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中毒(六更)
    t“布鲁斯·叶……”

    苏天逸猛地一愣,眼睛里,闪烁出了很异样的光芒,震撼极了。

    而万武天和苏老,两人更是一脸震惊之色。

    至于唐小柔,却是露出了一抹淡淡地笑意。

    叶轩就是布鲁斯·叶。

    这一点,她早就知道了。

    因此,她并没太大吃惊,表现的十分地冷静。

    当然,最吃惊的人,当属陈天南。

    陈天南心脏在“噗通”乱跳,瞪直了眼睛,眼底满是惊骇之色。

    “原来,唐先生,就是传说中的布鲁斯·叶。”

    陈天南一脸惊愕的表情,震撼道。

    “我早该想到,早该想到。”

    陈天南用手,狠狠地拍了拍脑门,继续说道:“像唐先生,那种神人,即使精通医术,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既然唐先生精通医术,那就一定精通最顶尖的医术。如果唐先生,不是布鲁斯·叶,还有谁能是布鲁斯·叶。”

    这一刻,陈天南对叶轩更加的敬仰,下定决心,今生一定要追随叶轩的步伐。

    “林院长,你确定你没搞错?”

    苏天逸赶紧上前,盯着林院长,质问道。

    “苏门主。刚才我和罗森堡教授通电话,他亲口说,布鲁斯·叶,来了京城。而且,化名为唐轩。”

    林院长心中振奋无比,一想到,待会就能见到偶像,布鲁斯叶,林院长就难以抑制内心之中的喜悦。

    但同样,林院长也感觉十分地自责。

    毕竟,他先前斥责过叶轩。

    搞了半天,被他斥责的叶轩,居然是站在医学界巅峰的布鲁斯·叶,这样一位,堪称有起死回生之医术的神人。

    “那家伙,原来真没说谎。”

    苏天逸感觉很惶然,也很震惊,沉声说道:“年仅二十多岁,就成为医学领域的巅峰。此子,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苏门主,您可知,布鲁斯·叶,在医学领域,拿了多少成就吗?”

    林院长内心里,激动无比,轻声说道。

    “不知道。”

    苏天逸赶紧摇了摇头,万武天等人,也是一脸迷惑之色。

    只有陈天南,还稍微好一些。

    毕竟,他知晓很多,有关布鲁斯·叶的事迹。

    “苏门主,布鲁斯·叶,无疑是医学界的一个传奇人物。据说,他开创精湛手术刀法,并凭借着这一刀法,成功完成了世界首例换头颅手术。”

    “之后,他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数篇论文,被誉为诺贝尔医学奖的有利争夺者。后来,诺贝尔学奖组织,决定将诺贝尔医学奖,颁发给布鲁斯·叶,但布鲁斯·叶这个人,却突然在医学界消失了。”

    林院长心中激动无比,那一双眼睛,在闪烁着喜悦的光芒,振奋道:“布鲁斯·叶的消失,导致那一年的诺贝尔医学奖,无人领奖,还闹了笑话。布鲁斯·叶,发表的那些论文,被收录进医学经典书籍。而他开创的精湛手术刀法,更是被无数人学习模仿。”

    “无疑,布鲁斯·叶,是华人历史上,最传奇的存在。他被无数医生,视作神人!他在医学领域上,获得了太多的成就。据说,就连爱德华·罗森堡教授,都是他的仰慕者。”

    林院长一边说着话,一边激动地都快哭了。

    那种见到偶像时,内心里的激动慌乱,是无法用言语描述的。

    林院长年过半百,但却一直品读布鲁斯·叶的论文,并在其中受益颇多。

    他一直渴望着,他能在有生之年,见到布鲁斯·叶一面。

    但他多方打听,才知道,布鲁斯叶早就在医学界之中,销声匿迹了。

    在全世界,唯一一个知道布鲁斯叶行踪的人,就是爱德华·罗森堡教授。

    但爱德华罗森堡教授,却从不愿意将布鲁斯·叶的行踪,告诉给任何一个人。

    即使是总统亲至,询问布鲁斯·叶的行踪,爱德华·罗森堡教授,也不会将布鲁斯·叶的行踪,泄露出去的。

    如今,林院长终于知晓,布鲁斯·叶,究竟在什么地方。

    他知道,布鲁斯·叶,就在他的身前不远处,他内心里的那种震惊与彷徨,是无与伦比的。

    在重病监护室之中。

    埃尔文和狄克思等人,这些号称医学界泰斗级教授的大人物,在此刻全都惊呆了。

    他们愣愣地站在原地,两只眼睛瞪的滚圆,一脸茫然的神情,直勾勾的盯着叶轩的一举一动。

    我曰你妈卖批!

    原来,在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厉害的医生。

    那如同溪水流动一般灵活的刀法,被叶轩,展现的淋漓尽致。

    一把仅十几厘米长的柳叶刀,被叶轩使出了鬼魅镰刀一样的感觉。

    当刀子切入苏轻雪的玉肤莹肌时,竟不流出半点鲜血。

    这种刀法,不是精湛手术刀法,还能是什么?

    “换刀!”

    叶轩指挥道。

    他戴着医用口罩,和白色手套,手法极其专业。

    在他那一双手上,握着各式各样的手术刀,全都染了血,还有和一把锋利剪刀,用来剪开人的皮肤。

    “是。”

    埃尔文赶紧上前,将另一把手术刀,准确无误的交给叶轩。

    叶轩接过刀子,扫了埃尔文一眼,道:“将血袋准备好。我要帮这女孩放血,待会要给她大量输血。”

    “什么?”

    埃尔文猛地一怔,其他几位老者,也都一脸茫然。

    放血?

    为什么要放血?

    “哼,一群自以为是的老不死,这女孩中毒已深。毒入五脏六腑,连进心脏之中,不给她放血排毒,你们打算怎么救她?”

    叶轩轻蔑地扫了埃尔文等人一眼,厉声训斥道。

    “什么?她中毒了?”

    埃尔文等人,露出一脸惊愕的表情,疑惑道、

    “嗯。她的确中毒了。不过,以你们的医学水平,还看不出她中毒了。毕竟,下毒者用意很深,使用慢性毒药,让这女孩对毒药产生依赖,让其慢慢地死去,还死的不知不觉,使人察觉不出。”

    叶轩解释道。

    随即,他不加思索,手上已经开始动作。

    “兹啦!”

    一刀刺耳的皮肤划裂声响起

    叶轩手中的柳叶弯刀,从苏轻雪的手腕动脉处割过。

    “呲!”

    一道血流,从苏轻雪手腕处,流淌了出来。

    鲜血流的速度很快。

    “你确定你没搞错,这些血,分明是红色的,根本就没有中毒的迹象。”

    埃尔文将血袋插好,挂在吊水架上,随时准备给苏轻雪输血。

    “哼,表面想象而已,骗得过你们,但却骗不过我。”

    叶轩冷声道。

    他眯着眼,神色凝重,盯着从苏轻雪手腕处流出的鲜血。

    渐渐地,那些血液竟诡异般的从血红色,变成了墨黑色。

    这一幕景象,出现的十分地诡异,让埃尔文等人,全都大吃一惊。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埃尔文瞪直了眼睛,吃惊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