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 跪下说话(三更)
    t一条狗的义弟!

    一条狗中的‘狗’字,指的肯定就是林泰。

    在林家,当着林家客人的面,说林泰是条狗。

    妈卖批!

    现在的人说话,都敢这么猖狂?

    骂人,都到别人家里来骂。

    整个待客厅,被叶轩这句话,惊吓住那么零点几秒。

    而那青年,更是一脸愤恨之色,怒瞠着叶轩,厉声道:“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跪下说话。”

    叶轩淡淡地说道。

    “什么?!”

    那青年猛地一怔,眼神像刀子一样,恶狠狠地盯着叶轩。

    “我说,跪下说话。你,不过一个狗腿子而已,根本就不配站着和我说话。”

    叶轩眼底抹过几丝不屑之色,轻蔑地冷笑道。

    整个过程中,根本不曾正眼看过那青年。

    “这家伙,未免也太狂妄了。装逼,居然都装到林家来了。难道,他没上过学,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吗?”

    “你看那家伙的样子,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仿佛唯他独尊一样。这种人,如果敢在大街上这么装逼,只怕早被路人踩死了。”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言语间,充满着一股装逼气息。简直目空一切。难道,他真连林泰都不放在眼里吗?”

    “呵,无论是谁,在江北市,居然敢不给林家面子。那就是在自寻死路!”

    待客厅中,传出一阵激烈地讨论声。

    毋庸置疑,没有一个人看好叶轩。

    毕竟,叶轩居然敢扬言称林泰是一条狗,而且还是在林家说的这话。

    这简直就是在打林家的脸!

    将林家的脸面,置于不顾。

    “行了,恕我直言,诸位都是垃圾。就别在私下里,随便议论了。我就站在这,如果谁想指责我,就站到我面前来。”

    叶轩轻笑了几声,满脸不屑的表情,他站起身来,眼神冷漠的扫视着那些人,耻笑道。

    叶轩最瞧不起的,就是那种只知道在别人背后,议论长短的家伙。

    正如在这待客厅之中的人一样。

    真让人恶心!

    “狂妄!简直狂妄!”

    这时,一位老者,突然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很明显,这位老者资历较老,辈分很高。

    当老者站出来时,竟引起不小的轰动。

    “快看,那不是江东市的李老吗?身价数十亿,背景很不简单。在江东市,也是一个黑白通吃的主。”

    “哼!有李老出手,那小子,肯定有苦头吃了。”

    周围那些人,都不禁冷笑了起来。

    见李老亲自出手,众人很清楚,接下来等待叶轩的,无疑是一顿羞辱。

    不过,像叶轩这种狂妄之辈,的确就该被羞辱。

    一想到待会,叶轩将被李老踩在脚下的场景,众人脸上情不自禁就会露出一抹笑意。

    爽!

    “李老,莫要动怒。为这种蝼蚁一样,见识短浅的毛头小子,气坏身体,还不值当呢!”

    这时,另有一位中年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一些人,对这中年男子很陌生,面露疑惑之色。

    “这家伙,是谁呀?看起来很陌生。他居然,也认识李老。而且,看样子关系还不错。”

    “哼,你连赵总都不认识吗?赵总三十多岁,就已经坐拥数亿家产,在江北市,虽只是二流之列,但距离一流家族,也不远了。”

    “而且,你知道赵总的后台是谁吗?”

    “是谁?”

    “这都不知道。赵总的后台,可是宋家!江北市首富,宋家。”

    众人激烈地讨论声,传入了赵总耳中,这让赵总感到很骄傲。

    “哼!”

    赵总原名叫赵天,他冷哼了一声,冷冷地逼视着叶轩,朝叶轩那边,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

    虽然他赵天,只三十一岁,但却已经是一家上市集团的老总,坐拥三十多亿的资产。

    即使他依托在宋家脚下,但那又怎样?

    臣服于强者,这一直是不变的法则,没什么值得诟病的。

    赵天一直很希望,能傍上宋家身后的大人物。

    那位大人物,神出鬼没。

    赵天并没见识过,只是听说叫“轩爷”。

    没办法傍上“轩爷”那种顶尖的大人物,赵天心中很遗憾。

    但眼下,若他能为林家出头,也算是卖给林家一次人情。

    将来和林家搭上一根线,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一刻,赵天站在叶轩身前,他臃肿的身材,和叶轩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赵天很不屑的蔑视着叶轩,那种轻蔑地眼神,完全不将叶轩放在眼中,冷漠的说道:“现在立刻跪下,给在场所有人道个歉,滚!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站在叶轩身后的李建华,一听这话,顿时就怒了。

    如果不是叶轩示意他不要动手,他肯定冲上去,将那赵天揍成一条狗。

    分分钟教他做人!

    “这江北市,没有人值得我一跪!”

    叶轩示意李建华后退,没必要对这种卑微的小人物出手,容易脏了手,呵斥道。

    “哈哈……狂妄!你在林家大放厥词,就凭这一点,足以让你躺着出去。”

    赵天眼神恶毒无比,狠声说道。

    “在这江北市,没有人能让我横着出去。”

    叶轩呵呵一笑,神色很从容,淡淡地说道。

    “草。真狂妄,像你这种人,究竟是怎么混进的林家?”

    林泰的义弟看不下了,浓郁的装逼气息,简直比喷了香奈儿香水还要浓郁,他怒瞠着叶轩厉声说道。

    “我刚说了,你不配站着和我说话。现在,我命令你跪下!”

    叶轩冷冷地扫了那像狗一样的青年,淡漠的说道。

    “你命令我……哈哈!我要是给你跪下,除非,我就是你儿子。”

    林泰的义弟,耻笑了几声。

    其他人,也是面露不屑地笑意。

    居然说命令别人跪下。

    这种话,也能说得出口?

    这家伙,该不会哪家精神病院没关门,跑出来的吧?

    言语间,充斥着一股无法形容的装逼气息,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我不要废物做儿子。”

    叶轩淡漠的说道。

    陡然间,一股森冷的气息,从叶轩体内释放了出来。

    “轰!”

    一股强横霸道的血意和杀气,瞬间笼罩住林泰的义弟。

    林泰的义弟,顿时瞪直了眼睛,神色惊变,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无比。

    他的双腿,在剧烈地打颤着,豆粒大的冷汗,从他额头上滴落下来。

    他表情惊愕,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

    那种来自死亡的恐慌,让他的精神彻底地崩溃了。

    众目睽睽之下。

    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叶轩脚下,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