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章 求救(五更)
    t“爸,这个家伙,可能真的没死。”

    李北南紧张极了,神情十分地凝重,慌乱的说道。

    “不对。有点不一样。”

    李问天突地一愣,紧盯着那几张照片,冷声说道:“这个人的气势,比叶轩强大数倍。甚至于说,他的力量比之前拍摄视频时,还要强大几倍。正常人的力量,怎么可能提升的这么快?”

    “爸,您到现在,还在意他的力量?能不能,先把这家伙,给解决掉?”

    李北南冷着脸,沉声说道。

    “北南,你越来越浮躁了。”

    李问天紧蹙着眉头,脸色难看无比,又说道:“这家伙,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否则,他的力量,不可能提升这么快。就以他现在的力量的提升速度,不出一年,肯定能超越我。”

    “超越您……这怎么可能?”

    李北南瞪大了眼睛,一脸错愕的表情,简直不敢相信,质问道。

    “没错。他的实力,在华夏境内,如果不算国家秘密供养的那几位老不死之外,应该能排进前十之列!”

    李问天脸色沉重,面无表情,沉声说道。

    “前十之列,那岂不是,要追上苏叔叔他们了?”

    李北南震撼极了,吃惊道。

    “不。他距离苏天逸他们,应该还有一定的差距。但距离我,不远了。”

    李问天面色阴翳,赶紧返回房间,将衣服穿起来,又说道:“北南,你立刻启程,坐飞机去华夏国,确认一下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叶轩。如果是,就找你苏叔叔等人,除掉他。如果不是,那就和他交个朋友。”

    “好。”

    李北南神色一凛,神情严肃无比,认真说道。

    ……

    叶轩离开宴会后,脸色十分地难看,他坐电梯,登上京城大酒店顶层。

    京城大酒店,共一百多层,高约四百米。

    叶轩站在接近四百米的高空上,四周的风,在疯狂地呼啸着,打乱了他满头银发。这一刻,他的背影,显得那么孤单,而他的神情,显得那么落寞。

    “咔嚓”一声,叶轩拿打火机,点了一根烟。

    黄果树香烟,在狂风中,不断地燃烧着。

    “操!”

    叶轩用右手的两根手指,夹住那根香烟,冷冷地抽了一口,破口大骂了一声。

    烟在狂风之中,燃烧的很快。

    不多时,那一根烟,就烧到了叶轩手指上,但叶轩,却是浑然不觉,像不知道疼痛一样。

    他走到酒店天台边沿,四百米的高空,他低下头,向下俯视着。

    这座城市,被烈阳烧灼着。车来车往,不断忙碌的行人,就像蚂蚁一样,不知疲惫,在来回走动的。

    “离开长白山至今,已经快两年了,但师傅让我找的人,我却还是没找到。我真的是愧对师傅!”

    叶轩很无奈地蹲下了身子,“咔嚓”一声,又点了一根烟,冷冷地抽了起来。

    他的思绪很乱,就像被狂风来回吹动的烟雾一样,向四周漫无目的发散着。

    一根烟,接着一根烟,很快,一盒烟,被他抽的一干二净。

    “对了,我现在可以给师傅打电话。如果师傅愿意出手,就凭李问天,根本难挡师傅一怒之威。”

    叶轩将手中那根还在燃烧的烟掐灭,随即,他站起身来,满头银发随风而动,身影显得十分地飘逸。

    他从兜里,拿出手机,口中默念着,那个被他铭记多年,但却不曾打过一次的手机号码。

    对叶轩而言,这个电话号码,就是一张护身符。

    叶轩从小接受艰苦训练,十三岁不到,他就独当一面,成为一位铁血铮铮的男子汉。

    靠着强横霸道的手段,叶轩在一次次任务中,取得十分优异的成绩。

    后来,他多次到金三角、百慕大、罗布泊,这种十分危险的地带,去解救那些被困的国际刑警,过程中,更是击毙数名毒贩,为国家立下赫赫战功。

    在这一次次危险任务中,有很多次,叶轩都险些被杀死。

    他,曾被一枚金色子弹,沿着太阳穴,擦了过去。若那枚子弹,方向再偏一点,叶轩必死无疑。

    他,曾被一把锯齿从后脊背划到腰部,划出一道三十厘米的伤口,鲜血淋漓。如果那把锯齿,再锋利一些,叶轩身体,肯定就被斩成两截。

    但,那一次次危险,甚至是生命威胁,叶轩都是选择独自面对。

    在他的字典里,从没有“求救”二字!

    所以,对他而言,即使是死,他也不会向他师傅、逍遥子求救。

    他,堂堂铁血男儿,生亦何欢,死亦何惧?人生在世,说到底,不过一条贱命。死后,不过让大地上多出一堆泥土。活着,不过让人世间,多出一个人呼吸空气。

    因此,叶轩从不畏惧死亡!

    但他不能容忍,他身边的人,因他而死。

    为保护住唐小柔等人的安危,叶轩这一次,不敢不给他师傅打电话求救。尽管,他师傅,早已多年不问世事。但叶轩没得选择。

    “呼!”

    叶轩那只拿着手机的手,在剧烈地颤抖着,他缓慢地按下那个手机号码。

    “嘟嘟”几声。

    电话被拨打出去。

    在遥远的星辰瀚海之上,一道强烈的电子信号,传入卫星,并通过卫星转接,射向华夏国边疆的一座山林中。

    这道信号,进入山区后,就变得十分地微弱。

    一位正在烈日下耕地的老农,头上戴着一个手工编织的草帽,身上穿着一件破旧汗衫,和一条麻布做的短裤,短裤上,满是补丁,可以看出老农生活的确很艰苦。

    在老农的右手中,拿着一把刚被打磨过的锄头,左手上拿着一个水壶,正在“咕噜噜”的喝着新鲜而又冰凉的泉水。

    突然,在老农兜里装着的手机,“嘟嘟”几声,响了起来。

    老农将右手的锄头,扔在地上,拿起手机,接通电话。

    没等叶轩说话,老农就赶紧说道:“小轩,你个臭小子,在外面待了那么多天,还不知道回来吗?”

    “那么多天……师傅,我都离开两年了。”

    叶轩一脸无奈地表情,他离开长白山两年,在师傅眼里,居然是按‘天’算的。

    但他转念一想,他的师傅,很可能是一位活了两千多年的先秦修真者,对时间,并没太大的概念,他倒是有些释怀。

    “两年,很久吗?”

    老农一脸茫然,很困惑的摇了摇头,对他而言,岁月只是一个词汇而言。

    他摘下头上的草帽,露出那张瘦削的脸庞,那双凌厉的眼睛,就像刀子一样,冷锐极了,让人不敢直视。

    他的头发很长,是那种披散着的长发。在他脸上,并没太多皱纹。而他的面容,也没想象中那么苍老。从相貌看起来,这老农,也就是逍遥子,只是六十多岁的模样。

    他个子不高,只一米七多,但他不弯腰驼背,这让他看起来,并不算多矮。

    他拿着水壶,一边把水壶里的水,倒出来一些,洗洗脸上的汗水,一边给叶轩打电话。

    “小轩,你什么时候回来?”

    逍遥子疑惑道。

    “师傅,对不起,我不能回去。您让我找的人,我还没能找到。”

    叶轩压低了声音,感到很羞愧,说道。

    “没事。若有缘,早晚会找到。若无缘,何必苛求?”

    逍遥子淡淡地笑了笑,安慰叶轩道。

    “师傅,徒儿这一次打电话,实则是有事求您。”

    站在高耸入云的天台上,叶轩俯瞰着这座城市,低声说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