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棋子,是用来牺牲的(两更)
    t那烟蒂,像一块细小的石子,砸向那黑衣人的脸。

    看似软弱无力的烟蒂,在触碰到那黑衣的脸时,仿佛化作一记榔锤,“嘭”的一声,狠狠地砸在那黑衣脸上。

    “嘭!”

    那黑衣人,脸部像塌陷了一样,其鼻梁,“咔嚓”一声,断裂开来。

    一抹温热的鲜血,从黑衣人的脸上,流淌了出来。

    样子太惨了!

    “呵,一群自不量力的家伙。我和阴鬼那老不死交手的时候,你们肯定还在用着尿不湿,喝着三鹿奶粉。”

    叶轩轻蔑地冷笑着。

    陡然,“轰”的一声,他双腿爆发出一股巨力,整个人如同弹簧一般,朝着那十一名死侍冲杀过去。

    “胆敢侮辱我阴鬼师叔,找死。”

    那名手持半米长剑的黑衣人,眸子里的光芒阴冷如寒刃,目光让人不可逼视,十分地深邃,冷视着叶轩。

    “咻!”

    蓦地,那黑衣人,拔出长剑。

    只见一道剑光,如同闪电般,惊鸿而过,直斩叶轩头顶。

    黑衣人是一名剑修,其手中短剑,名为,杀人不流血,是这把邪剑的最大特点。

    邪剑斩出,一丝阴冷之气,扑面而来。

    叶轩淡漠一笑,浑然不惧,右手随便一拨,便是挡住那剑光,将其击散。

    “聒噪!”

    叶轩爆喝一声,速度极快,伸出手凭空一抓,便是扣住那黑衣人的头。

    “这……”

    那黑衣人顿时一惊,都没能反应过来。

    但叶轩,根本不给那黑衣人,反应的机会。

    “死。”

    叶轩冷声喝道。

    随即,他右手抓住那黑衣人的头,朝着地板上,“嘭”的一声,狠狠地磕砸下去。

    “嘣”的一声闷响,让那黑衣人直接懵了,失去了只觉。

    “两个了。还有谁?”

    叶轩手面染血,神情冷漠的逼视着,对面十名死侍,质问道。

    “你!”

    一名死侍面色凝重,厉喝道:“我阴鬼门,绝对不会放过你。”

    “放心。如果阴鬼那个老不死知道,你们的对手是我,肯定直接让你们给我跪下,磕头叫爷爷。”

    叶轩轻蔑地冷笑着。

    华夏阴鬼门,并非名门,而是那些下三流门派,经常会做一些卑劣之事。

    而叶轩,曾在执行任务中,抓捕过阴鬼。

    这让阴鬼那家伙,对叶轩很畏惧。

    “这家伙,简直是恶魔。咱们十人,群而攻之,杀了他。”

    一名死侍狰狞着脸,爆喝道。

    随即,十名死侍,纷纷施展最强雷霆手段,杀向叶轩。

    但这时,叶轩却是淡漠一笑,如魔神莅临尘世般,漠然的扫视着那些死侍,爆喝道:“全部跪下!”

    一瞬间,一股强横气势,从叶轩体内,如火杀爆发般,喷薄而出。

    “轰!”

    经历死亡磨砺出的血意和杀气,瞬间笼罩在整个房间。

    那些死侍,从阴鬼门出来,做了不少恶,手上染满了鲜血。

    在他们看来,这俗世,以他们十二人联手,便是无敌。

    却从没想过,今日,竟会败在一个年轻人手里,而且还败的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当那股强横的血意和杀气,降临在他们身上时,他们神色骇变,像被一座巨山给压住了一样,双腿的膝盖处,只觉一阵刺骨,猛地一软,竟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

    那些死侍,一脸震撼之色。

    但这一刻,他们的确跪在了地上。

    而叶轩,却是高高地站着,像死神一般,神情冷漠的俯视着他们,随时随地,都可轻易镇杀他们。

    “你们的弱小,如同蝼蚁。败在我手里,是你们的荣幸。”

    叶轩轻蔑地冷笑着,完全无视掉那些死侍,脚步虚踏,从那些死侍面前,走了过去。

    “你们,滚。念在阴鬼的面子上,我,饶你们不死。”

    叶轩厉声说道。

    陡然,他收回体内血意和杀气。

    一瞬间,那些死侍如释重负,倒吸了口凉气,双手无力的撑在地上,脸色惨白,注视着叶轩的背影。

    这种强横的人物,根本不是他们能应对的。

    原来,这之前,他们都是坐井观天,如同井底之蛙一般,根本不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敢问前辈名号?”

    十名死侍跪在地上,面色凝重无比,沉声询问道。

    “轩!这个字,带给阴鬼。他就会告诉你们,我到底是谁。”

    叶轩淡漠一笑,缓缓地转过身子,冷锐的眼神,漠视着那十名死侍,只这一眼,便是让后者颤栗不已,又说道:“记住,在这世界上,总有一些存在,是你们仰望的。别试着挑战那些不可能,否则,一定是自取灭亡。”

    “谢谢前辈。”

    那些死侍,猛地一怔,向叶轩磕了个头。

    “还不滚?”

    叶轩厉喝道。

    那些死侍,仿佛化作一阵烟雾般,瞬间,消失在包间之中,不见了踪影。

    “呵,这阴鬼门的人,打架不怎么样,逃跑倒是一把好手。”

    叶轩嘲讽似的笑了笑。

    随即,朝财神爷走去。

    而这时,财神爷面色惊变,明显是受了不小的惊吓。

    财神爷原先是一名老师,长相很清秀,如今,成为贺老大的白扇子,帮贺老大出谋献策,弄死过不少家伙,也看不出丝毫戾气。

    他端了一杯红酒,站在窗台,冷漠的看向外面。但很明显,他端着酒杯的右手,在剧烈地颤抖着,而其脸色,更是苍白一片,原先还有些血色的嘴唇,这时也变得发白,干裂开来。

    “这京城,怕是要乱了。”

    财神爷抿了一口红酒,呵呵一笑,淡漠的说道。

    “不会乱。因为,这京城老大,只有一个,也只能有一个。贺老大,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大,手底下,却还有很多人不服他,这的确是他的失败。”

    叶轩站到财神爷旁边,看着身旁的财神爷,笑说道。

    “嗯。”

    财神爷是贺老大身边的白扇子,其智谋,绝对是十分地出色。

    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智谋这种东西,根本没任何价值。

    “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

    这时,叶轩缓步上前,伸手将窗台上的玻璃窗打开,又向外看了一眼,一百多层楼,这楼高竟有三百多米。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财神爷将杯中红酒,一饮而下,眯着眼扫了叶轩一眼,道:“年轻人,如果你想成大事,那么,身边的人,都是棋子。而棋子,一直都是用来牺牲的,而不是用来保护的。”

    说完话,财神爷便是从窗台上,一跃而下。

    “棋子……呵呵,我叶轩,需要棋子吗?我身边的人,要么兄弟,要么敌人。兄弟生,敌人死。”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