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章 最毒不过人心(一更)
    t“门主……”

    苏老坐在地上,靠在墙角处,脸色惨白,他注视着苏天逸,严肃道:“您说的对。我们应该把小姐的性命安危放在第一位。”

    “嗯。”

    苏天逸面无表情,重重地点着头。

    旋即,他面色陡然一冷,看向不远处的随从,道:“去通知院长,让他把那些从国际上邀请来的医生,全部叫过来。”

    “是,门主。”

    那随从沉声道。

    等那随从走后,苏天逸转过头,气势强横无比,冷冷地逼视着叶轩,沉声道:“如果你敢骗我的话,我不介意让这医院的太平间里,再多几具尸体。”

    “呵呵。”

    叶轩轻声一笑,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完全无视掉苏天逸的威胁。

    见叶轩这种不屑地态度,苏天逸那双眼睛,变得更加深邃。如果不是有一线生机,苏天逸一定会不加思索,将叶轩拍死。

    “年轻人,你最好祈祷,你能治好轻雪。否则,你的那位朋友,还有陈家主,都会因你而丧命。”

    苏天逸眯着眼,盯着叶轩,厉声说道。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叶轩同样盯着苏天逸,没丝毫畏惧的说道。

    对叶轩而言,治病救人,其实是举手之劳。在刚才,如果不是苏老和万武天,执意阻拦叶轩,并和叶轩发生冲突,叶轩早就进重病监护室,将苏轻雪治好了。

    “哼!”

    苏天逸冷哼一声。

    和叶轩,互相看着对方。

    气氛一度变得十分地尴尬。

    这时,刚才被叶轩揍晕的万武天,却是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他拍了拍脑袋,强行清醒过来。

    当他清醒过来后,眼睛猛地一聚焦,就清楚看到叶轩和苏天逸两人,在他身前对峙着。

    “苏叔叔,就是那家伙。他想祸害轻雪妹妹。”

    万武天脸庞在火辣辣的疼痛着,扑到苏天逸脚下,扯着苏天逸的裤腿,叫喊道。

    “武天,你没事吧?”

    苏天逸的眉头紧皱着,疑惑道。

    “苏叔叔,我没事,您赶紧收拾掉那家伙。他居然图谋不轨,想要祸害轻雪妹妹,幸亏我和苏老及时赶到。否则,轻雪妹妹一定死在他手里了。”

    万武天急切道,心中对叶轩,很是痛恨。

    “胡言乱语!”

    站在远处,陈天南心里窝火,神情十分地凝重,厉声喝道。

    “我带唐先生来,是为了给苏小姐治病。可你和苏老两人,先后阻拦,甚至还想对唐先生大打出手。你挨打只是因为你活该。”

    陈天南气势很强横,走到苏天逸等人身前,先是对苏天逸鞠了一躬,严肃道:“苏门主,若是不信,尽管可以问那个保安。问一问,唐先生为什么会出手,打万武天。”

    “嗯?”

    苏天逸眉宇紧锁,瞥了那保安一眼。只这一眼,便是让那保安,如坠冰窖一般,彻骨寒心,像被一桶凉水,从头浇到脚后跟。

    “噗通”一声。

    那保安,承受不住内心恐慌,竟跪在了地上。

    “照实说话。”

    苏天逸俯视着那保安,像看蝼蚁一般,冷声道。

    “是,门主。”

    那保安跪在地上,浑身颤栗极了,脸色苍白。

    “刚才,陈家主带唐先生,还有那位小姐一起过来。小的阻拦住他们,说只允许陈家主一人进去。但陈家主说,唐先生是他专门请来为苏小姐看病的人。”

    “小的考虑到苏小姐危在旦夕,只好大胆是我放陈家主他们进去。但苏老却是突然来了,阻拦住陈家主。过了一会,万少爷也来了,还要杀死小的。唐先生为了救小的,和万少爷大打出手。”

    那保安跪在地上,诚诚恳恳,很胆怯的说道。

    “这么说,他是为了救你,才和武天动手,并将武天打伤?”

    苏天逸神情僵硬,脸色很不好看,质问道。

    “是,门主。小的敢发誓,句句属实,绝无半点虚假之言。”

    那保安头皮发麻,很畏惧苏天逸的气势,发誓道。

    “草,你个混账东西,你他妈在说什么?明明是他要迫害轻雪,我才拦住他的。你这个混账家伙,简直胡言乱语。”

    万武天气愤无比,脸色铁青,手指关节捏的“咔咔”作响,抬手就是一拳,朝那保安打去。

    “嘭!”

    但苏天逸,却是横向拍出一掌,挡住万武天的拳头。

    “看来,我是该重新考虑一下,你和轻雪之间的婚事了。”

    苏天逸面无表情,眼神冷到了极点,厉声道。

    “苏叔叔,还请您相信我。那混账家伙,肯定是被贿赂了,才刻意诬陷我。”

    万武天跪在苏天逸脚下,恶狠狠地盯着叶轩,狠声说道:“那个人,分明就是想要迫害轻雪妹妹。他,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他能为轻雪妹妹治病?”

    听过万武天解释,苏天逸心思猛地一沉,再次看向叶轩,漠然道:“你难道不需要解释一下吗?”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问心无愧,又为什么要解释?”

    叶轩呵呵一笑,眼神坚定无比,直视着苏天逸,严肃道。

    “好一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苏天逸很欣赏看着叶轩,赞叹道。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其实,苏天逸心中很清楚,这件事,到底孰是孰非。

    毕竟,那保安身份卑微,只不过是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根本就没必要,刻意冒死去诬陷某个人。

    谁对谁错,已经很明显了。

    “你为什么要救他?”

    苏天逸注视着叶轩的表情,质问道。

    “因为他不该死。我说的很清楚,我是来救人,不是来杀人。那保安放我进去,是为了那病人好。试问,他何罪之有?”

    叶轩轻声一笑,很轻蔑地看了万武天一眼,厉声道:“相反,倒是他,似乎很不想我进去将那病人给治好。”

    “你,你在胡乱说些什么?我,我怎么可能不希望你治好轻雪妹妹。”

    万武天眼底顿时抹过几丝寒意,看向叶轩的眼神,更冷了几分,反驳道。

    “呵呵,最毒不过人心。谁能料得到,这里面的病人,是不是被你毒害的?”

    叶轩眯着眼,深邃而空洞的眼神,让人看得心中发怵,他凝视着万武天,笑说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