人议论的对象。

    “那家伙,不是咱们学校的保安吗?怎么会跟在铃木禾子小姐身后呢?”

    “谁知道!太奇怪了。看那家伙,和铃木禾子小姐之间的关系,似乎还不错。你看,铃木禾子小姐的书都是那家伙给拿着的。”

    “切,看那家伙一副穷酸样,就知道,那家伙肯定是被铃木禾子小姐,聘为佣人了。不过一条狗而已,也能被你们这么关注。”

    “就是。铃木禾子小姐,那么尊贵的人,怎么会和那种卑微的蝼蚁,做朋友呢?根本不可能的!”

    那些同学们,皆是戴着有色眼镜,看向叶轩的眼神,充满了鄙夷之色,嘲讽道。

    叶轩耳听八方,对那些人的嘲讽,充耳不闻,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帮铃木禾子将书本放在桌子上。

    大学上课,都是在大教室。

    很多专业的人,差不多一百来个,会在同一个大教室上课。

    人很多,位置坐的会很乱,但铃木禾子的位置,却是最尊贵的,根本没人敢占铃木禾子的位置。

    就凭铃木禾子,是铃木家继承人,那些人就不敢得罪铃木禾子。

    这是个简单地道理。

    没有人,敢得罪一个有权有势的人。

    恰巧,铃木禾子身后的铃木家,在岛国,就是最具权势的家族之一。

    就目前来看,在岛国境内,能和铃木家比肩的家族,真的是屈指可数。

    因此,那些和铃木禾子做同学的人,都对铃木禾子保持一定的尊重!

    有些人,生下来,就高人一等,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铃木禾子的位置,在大教室第三排,而在那一排,有十几个座位,但却只坐了铃木禾子一个人。

    这就是身份的象征!

    尽管很不想承认,但有些人,生下来,就很尊贵,就高人一等,就应该受其他人的尊重和敬仰。

    叶轩帮铃木禾子,将书放在座位上后,正想转身离开,但却被铃木禾子拉住。

    “你就不怕在这教室中,有人想杀我吗?”

    铃木禾子轻笑了几声,很认真的盯着叶轩,疑惑道。

    “呵呵。”

    叶轩无奈一笑,只好坐下,坐在距离铃木禾子,仅一个空位的位置上。

    “那家伙,草,这怎么回事?他居然敢坐在铃木禾子小姐旁边。”

    “不是说只是个仆人吗?这他妈,开了vip的仆人吧!”

    其他同学,瞪直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盯着神情很淡然的叶轩,疑惑道。

    对周围那些人议论,铃木禾子当然听得很清楚,但她无心反驳一些什么。

    毕竟,大家根本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

    铃木禾子乃是铃木家继承人。

    将来,势必会成为站在岛国权力顶端的几个人之一,而这个班级里的同学,又能有几个人像她一样呢?

    空无一人!

    这就是差距。

    铃木禾子一生下来,命运就注定了,很高贵,享受最好地待遇,根本不可能和那些普通人做朋友。

    正因如此。

    铃木禾子从不会在意,她身边那些同学,对她是什么看法。

    这就像,仙鹤不会在意癞蛤蟆的想法,大象不会在意蝼蚁的观点,真是一个浅显而简单地道理。

    周围那些同学,见铃木禾子保持沉默,议论的更加激烈。

    但这时,铃木禾子却是淡淡一笑,轻轻地咳嗽了几声,笑说道:“就快上课了。请大家安静一下,赶紧准备好书本。”

    铃木禾子说话声音不大,但却很有分量,只这一句话,便是镇压全场,顿时让全场安静了下来。

    那些人,看向铃木禾子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畏惧之色,但更多的,还是尊重和敬意。

    毕竟,铃木禾子太尊贵了,地位太高了。

    他们这些人,可没胆量,触怒铃木禾子。

    见环境安静下来,变得鸦雀无声后,铃木禾子展颜一笑,撇过头看向叶轩,轻声说道:“这节课是俄语课。我想,以你的水平,听得懂俄语,应该问题不大。”

    “嗯。”

    叶轩稍稍点头。

    通过刚才一系列表现,叶轩看得出来,铃木禾子在众位同学们心目中,地位其实还是十分地高的。

    而就在刚才,叶轩坐在铃木禾子身旁,更有几名男子,看向叶轩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冷厉之色。

    “你在你同学心目中,地位真的很高。”

    叶轩呵呵一笑,很淡定的说道。

    “有吗?地位这种东西,如果有的话,那就是生下来,就有的。”

    铃木禾子摊开书本,水灵的眼睛,盯着叶轩看,很认真的回应道。

    “你说的对。”

    叶轩没否定铃木禾子的话。

    毕竟,这个世界,权力不是努力就能获得的,而是生下来就有的。

    正如铃木禾子,就因为她姓铃木,就因为她是铃木一郎的女儿,她便拥有很大的权力,在社会上,拥有很高很高的地位。

    但在得到权力、地位的过程中,铃木禾子根本没付出任何东西。她拥有这些,只是因为,她姓铃木,是铃木一郎的女儿。

    因此,权力、地位,有时候,是生下来就注定的。

    “你不高兴?”

    铃木禾子注视着叶轩的表情,只见叶轩十分地严肃,疑惑道。

    “又有人来找麻烦了。我怎么会高兴?”

    叶轩无奈地叹了口气,刚站起身来,就被一只粗壮有力的手臂,给死死地压住了肩膀。

    “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坐在我铃木妹妹旁边?”

    一道厉喝声,陡然间,在叶轩身后响起。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