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你不配(三更)
    t叶轩对“华夏狗”这个词很厌恶。

    或者说,任何一个华夏人,都很不喜欢这个词。

    因此,当那句“他们说你是华夏狗,那你就死华夏狗”传入叶轩耳中时,叶轩脸上的神情变得十分地严肃,他目光冰冷,看向人群后方,只见保安队的队长、田虎,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这田虎,和叶轩一样,也是一名华夏人。

    田虎从人群中走出,趾高气扬,气势强横极了,恶狠狠地盯着叶轩,愤怒道:“你个华夏来的孬种,真的是卑贱国家的劣性人民,简直不知死活,居然连樱木和道少爷,都敢得罪。你这个混账东西,简直找死。”

    “别忘了,你也是一名华夏人。”

    叶轩冷盯着田虎,冷声道。

    “什么?田虎君,你也是那个卑贱国家中,走出来的吗?”

    这时,一些学生面露疑惑之色,质问道。

    “不是,当然不是。我是岛国人,地道的岛国人。”

    田虎露出一脸谄媚的笑意,猥琐的模样,和汉奸一模一样,赶紧解释道。

    “我就知道,田虎君,这么明事理的人,不会是那个卑劣国家走出的病夫。”

    一名学生,若有所思的点着头,嗤笑了几声,说道。

    而这时,脸庞被抽肿的樱木和道,脸上露出狠色,怒瞠着田虎,厉声道:“这家伙,是你招进来的?”

    “啊?”

    田虎猛地一惊,吓出一身冷汗,他神色紧张极了,“噗通”一声,便是跪在了地上,赶紧给樱木和道磕起响头。

    此刻,田虎卑微的如同一条老狗,冲着樱木和道点头哈腰,谄媚道:“樱木少爷,您放心,我马上给您一个交代。”

    “哼!老子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群华夏狗,没点本事,还他妈瞎转悠,和他妈一条狗有什么区别?”

    樱木和道骂的很起劲,轻蔑地眼神,在叶轩身体上,肆无忌惮的扫视着,嘲讽道。

    “樱木花道,是你什么人?”

    叶轩眼神陡然一冷,他怒了,沉声质问道。

    “家父名讳,岂能由你直呼?”

    樱木和道猛地一怔,看向田虎,呵斥道:“我要你立刻废了这家伙。”

    “是。”

    田虎发狠一笑,虽说他是一名华夏人,但在岛国呆的久了,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走狗。也正是因为有这种人存在,岛国人,才会直呼华夏人,为华夏狗。

    田虎习惯为虎作伥,只见他摆了摆手,一群人,“哗啦啦”几声,从人群后方冲了出来,迅速地将叶轩围住。

    “哼,你他妈不是挺能打的吗?这一次,老子让你打个够。上!全都给老子上!谁断他一条腿,老子赏他一百万日元(五万华夏币)。”

    樱木和道说话,铿锵有力,他对叶轩充满了恨意,怒吼道。

    “草,一条腿一百万日元,疯了!真的疯了!给老子拿条棍来。”

    那些从人群后方冲出的保安,身穿保安制服,手里全都提着铁棍,甚至,还有人手中拿着锃亮的长刀,这些人眼睛里闪烁出激动地光芒,眸子猩红一片,就像猛兽看着猎物一样看着叶轩,狠狠地扑了上去。

    “哈哈,任你再强、再横,又有个屁用,老子有的是钱。老子能用钱,买了你的命。”

    樱木和道疯狂地大笑起来,他已经隐约看到,叶轩被那些人弄死的场景了,很血腥,但不得不说,的确很刺激。

    叶轩居然敢打他耳光?

    他要让叶轩,死无葬身之地。

    没错!让叶轩,死的不能再死。等叶轩被弄死以后,再扔到北海道去喂鱼。一想到,叶轩被鲨鱼给吃掉的血腥场面,樱木和道就会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跪下!”

    叶轩裹着军大衣,他站在凛冽的寒风中,神情淡漠极了,嘴唇稍稍一动,轻声说道。

    “嗯?”

    樱木和道顿时一愣。

    叶轩那混账,在说什么?

    跪下?

    难道,他已经被吓得要跪下叫爸爸了吗?

    樱木和道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猖狂,他爆睁着猩红色的眼睛,怒瞠着叶轩,发狠道:“这次你不死,老子就叫你爸爸。”

    “我没你这个儿子。”

    叶轩呵呵一笑,脚步猛地一震,一股强横霸道的气势,瞬间从叶轩身体内,席卷而出。

    顿时间,凛冽寒冬,刚有的一些暖意,荡然无存。

    “全部跪下!”

    叶轩淡漠的说道。

    那些冲向叶轩的保安,皆是停下脚步,双腿就像灌了铅水一样,沉重无比,他们很吃力的移动脚步,直到再也承受不住那股巨大的压力,“噗通”一声,重重跪在了地上。

    尚未融化掉的白雪上,多了很多的膝盖印。

    此刻,那些保安全都一脸骇然之色,很惶恐的跪在叶轩脚下,而叶轩,却是嘴角处噙着一抹冷笑,居高临下,俯视着那些蝼蚁一般的保安,漠然的说道:“凭你们,也配对我出手?”

    叶轩的眼神,冷漠极了,没丝毫柔情可言,就像死神裁决亡灵一样,随时随刻,都可以处死他们。

    五短身材的他们,弱如蝼蚁,卑微不堪,如何能是叶轩的对手?

    旋即,叶轩撇过头,冰冷的眸光,扫向正在瑟瑟发抖的田虎,厉声道:“作为一名华夏人,我以你为耻!你,根本不配做华夏人。”

    “你!”

    田虎愤恨的咬着牙,但双腿却在剧烈地打颤,他强行握紧拳头,怒吼道:“老子才不是什么狗屁华夏人呢!老子是地道的岛国人。”

    “滚!”

    叶轩眸光陡然一冷,一掌拍在田虎身体上,将田虎击飞出去,厉喝道:“你这罪人,留你有何用?”

    语落,叶轩脚步一震,冲到田虎身前,一掌拍落在田虎脑袋上。这一掌,看似软绵无力,却是瞬间将田虎打成了脑残。

    樱木和道,瞪直眼睛,一脸不可置信之色,像看着魔鬼一样看着叶轩,求饶道:“你,你放过我。”

    “呵呵,如果你不是樱木花道的儿子,现在,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叶轩冷声一笑,懒得再搭理樱木和道,直接扔下披在身上的军大衣,朝着远处走去。

    樱木和道,彻底地愣住了神。叶轩提及他父亲樱木花道时,就像说一位旧友一样。樱木和道想到这,脸上表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他渐渐地觉得,他刚才得罪了一尊大人物。

    叶轩离开樱花大学后,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他嘴里叼着烟,任由雪花打在身体上。

    直到远处,传出“轰隆”一声巨响,火焰与烟雾瞬间升起,叶轩脸上才有了几分动容。

    一辆大卡车,将一辆劳斯莱斯,瞬间撞瘪。

    而这时,一个女生,穿着樱花和服,披散着凌乱的头发,额头被擦破流淌出血,一双手上,都是伤痕,很吃力的从那辆劳斯拉斯之中,爬了出来。

    叶轩目光毒辣,瞬间锁定那女生,确认那女生身份,正是铃木禾子,铃木集团董事长唯一的女儿。

    “这么巧?”

    叶轩猛地一愣,刚想上前救助铃木禾子,只见一群人,从那辆大卡车之上冲了下来,将铃木禾子围住。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