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怀疑(两更)
    t李问天来京城,暂时没通知任何人。

    因为,李问天很害怕打草惊蛇,担心叶轩在知道他来以后,会逃跑。

    他决定,杀叶轩一个措手不及。

    争取这一次,彻底地灭掉叶轩。

    因此,一直和李家交好的太和世家,并没派人去接李问天。

    此刻,漆黑色的夜,在太和世家中,正在召开聚会。

    在太和世家的家族之中,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出席这次的聚会。

    作为太和世家家主,太和镇华坐在主位之上,神情十分地凝重,一双眼睛冷到了极点,神色阴翳,一言不发,只是很冷漠的坐在那。

    而在太和镇华身后,站着一个披散头发的黑衣男子。

    如果细看,就能看得出,这个男子就是叶黑衣。之前,在灵鹤山别墅时,被叶轩打的鼻青脸肿,很是狼狈不堪。

    太和恒一,身为太和世家继承人,地位十分地尊贵,坐在太和镇华左手边。

    其他的成员,因地位高低不同,分开坐在大厅中。

    “黑衣,你简单的给大家说一下,你昨晚在灵鹤山别墅遇到的情况。”

    太和镇华脸色冷到了极点,面无表情,沉声说道。

    “是,家主。”

    叶黑衣果断向前,他脸庞被叶轩打肿,但并无大碍,他走到大厅中间,漠然的扫视着其他成员,冷声说道:“叶轩那逆贼,并没受伤。他的手段,一如既往的很强横。”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而最为震惊之人,当然还是太和镇华。

    毕竟,当时,叶轩被苏天逸打伤,太和镇华就在旁边。

    他亲眼目睹,苏天逸使出太极八卦掌,一连数掌,皆是重重地打在叶轩腹部。

    以着苏天逸金丹中期的实力,那几掌,即使再为普通,也肯定能将叶轩打成重伤。

    叶轩,根本就不可能没受伤。

    “黑衣,你说的,可是事实?”

    太和镇华冷着脸,注视着叶黑衣,质问道。

    “回家主,黑衣所言,句句属实。家主若不信,可以看一看黑衣脸上的伤口,全是被叶轩那逆贼打伤的。”

    叶黑衣不敢含糊,实事求是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

    太和镇华惊奇道,满脸不解之色。

    而这时,坐在太和镇华右手边的中年男子,却是沉吟片刻,突地说道:“大哥,那个打伤黑衣的人,会不会不是叶轩?”

    “此话怎讲?”

    太和镇华看向那中年男子,疑惑道。

    “大哥,黑衣的实力,您比我清楚。我敢说,在这太和世家之中,黑衣的实力,虽不至前五之列,但他绝对能排进前十。就凭叶轩那混账家伙,根本不可能是黑衣的对手。”

    那中年男子眯着眼睛,神情凝重无比,沉声说道。

    “的确如此。”

    太和镇华同意的点了点头,又说道:“黑衣的实力,在我之上。而那叶轩,凭着,才勉强能震伤我。就凭那家伙,根本不敌黑衣才对。难道,在那别墅里,真的是另有他人?”

    “家主,黑衣敢确定,那个一掌震伤黑衣的人,的确就是您说的叶轩。”

    叶黑衣感到很憋屈,辩解道。

    在昨夜,他清楚看到,那个震伤他的人,是一个衣服上染满了血,并且有一头白头发,就连蓝老,都称之为师弟的年轻人。

    难道那个年轻人,还能不是叶轩吗?

    不可能!

    “黑衣,你不是有吗?凭着,难道你还不敌叶轩吗?”

    一直沉默不语的太和恒一,很奇怪的询问道。

    “少家主,您有所不知。”

    叶黑衣轻叹了一口气,看向太和恒一,解释道:“昨天晚上,黑衣先是和轩辕世家的供奉蓝老交手。只那蓝老一人,就将黑衣逼到极限。无奈之下,黑衣只好服用,强行击退蓝老。可就在黑衣斩杀蓝老之时,叶轩凭空出现,只一掌,便是将黑衣震伤。”

    “只一掌……”

    众人闻言,更是愣住了神,很茫然的看着叶黑衣。

    他们开始怀疑,叶黑衣所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毕竟,一枚价值巨大,借助,能在短时间内,提升一个小境界。

    譬如说,叶黑衣原先是筑基后期,服用后,就能一跃成为筑基后期巅峰,在实力上俨然超越了蓝老。

    这也是,叶黑衣能击退蓝老的主要原因。

    但叶轩是筑基后期,这在之前,太和镇华就已经说过了。

    只凭叶轩这样一个筑基后期的修真者,一掌击退吃过,变成筑基后期巅峰的叶黑衣,这可能吗?

    要知道,筑基后期,和筑基后期巅峰之间,有一个小境界的差距。

    “叶黑衣,那枚,该不是被你独吞了吧?”

    突地,一名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猛地站起身来,怒瞠着叶黑衣,狠声质问道。

    “独吞?呵呵,那,是家主赐予我的宝物。无论我用不用,都没有独吞一说。更何况,为了杀叶轩,我不仅使用了,还付出了很惨痛的代价。”

    叶黑衣心中窝火,撇过头,冷盯着那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厉声反驳道。

    “哼,惨痛代价?难道,被打几下,就是惨痛代价了吗?”

    那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在太和世家中,也是一名高层,其身份是太和恒一的表舅,他轻蔑地冷笑着,怒瞠着叶黑衣,阴森的笑道:“叶黑衣,你独吞,这一点,你否认不掉的。”

    “我没有独吞。”

    叶黑衣厉声反驳道:“那被我吃了。”

    “如果被你吃了,那你为什么没杀死叶轩?即使真如你所说,叶轩没受伤,可你在服用以后,实力应该跨入筑基后期巅峰,就凭叶轩这样一个筑基后期,他凭什么能一掌把你打伤?”

    那尖嘴猴腮的男子,神色阴翳,质问道。

    “……”

    叶黑衣顿时无话反驳,一时哽咽。

    而太和镇华,神色更冷几分,看向叶黑衣的眼神之中,更是多了几分不喜之色。

    “黑衣,把那枚拿出来,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太和镇华沉思片刻,淡淡地说道,并不怪罪叶黑衣。

    “家主,连您也不信黑衣?”

    叶黑衣觉得很无奈,质问道。

    他这一生,为太和世家出生入死,最终,却还是不被太和镇华相信,真是很讽刺。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