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苏醒(两更)
    t“咻!咻!咻!”

    诸位枭雄至尊,立下三年之约后,随即,便化身一道道流光,跨入长夜中。

    逍遥子紧蹙着眉头,神色凝重极了,盯着远处飞身而去的太虚剑尊等人,见众人消逝在黑夜尽头后,他立刻转身一纵,便是来到叶轩身前。

    “你这娃,到头来,还是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逍遥子苦笑了几声,露出和蔼的笑意,蹲下身子将叶轩抱起,踩过一地鲜血和尸体,朝山端走去。

    长白山,云雾缭绕,山脉纵横间,一道道野兽嘶吼,此起彼伏在山峦响起。

    一间茅草屋,一条羊肠小径,一块肥沃田野地,这便是逍遥子的居所。

    看过世间一切繁华,数遍琳琅满目星斗,逍遥子的心性,早就混元归一,无牵无挂。

    唯一让他惦记和放不下的人,就只有叶轩了。

    他将叶轩带进茅草屋,在茅草屋中,有两张破旧的床榻,在床榻上,只盖有两张用绳草编织的草席。

    逍遥子将叶轩,平放在草席之上。很快,从叶轩身体上流淌出的鲜血,便将那张青绿色的草席,染成了凝红色,湿漉漉的血水,沿着草席的边角处,“嘀嗒嘀嗒”不断地从床榻之上滴落下来。

    “五脏六腑重伤,经脉断掉一大半,右手肩胛骨被剑刺断,四肢被刀剑割伤,左胸口被毒镖刺出血口,深可见骨。”

    逍遥子那一双讳莫如深的眸子里,顿时闪过几道冷锐的眸光,他轻轻地叹了口气,道:“你这娃,可比当年的我,要疯狂地多了。”

    逍遥子,曾引领一个纪元,被称作那个时期的第一人,号称时代最强者。他曾为爱疯狂,鏖战不止,杀伐战意无尽。那一战,天昏地暗,四海翻腾……民生苦不堪言。

    叶轩,与两千多年前的他,有何不同?

    一身修为难作空,一心相思难成真。到头来,付诸东水,都不过是儿郎痴情……

    往事不堪回首,黎明悄然而至。

    逍遥子收敛心绪,抹掉眼睛里那一丝“相思”之泪,随即,便是迈着大步,走出茅草屋,来到田野地,拔出一些青绿色的鲜草。

    这些鲜草,晶莹剔透,形状各异,被露水打湿,十分地鲜嫩。

    拔出十数根鲜草,逍遥子拿出一个石锤和石盘,他将绿莹莹的鲜草,扔在石盘上,右手紧握石锤,朝石盘上的鲜草,狠狠地砸了下去。

    “嘭!嘭!嘭!”

    逍遥子手中石锤反复落下,砸在鲜草之上,原先绿莹莹的鲜草顿时变得褶皱不堪,一些精红色的汁液,竟从那些绿草中流淌出来。

    绿草出红汁,这一幕场景,的确很震撼。但在逍遥子看来,这再普通不过。那些鲜草,是逍遥子专门种植的药草,具有治病疗伤的奇效,因此,这鲜草,有些古怪之处,倒也十分地正常。

    “此草名曰,颜色发绿,但汁液却是血红色,用来疗伤,再合适不过。”

    逍遥子放下手中石锤,拿出一个小碗,将石盘上那些凝红色的汁液收集起来,笑说道。

    汁液,被逍遥子用掌力炼至沸腾,他将小碗拿进茅草屋,待到汁液微凉后,喂进叶轩口中。

    汁液穿喉、过气管、入肺、进胃。

    这些晶莹剔透的凝红色汁液,在叶轩体内,穿梭游荡,很快,流遍叶轩的身体各处。

    叶轩体内,那些被震断的经脉,竟开始愈合。

    而叶轩左胸口,那一个个血窟窿,也止住鲜血流淌,黏附在伤口表面的血液,竟开始干涸,甚至结痂。

    叶轩右臂肩胛骨,被一剑刺穿,逍遥子取回的碎草沫,用一块纱布裹着碎草沫,包扎在叶轩那一道骨伤之上。

    一股炙热的灼烧感,从那些伤口上,缓缓地传出。

    叶轩因失血过多,陷入昏迷,在此刻,却也是有些感觉,脸目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左右反复地挣扎着,身体、精神上,明显是受了很大的痛苦。

    “此番劫难之后,你在金丹境,应该能扎稳根基。还剩三年时间,三年后,你究竟能到什么境界呢?”

    逍遥子笑了笑,目不转睛的盯着叶轩,他很期待叶轩的未来,轻声说道。

    ……

    三日后。

    清晨,一缕温热的太阳光,穿透茅草屋的纸窗,泼洒进茅草屋中。躺在床榻之上的叶轩,缓缓地睁开双眸,他黯淡无神的眸子,在这一刻,闪烁出一丝丝光芒。

    “我没死?”

    叶轩不太敢相信,他瞪大眼睛,将双手放在膝盖上,仔细地看了起来。

    直到……茅草屋外,传出一道叫喊声,叶轩才真正确认,他的确没死。不!不仅没死。应该说,还活得好好地。

    “轩娃子,没死的话,就赶紧过来帮我干活。”

    茅草屋外,一道苍老的声音,叫喊道。

    “师傅……”

    一听到那声音,叶轩热泪盈眶,险些哭了出来。

    他赶紧抹掉眼泪,露出一抹笑意,掀开床被,站起身来,稍稍活动一下筋骨。

    “我的伤,全都好了?”

    叶轩猛地一怔,疑惑道。

    随即,他右拳紧握,猛地一震,顿时间,一股强横霸道的气势,以他的拳头为中心,呈现出水中涟漪形状,朝四周扩散出去。

    “你这瓜娃子,是想干啥?是要把我茅草屋给拆了不成?”

    茅草屋外,又是一道训斥声,顿时传了进来。

    叶轩赶紧穿上麻布青衣,提上那双合脚的布鞋,冲出茅草屋,去找师傅。

    他刚出茅草屋,一个沾满泥土的锄头,就朝他的头上砸了过来。

    “臭小子,喊你好几声,你这么大了,都不知道出来帮我干活吗?”

    逍遥子穿着麻布衣,气势汹汹走到叶轩身前,照着叶轩的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以示惩戒。

    “师傅,您没死,我也没死,这真是太好了。”

    叶轩接下锄头,十分地高兴,激动地说道。

    “……”

    逍遥子一脸无奈地表情,但他慈祥善目的眼神,却是一直盯着叶轩。

    这孩子,的确长大了。

    “师傅,万海那些人呢?”

    叶轩很激动地注视着逍遥子,提及万海时,他脸上不由露出几抹凝重之色,疑惑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