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让开!否则,就去死(两更)
    t“嗯?”

    叶轩眸子猛地一拧,眼底抹过几丝狠色。

    旋即,他脸上却是露出些许冷笑,凌厉的眸光,冷冷地看向门外。

    只见一位腰间别着一把岛国长剑,头上梳着岛国武士发型,脚上穿着一双木拖鞋的青年,神情十分地严肃,走进大厅中。

    “佐藤,这铃木家,由不得你来胡闹。”

    这时,一直沉默地宫本田一,厉声呵斥道。

    宫本田一,在之前就答应过叶轩,只要叶轩同意做铃木禾子私人保镖,他就帮叶轩进入铃木家,并让叶轩参加金字塔开发项目。

    如今,叶轩已答应做铃木禾子私人保镖,宫本田一自然要遵守承诺,助叶轩一臂之力。

    “宫本,别忘了,你只是一个仆人。在这铃木家,你根本没说话的资格。”

    佐藤腰间的长剑,“锃”的一声,发出一道凌厉至极的剑啸声,很是刺耳,他冷冷地盯着宫本田一,厉喝道。

    “佐藤,难道,你还想要在我这铃木家,大开杀戒吗?”

    铃木一郎冷蔑地轻笑了几声,半眯着眼睛,眼神冷锐极了,盯着被唤作佐藤的青年,厉声呵斥道。

    “铃木叔叔,佐藤不敢!”

    佐藤很尊敬铃木一郎,赶紧说道。

    随即,他用右手,稍稍地压了一下腰间的长剑。

    那道剑啸嘶鸣,顿时间,荡然无存。

    “哼!”

    铃木一郎神色凝重,脸色很难看,他冷哼几声,内心里,对佐藤光天,刚才的做法十分地不满意。

    “记住,这铃木家,我在一天,便是一天由我说的算。宫本是我铃木家的人,即使应该被教训,也该是我出口教训,轮不到你这样一个外来人,说三道四。胆敢再有下次,立刻滚出铃木家。”

    铃木一郎很愤怒,神情很严肃,眼神坚定极了,厉喝道。

    “佐藤知道了。”

    佐藤光天心中很不情愿,但他却无可奈何,只得低头认错。

    毕竟,在他身前,这位胆敢出言训斥他的人,可是整个岛国之中,几位最具权力之人中的一位。

    “哼。”

    即使佐藤光天认错,铃木一郎仍是很气愤。

    这佐藤光天,当真不知好歹,居然敢扬言说,宫本田一只是卑贱的仆人,在铃木家没说话资格。

    要知道,即使是铃木一郎,都不敢这么辱说宫本田一。

    因为,宫本家世代守护铃木家,对铃木家忠心不二。

    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宫本家守护,铃木家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

    同样,铃木家也在庇护着宫本家。两者间的关系,从不是主仆关系,而是共生、共赢。

    正因如此。

    铃木一郎才让铃木禾子,尊称宫本田一为宫本叔叔。而铃木一郎,作为铃木家的家主,则是称呼宫本田一为宫本。

    仅从称呼上,足以表现,宫本田一在铃木家地位很高。

    但那佐藤光天,竟这般不知好歹,还敢辱说宫本田一。

    这无疑,是在亵渎铃木家的威严,是在挑战宫本家的底线。

    即使佐藤光天实力不俗,还是浪客剑心的高徒,也没资格触怒铃木家威严!

    “铃木叔叔,您不能将禾子的安危,交托到一个陌生人手上。这是将禾子,往死亡的地狱里推!”

    佐藤光天看向铃木禾子,那一双冷锐的眸子里,顿时多了几分柔和,他喜欢铃木禾子,从小就喜欢,但很可惜,铃木禾子却从不正眼看他。

    即使他佐藤光天,成为浪客剑心高徒,成为岛国新一代剑道大师,在境界上,更是跨入金丹境初期。

    铃木禾子,仍是很看不起佐藤光天。

    这让佐藤光天,心中郁结难开,整日里,活得是郁郁寡欢。而就在前几日,铃木一郎找到浪客剑心,恳求浪客剑心,派高徒保护铃木禾子。

    浪客剑心就派佐藤光天,担任铃木禾子私人保镖。

    这让佐藤光天心中大喜。

    但谁能料得到,铃木禾子很抵抗佐藤光天靠近。

    无奈下,铃木一郎只好将这事作罢。

    但那佐藤光天,却是厚颜无耻,赖在铃木家,不愿离去。

    铃木一郎碍于浪客剑心的面子,无法强行驱赶佐藤光天,便放任佐藤光天待在铃木家,这才出现今天这一幕,真是十分尴尬的局面。

    “佐藤,我已经说过了,禾子不需要你的保护。这件事,我之前告诉过你师傅了。我让你继续待在铃木家,是顾虑到你师傅的颜面。你千万不要不知好歹!”

    铃木一郎紧蹙着眉头,神情十分地严肃,一双眼睛里的光芒,冷到了极点,厉声说道。

    “铃木叔叔,我不能看着您一错再错。之前,禾子受伤,就是因为您优柔寡断,不愿让我保护禾子。如果我在禾子身边,禾子绝不会受伤的。”

    佐藤光天冷着脸,在他腰间的那把长剑,只听“锵”的一声,发出激烈地剑鸣嘶吼,十分地刺耳,一如佐藤光天体内的气势,瞬间被拔升至极致。

    “尔敢!”

    宫本田一大惊,赶紧上前,挡在铃木一郎身前,冷盯着身上剑势纵横的佐藤光天,厉声呵斥道:“佐藤光天,你莫要执迷不悟。家主说的话,已经很清楚了。你再敢无礼,就休怪我狠下杀手了。”

    “狠下杀手?”

    佐藤光天冷笑了几声,一脸轻蔑之色,嘲讽道:“就凭你?呵呵,我在半月之前,也跨入了金丹境初期。而且,凭着我一身剑道修为,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说完话,佐藤光天猛地向前踏出一步,气势强横霸道。这一步看似简单,实则却是十分地沉重,隐约伴随有剑鸣长啸。

    “什么?你也跨入金丹境了?”

    宫本田一的脸上抹过几丝骇然之色,震惊道。

    很明显,佐藤光天跨入金丹境,是在他意料之外的。

    毕竟,作为一名剑修,本就有剑道加成之威。

    在同等境地之下,剑修的实力,要强于其他修真者。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呵呵,我究竟是不是金丹境,这一剑过后,你便知道。”

    佐藤光天冷笑几声,“锃”的一声,便是从腰间拔出那把光芒四射的长剑,锋利的剑尖直指宫本田一,厉声喝道:“现在,要么让我带走禾子,要么,我就斩了你!”

    “你休想带走禾子!”

    宫本田一愤恨极了,怒瞠着佐藤光天,呵斥道。

    而待在宫本田一身后的铃木一郎,久经风雨,即使在面对危险时,也表现的十分地淡定,他冷盯着佐藤光天,厉声道:“佐藤光天,今日之举,你一定会后悔的。”

    “铃木一郎,我和禾子两情相悦,如果不是你从中作梗、百般阻挠,我和禾子,早就在一起了。”

    佐藤光天冷盯着铃木一郎,对铃木一郎充满狠意,怒吼道。

    “佐藤光天,我铃木禾子,就算是终身不嫁,也不会喜欢你这种人。你,真让我越来越失望了。”

    突地,面容姣好的铃木禾子,那双美眸中,抹过几丝寒意,厉声喊道。

    “你!”

    佐藤光天怒了,他手中的剑,锋利极了,只拔出的那一瞬间,锋冷的剑气,便是狠狠地四溅开。

    他怒瞠着宫本田一,猩红的眼睛里,满是怒意,厉声道:“让开!否则,就去死。”

    而这时,一直待在旁边,强势围观的叶轩,却是轻蔑地嗤笑了几声,对佐藤光天这种由爱生恨的表现,感到很可悲,厉声训斥道:“年轻人,装逼过多,可不好……难道,你师傅没告诉过你,凡他的后生晚辈,都不许在我面前刀剑相向吗?”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