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3章 叶轩的神秘(三更)
    t“王八哥,已经很厉害了。在这樱花大学附近,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大混子之一。”

    樱木和道颤栗不已,很畏惧叶轩,赶紧说道。

    “是吗?”

    叶轩呵呵一笑,走到樱木和道旁边,询问道:“这么说,在樱花大学附近,还有比那只绿王八更大的混子喽?”

    “当然了!樱花大学附近,混的最好地是小龙哥。他十六岁的时候,就在樱花大学附近,称老大,是这块地方当之无愧的扛把子!”

    樱木和道振奋道,他虽是贵家子弟,但对修真者的事情,了解的却不多。

    因此,他根本不清楚,那些普通人和叶轩之间,如同鸿沟般的差距。

    普通人再厉害,最多体现在身体硬度、奔跑速度、反应快慢。但对修真者而言,那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实力!也就是境界高低。

    若婴幼儿可以达到金丹境,那叶轩根本不怀疑,一名婴幼儿,能够秒杀掉一名筑基境的成年人。

    这就是差距!

    修真者,以境界论高低,而普通人,以力量、速度论强弱。这之间,有本质的区别。

    当然,在修真者中,难免会有一些修炼天赋妖孽,可以越境战斗。这很正常。譬如在之前叶轩以筑基境,连斩三位金丹境强者,这就是因为叶轩天资纵横所致。

    看见樱木和道振奋激动地表情,叶轩不忍心打击樱木和道,毕竟,是故人之子,叶轩无奈地苦笑道:“既然你真觉得那狗屁小龙哥很厉害,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去把那条小泥鳅喊过来,让他带着你,来找我报仇。”

    “啊?”

    樱木和道顿时一惊,感到很诧异,半信半疑的盯着叶轩,质问道:“你说真的?”

    “真的。”

    叶轩眼神坚定,很认真的说道。

    “你会后悔的。”

    樱木和道冷声一笑,见叶轩的确没开玩笑,他便赶紧跑掉。

    等到樱木和道离开之后,叶轩脸上抹过几丝无奈之色,随即,他走到铃木禾子身前,微微一笑,说道:“那樱木和道,你应该不陌生才对。”

    “嗯。樱木家的公子爷。樱木家在岛国,地位媲美铃木家。但这铃木和道,却像是个傻子一样,根本就不知道,作为樱木家太子爷的他,究竟要肩负怎样的责任。整日里,只知道带一群花花公子吃喝玩乐,无所事事。”

    铃木禾子轻蔑地嗤笑了几声,言语间,充满了对樱木和道的不屑,解释道。铃木铃木禾子虽是女子,但她毕竟是铃木一郎唯一的女儿,毋庸置疑,铃木家未来继承人,肯定就是铃木禾子。

    因此,铃木禾子比普通人,成熟很多,还有着普通人没有的意识。这就是上位者的意识!

    “呵呵,我和他父亲,樱木花道,是朋友。”

    叶轩苦笑了几声,很淡定的说道。

    人人都说,虎父无犬子,但谁能料得到,像樱木花道那种一世枭雄人物,竟会生出樱木和道这种废物!

    偏偏樱木花道只此一子,偌大的樱木家,在不远的将来,还定是要落入樱木和道手中。

    作为樱木花道的友人,叶轩有责任,帮樱木花道,好好地教训一下樱木和道。

    “你的身份,越来越神秘了。”

    铃木禾子莞尔一笑,那双灵动的美眸,仔细地盯着叶轩,很认真的说道。

    “此话怎讲?”

    叶轩呵呵一笑,眯着眼,反问道。

    “岛国不可逾越的飙车界巅峰,被誉为新时代车神的藤原拓海,居然是你小弟。岛国这三百年来最强的剑道宗师,被誉为岛国至强剑神的浪客剑心,居然是你故友。如今,就连樱木家这等豪门家族,家主樱木花道,被称作冷血之人,竟也是你故友。”

    铃木禾子美眸中闪过几丝异样的光芒,冷冷地注视着叶轩,很严肃地说道。

    “然后?”

    叶轩不可置否的笑着。

    早在几年前,他曾来过岛国。

    在那时,他结识藤原拓海,和樱木花道。后来,又因为一些事,和浪客剑心,约战岛国富士山。那一战,浪客剑心被他击退!从此立下誓言,凡他浪客剑心的后生晚辈,见叶轩,不得以刀剑相向。

    叶轩在岛国,朋友的确不多。

    真正细数下来,就只有,车神藤原拓海、剑神浪客剑心,以及那位被称作冷血之人的樱木花道。

    “你来岛国,究竟为了什么?”

    铃木禾子眸光陡然一冷,神情阴沉极了,冷盯着叶轩,质问道。

    这时,铃木禾子越发地困惑,像叶轩这种天资纵横、实力强大之辈,为何会甘愿给她这样一位铃木家小姐当私人保镖。

    若不是有所图谋,那便是居心不轨。

    “怎么?要盘问我?”

    叶轩笑了笑,表现的很从容,又说道:“我的责任,只是保护好你的安全。至于你问的那些问题,我没必要回答。”

    “随便你。”

    铃木禾子冷哼一声,一脸不悦之色,沉声说道。

    随即,她便是迈着腿,朝教学楼走去。

    对铃木禾子而言,她的确很欣赏叶轩,甚至十分地钦佩。但她越是接触叶轩,就越发觉得,叶轩深不可测,让她根本就摸不准深浅。

    “呵呵,小女孩。反正,我不会害你,便是了。”

    叶轩眯着眼睛,注视着铃木禾子的背影,轻声笑说道。

    铃木禾子才十八岁,比叶轩整整小五岁。

    因此,叶轩说她是小女孩,并不过分。尤其,当铃木禾子质问叶轩时,就更加让叶轩觉得,铃木禾子有时候,真的很幼稚。

    倘若叶轩真的图谋不轨,那刚才,铃木禾子义愤填膺的敢将话说破,那便是给叶轩杀她的动机。

    毕竟,凶狠毒辣之人,连骨子里的血,都冰冷极了。

    铃木禾子展颜一笑,她走的不远,叶轩轻声说的那句话,刚巧被她听得一清二楚。

    “再不走?这个月的工资,可就没了。”

    铃木禾子猛地停住脚步,穿着樱花和服的她,身姿绰约妩媚,她回过头,泯然一笑,那双水灵的美眸紧盯着叶轩,沉声说道。

    “你这丫头……”

    像是看小女孩一样,叶轩面带微笑看着铃木禾子,随即,他赶紧跟上铃木禾子步伐,一同朝教学楼走去。

    但两人,才刚走出停车场,只听“嘣”的一声,一枚青黑色的子弹,死死地钉在铃木禾子脚下。

    若铃木禾子再走快半步,那枚子弹,便是会射穿她的身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