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 你输了(三更)
    t“竟敢侮辱尊师!找死!”

    佐藤光天冷哼一声,顿时,面露狠意,神情狰狞无比,一双眼睛如刀刃般犀利极了,他手中长剑发出剑啸嘶鸣声,发狠说道:“我手中长剑,名为问斩,只一剑,便可斩你!”

    “即使是你师傅在这,也未必敢说这话。”

    叶轩轻蔑地嗤笑了几声,眸子深处,满是不屑之色,他冷盯着佐藤光天,手中把玩着那杯清茶,根本不将佐藤光天的威胁,放在眼中。

    “去死!”

    陡然,佐藤光天手中的剑,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嘶鸣。

    “哗!”

    一道十分绚丽的剑芒,如同流水倾泻般,瞬间斩出,直劈叶轩。

    “后生晚辈,心气高傲,缺乏磨砺。”

    叶轩只淡淡一笑,很从容,轻声说道。

    即使佐藤光天斩出的那道剑芒,的确很凌厉,威势不容忽视。

    但那又怎样?

    佐藤光天不过金丹境初期,而且,是刚入金丹境初期不久,他和叶轩之间的差距,如云泥一般。

    若换作普通金丹境初期的修真者,佐藤光天凭数年剑道修为,加上金丹境初期的实力,甚至能碾压对方。

    但叶轩,不是普通金丹境初期的修真者。佐藤光天的强,在叶轩眼中,弱如蝼蚁罢了。

    毕竟,像叶轩这种天资纵横之辈,早在筑基境时,凭着强横的手腕,便足以击杀金丹境。

    更遑论,如今的叶轩,已跨入金丹境半年之久。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叶轩现在的实力,足以匹敌金丹境中期,立于不败之地。

    这种越境战斗,对一般修真者而言,的确很困难,但对拥有很多神秘法诀的叶轩来讲,却十分地简单。

    正如此刻,如同蝼蚁般的佐藤光天,欲以长剑“问斩”,击杀叶轩。但殊不知,这是自不量力、以卵击石之举。

    “滚!”

    叶轩眼眸稍稍地眯了眯,感觉十分地好笑,嘴角处,勾勒起一抹嘲讽之意,叱咤出一个“滚”字。

    这一个字,看似简单,但却含蕴一股强横霸道的“势”!一股血意夹杂着杀气,瞬间从叶轩体内爆涌而出,如同火山爆发般,幽邃而凛冽的气势,瞬间席卷整个铃木家大厅,让人心生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锵!”

    在这股气势影响下,佐藤光天神色骇变,如临大敌,心生畏惧之意,神情十分地凝重。

    “这家伙,从哪里来的杀意……”

    佐藤光天瞪直眼睛,根本不敢相信,但他猛地一咬舌尖,强行恢复镇定,攥紧手中的那把长剑。

    “死!”

    即使心中畏惧极了,佐藤光天的剑,仍是斩向叶轩脑袋。

    佐藤光天自信,在这一剑的神威之下,金丹境初期,将无人可挡!

    “嘭!”

    剑狠狠斩在叶轩头上,只差一寸之距,便可斩至叶轩脑袋。

    但就是那一寸,让佐藤光天的剑,死死地停住,动弹不得。

    “你看,我只一根手指,便是挡住了你的剑。”

    这时,一直在抿着清茶的叶轩,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地笑意,轻声说道。

    “你!”

    佐藤光天一脸骇然之色。

    长剑“问斩”,竟被一根食指,死死地挡住,锋利的刀刃,却是难切进半分,何谈斩断那根食指?

    而那食指的主人,正是叶轩无疑。

    这一幕画面,十分地具有冲击力。

    佐藤光天引以为傲的剑术,在叶轩眼中,却是微不足道。

    叶轩只一指,便可他挡一剑!

    “我可挡你一剑。但你,是否能挡我一刀呢?”

    叶轩冷笑了几声,那双半眯着的眼睛,顿时间,闪烁出一抹狠色。

    他手中无刀,但并不代表,他不可斩出一刀!

    只见叶轩手掌发力,暗劲横生,那个被他一直握在手中的清茶瓷杯,竟“嘣”的一声,炸裂碎开。

    瓷杯碎开,锋利的瓷片,如琉璃般,落了满地。

    叶轩伸出手凭空一抓,便是抓住一块残缺不整的瓷片,那瓷片有棱有角,棱角之处,锋利极了。

    “我只一刀,便可斩你!”

    叶轩轻声一笑,厉喝道,而那瓷片“锵”的一声,便从叶轩手中,爆射出去,直接刺向佐藤光天。

    无形中,一股霸道的刀势,凝聚在那瓷片之上,堪称势不可挡。

    “狂妄!”

    佐藤光天心中震撼极了。

    作为一名剑修,他对、剑势刀势都很敏感。

    叶轩射出那瓷片的一瞬间,他便察觉到,在那瓷片之上,附着一股很不凡的刀势,足以斩破一切。

    佐藤光天不敢犹豫,紧握手中长剑,施展最强雷霆手段,一道凌厉的剑芒,从那锋利的剑刃上,瞬间闪过,十分地耀眼。

    “破!”

    佐藤光天爆喝一声,手中的剑,伴随一道绚烂光芒、一道刺耳剑鸣,瞬间斩向叶轩射出的那块碎瓷片。

    “叶轩,不愧是能以筑基境,连斩三位金丹境强者的枭雄大能之人。如今,他不过才金丹境初期,便可凭着一块碎瓷片,斩出这等狂暴至极的刀势,若是让他使用真刀,当真是同境无敌!”

    待在旁边的宫本田一,脸上难掩震撼之色,一双眸子里,满是对叶轩的钦佩之色,惊叹道。

    “的确如此。日后,有这等强者,保护禾子的安全,我就放心了。”

    铃木一郎也是震惊极了,看向叶轩的眼神中,更是多了几分欣赏之色,赞叹道。

    “这一碎瓷片,足以击杀佐藤光天!”

    宫本田一冷声说道,此刻他眉头紧蹙着,神情十分地凝重,震撼道。

    “啊?”

    铃木一郎大惊,赶紧喊道:“叶小兄弟,还请留那狂妄枭小一条狗命!”

    “铃木家主,还请放心。叶轩心中,自有分寸!这厮,乃我故友之徒,如今,却胆敢对我刀剑相向,当真是不知好歹。我若不出手教训,日后,该如何面见我那故友。”

    叶轩轻笑几声,斩杀佐藤光天这种事,叶轩不会做,毕竟,以大欺小,难免会让别人数落一番。

    “狂妄!就凭你,也想教训我?”

    佐藤光天心中愤怒极了,厉喝道。

    而这时,他全力斩出的长剑,“嘭”的一声,落在那块碎瓷片上。但那碎瓷片,却像是不可阻挡一般,瞬间冲破桎梏,击开佐藤光天手中的剑,狠狠地打在他的胸口处。

    “噗!”

    佐藤光天胸口被打出血窟窿。

    他手中的剑,“嘭”的一声,掉落在地。

    而他的脸色,顿时间,变得惨白瘆人,十分地难看。

    此刻,只见他双腿猛地一软,竟半跪在地,狼狈不堪。

    叶轩见状,冷蔑一笑,身子稍稍地一动,瞬间杀至佐藤光天身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半跪在地的佐藤光天,厉喝道:“你输了。可还服气?”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