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垃圾叶轩(一更)
    t当李问天,挥出长刀时,天地间,一股股强横霸道的刀气,瞬间肆虐四方,雪峰上凝白色的雪花,被这一道凛冽的刀气卷起,漫天的雪花飞舞着,场景十分地绚丽。

    叶轩开启第十感,只冷冷一笑,表情十分地冷漠。

    李问天,依仗三刀流,斩出锐不可挡的气势,而在叶轩体表,浮现出一层淡淡地蓝色光芒,那种蓝色光芒,就如同一道道微弱的海水,缠绕在叶轩的身体之上。

    “给我灭!”

    李问天手中长刀,“轰”的一声,气势威猛无比,瞬间斩落下来。

    叶轩冷声一笑,右手中紧握的刀,猛地一侧,刀刃朝着李问天,斩了过去。

    “嘭!”

    这一瞬间,李问天手中的刀,轰然斩落,斩在叶轩头顶上空,与叶轩劈出的长刀,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轰隆!”

    一股威猛无比的气浪,以叶轩和李问天所在位置为中心,朝着四周蔓延开来。

    这气浪,狂暴极了,如同炸弹轰炸后一样,使整个雪峰顶,产生剧烈地晃动。

    “哗啦啦!”

    那些雪花,颤抖不断,雪山之巅,像要崩塌一样。

    “这刀法,这刀气,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有人惊叹道。

    当李问天,挥出那一刀时,周围气息瞬间变得凛冽无比,像是有一柄柄细小的刀刃,在空气中游走一般,割裂着在这里每个人的皮肤。

    “兹啦!”

    有些人的皮肤上,产生划破声,当他们低头看时,只见在他们的手臂上,竟是浮现出一道道细微的割裂伤,而伤口表面,更是流出了血丝。

    “兹啦!兹啦!兹啦!”

    从李问天刀身之上,蔓延出的刀气,像一根根荆棘一样,将那些围观之人裸露在外的手臂割伤。

    密密麻麻的伤口,很是瘆人。

    “三刀流之下,叶轩必死无疑。这一战,至此,终于要结束了。”

    有人面露喜色,笑说道。

    “没错。钢槽,叶轩居然还敢强行接下李问天的三刀流,这真是自不量力。要知道,李问天修炼三刀流,已经二十多年,这刀法早就被他磨炼的强大无比。只凭叶轩刚踏进筑基巅峰的实力,根本抵挡不住。”

    有名身材硕长的中年男子,冷盯着漫天雪花掩盖之下的叶轩,沉声说道。

    这中年男子,实力也很不凡,自能看得出,在刚才那一刀对碰之中,叶轩明显是处于弱势,换句话是,李问天的三刀流,足以将叶轩彻底地碾压斩杀。

    胜负已定!

    “呵呵,李问天家主的实力,强大无比。距离金丹境,怕是更近了。”

    来自昆仑少林的空远大师,双手合十,眯着眼冷笑了几声,根本就不将叶轩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刚才那一刀之下,叶轩即使不死,也必定会受重伤。

    这一战,到了现在,是时候结束了。而这场闹剧,也是时候挂上句号了。

    实际上,对空远大师而言,这一场约战和游戏,其实并没太大区别。毕竟,只凭叶轩那个垃圾,如何能赢得了李问天家主?

    要知道,李问天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是筑基巅峰的高手,而且其实力,在筑基巅峰稳固整整二十年,算得上是真正的同境无敌。

    即使是一些刚跨入金丹境的修真者,也不敢说,一定能战胜李问天。

    这就是李问天的凭借!

    若非如此,只凭华夏四大古武家族,这么底蕴雄浑,根基固守数千年的顶级势力存在,如何会与李问天交好呢?

    “结束了。叶轩败了,我们蜀山剑门的仇恨,终于得报!”蜀山剑门三长老,森冷一笑,面色阴森无比,沉声说道

    “叶轩……”

    红菱捏紧了拳头,瞪直眼睛,很是担心。

    但此刻,叶轩和李问天,两个人都被掩盖在风雪之中,根本就不看见两个人情况究竟如何,更是无法得知这一战的结果,到底是什么样的?

    可红菱很清楚,三刀流之下,叶轩几乎没赢得可能性。尤其,叶轩对李问天三刀流,居然连避都不避,硬性接了下来。这无疑,是叶轩太过自负的表现。

    叶轩错误低估了李问天的实力,才导致,现在这种局面!

    此战,叶轩必输无疑。

    “哎!”

    红菱不禁叹了口气,缓缓地闭上了眼。

    叶轩输了,接下来,等待叶轩的,无疑是死路一条。而她红菱,根本没资格出手救叶轩。毕竟,这本就是私人恩怨,如果红菱贸然出手,定然是将武当太极门,牵扯进这一场私人恩怨之中。

    这对红菱,完全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对武当太极门,更是没任何好处。

    “快看,风雪散去了。”

    突地,有人惊叫道。

    在那狂暴肆虐的风雪之中,有一道瘦削的身影,在摇摇晃晃的站立着。

    而在那瘦削身影的脚下,正匍匐着另一道身影。

    但由于风雪过大的原因,大家都无法看清,那瘦削的身影究竟是谁,而此刻,又是谁跪在了地上。

    “弱如蝼蚁般的叶轩,输了以后,居然连站起身来的勇气都没有,像一条狗一样,乖乖地跪在李问天脚下。这逆贼叶轩,实在是太卑微了。”

    有些人,轻蔑地冷笑了几声,嘲讽道。

    对在场围观之人而言,叶轩根本没可能战胜李问天。

    因此,更多的人,都在讥讽叶轩。

    那跪在地上之下,无疑,肯定是叶轩。

    毕竟,李问天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叶轩这种垃圾之辈,输给李问天,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哈哈,看他那卑微的模样,我真想上去抽他两巴掌。居然还敢狂妄叫嚣,就凭他这种垃圾鼠辈,也配和李问天约战?当真是自不量力!”

    叶轩惨败,大家都在嘲讽着叶轩,将叶轩视作蝼蚁,视作蝼蚁。

    不得不说,现实之中,很多人,就是这样。

    当你身负荣光之时,无数人,视你为偶像。而一旦,当你惨败东山之时,无数人,将毫不留情的将你踩在脚下。甚至,都不将你当人看。

    “哼!叶轩蝼蚁之辈,跪在李问天脚下,理所应当。”

    有人冷着脸,冷哼道。

    “是吗?我跪在别人脚下,叫理所应当。那李问天,跪在我脚下,又算什么呢?”

    突地,一道很刺耳的声音,从还未散尽的风雪之中,响了起来。

    这句话,如同平地惊雷一般,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