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一道剑茫(三千字)
    t在楼层之间。

    叶轩冲出的一瞬间,就被十几名中年男子,死死地围住。

    其中,更有一名中年男子,身材消瘦,抽出长剑,剑锋直指叶轩,冷锐的锋芒,让人心生畏惧之意。

    还有一名中年男子,身材臃肿,阴森的冷笑着,拿出流星锤。

    这流星锤,仅拳头般大小,但却给人以一种威慑感,让人不寒而栗。

    其他男子,也都拿着武器。

    短匕首,其刀刃,可切金断石。绣花针,锋芒冷锐,不可逼视。

    各式各样的武器,让叶轩有种眼界大开的感觉。

    “诸位,真是有闲情雅致,居然连家用绣花针,都拿出来打架。”

    叶轩轻蔑地冷笑着,眼底满是不屑之色,藐视着那些中年男子,调侃的说道。

    “找死。”

    那名拿着绣花针的萎男,很娘气的冷哼一笑,抚摸了一下鬓角发丝。

    “咻!”

    陡然,一道锋芒,从其指尖,爆射出去。

    那一道锋芒,如寒枪直刺,射向叶轩脑门。

    但叶轩,面对这细小绣花针攻击,只是露出一抹淡定的微笑。

    随即,叶轩伸出一根食指,将食指指甲盖,对着那根绣花针,弹了出去。

    “嘣!”

    一声脆响,十分地沉重。

    像铁器砸在墙面,像子弹打在钢铁上一般。

    那根绣花针,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狠狠地打在叶轩指甲盖上。

    而叶轩,以着看似微弱,实则巨大的力道,弹在绣花针上。

    那绣花针,受到剧烈地反作用力,竟朝着那萎男,爆射过去。

    “叮!”

    那萎男两眼瞪直,一脸惊愕的表情,满脸惊骇之色。

    他甚至没能察觉,究竟发生了什么,身体就径直地倒下去。

    而其后脑勺,更是“嘭”的一声,重重地砸在地上,没了气息。

    若是细看这萎男,便是能清楚看到,在那萎男的脑门印堂之处,有着一个小小的红点印记。

    那是绣花针,以接近子弹射击的速度,穿透其脑门印堂,留下的一道痕迹。

    而那根绣花针,在叶轩巨力催动下,直接穿透那萎男的脑袋,射穿其头颅,让其倒地暴毙身亡,根本没活的可能性。

    这手段,的确很凶残!

    但这就是叶轩对待敌人的手段。

    一旦敌人心生杀意,叶轩就绝不会手下留情。

    叶轩不是圣母婊。

    该灭之人。

    叶轩一个都不会放过。

    也许,有人会说,叶轩这样做,和凶残恶魔有什么区别。

    但敢问一句。

    倘若叶轩实力不济……

    那这时,被绣花针击杀的人,又会是谁?

    倒地毙命而亡的人,又会是谁?

    追根究底,无非是那人实力太弱,不敌叶轩。

    在这胜为王,败为寇的时代里,只有强者才会话语权,也只有强者,才有资格决定他人的生或死。

    正如那萎男,实力不济,想杀叶轩,却被叶轩反杀,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叶轩瞬间击毙那萎男,让周围那些修真者,神色骇变,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时,他们看向叶轩的眼神里,不由多了几分凝重之色,但更多的,还是愤怒。

    “你,找死。”

    那名拿着流星锤的中年,男子面目狰狞着,神情恐怖极了,暴喝道。

    陡然,那中年男子,便是将手中流星锤,狠狠地砸向了叶轩。

    “嘭!”

    那流星锤爆砸在地,将地面震裂碎开。

    一道如同蜘蛛网般的裂纹,以那流星锤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

    足以看出,那流星锤威力,确实不凡。

    “真没想到,老猪那家伙的流星锤,居然练到这种的地步。看来,就凭老猪一个人,估计就可以将混账东西给砸死。”

    “的确。老猪掷出的流星锤,力达千钧,足以摧金断石。若是砸在那狗东西的身上,肯定能将那狗东西给砸死在地上。”

    周围的几名修真者,顿时振奋了起来,激烈地讨论道。

    实际上,这些修真者,实力都很不凡。

    比起叶轩之前,在京城大酒店遇到的飞哥、壁虎等人,甚至还要强上几分。

    毕竟,这些修真者,是财神爷供奉的。

    而财神爷平日里,会接触很多厉害人物。

    很多在明面上,不能杀的人,财神爷都会让这些修真者去杀。

    因此,这些修真者,才是真正的刀尖上弑血,稍有不慎,都会丧命其中。

    这种在实战中,磨砺出的修真者,经常能越境杀敌。他们实力,远超一般修真者。

    这个道理,其实就像温室里的花朵,容易夭折,而经历风吹雨打的花朵,困境之中,都能生存。

    那些刀剑上弑血的修真者,知道生命的可贵,他们对生命的渴望十分地强烈。

    为存活,他们经常不择手段。

    老猪一记流星锤,险些砸在叶轩身体上。

    这让老猪变得十分地振奋,一双眼睛里冒出可怕的眸光。

    老猪冷盯着叶轩,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将叶轩踩在脚下,折磨致死。

    “小子,遇上我老猪,算是你倒霉。待在原地,乖乖让我老猪,拿流星锤在你脑门上轻轻地砸那么一下,不痛不痒,你就会死去。如果你敢挣扎,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老猪身材臃肿,冷凝着脸,冷眸怒瞠,冷冷地扫视着叶轩,厉喝道。

    但叶轩,却是一脸玩味的表情,根本不将老猪放在眼里。

    在他看来,老猪说的话,就像吃了猪食一样,很酸臭,让人感觉很恶心。

    见叶轩那般不屑地眼神,老猪心里窝火,手里掂着流星锤,锁链“咔嚓”作响不断,缠绕老猪的脖子上。

    “砸死你。”

    老猪冷着脸,猛地爆喝一声。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

    老猪将那流星锤,狠狠地砸向叶轩的面门,而锁链,则被老猪紧紧地扯住。

    “拿个溜溜球当武器,也敢出来装逼?”

    叶轩神色一凛,眼眸里抹过几丝狠意,他突地向前,右手攥成拳头,一记勾拳狠狠砸向那流星锤。

    “嘭!”

    那钢制流星锤,和叶轩的右拳,剧烈地碰撞在一起。

    余威波散,四周碎石,都被掀起。

    “草,那家伙,真是疯了。老猪的流星锤,连钢铁都能砸扁,连石头都能砸碎。那脑残,居然会用拳头,硬接老猪的流星锤,真是不知死活。”

    “呵,那家伙的拳头,肯定血肉模糊,只怕连骨头都被砸碎了。”

    那些围观的修真者,全都面露讥讽的嘲笑,眼神冰冷至极,看向眼前的场景。

    这一看,便是让那些修真者,彻底地惊呆了,让他们,有一种精神上的错愕。

    那流星锤,竟被拳头,轰碎成两半。

    而那拳头,却只是被擦破了皮。

    “滚!”

    没等那些修真者,从惊愕中反应过来。

    叶轩健步上前,直接一脚踢在老猪腹部,将老猪踢飞数米之远,“轰”的一声,重重地冲撞在墙壁上。

    “噗嗤!”

    老猪暴摔在地,仰着脸,喷出数口鲜血。

    而其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一片,胸腔中更是血液翻滚。

    样子惨极了!

    “老猪!”

    其他修真者,全都大惊,朝叶轩杀去。

    而叶轩,面对那些修真者,却是淡漠一笑,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

    难道一群垃圾,堆在一起,就不是垃圾了吗?

    呵!

    垃圾堆的再多,也还是垃圾。

    叶轩根本就不会将垃圾放在眼里。

    “全都给我滚!”

    叶轩满脸怒意,爆喝道。

    他根本不避让那些修真者冲撞的锋芒。

    他森冷的发笑着,脸上抹过狠意,将身体当作成坦克,正面朝着那些修真者,狠狠地冲撞了过去。

    “嘭、嘭、嘭……”

    叶轩如同真的坦克一般,身体坚硬无比,撞击在那些修真者身体上。

    那些修真者,神色骇变,受到剧烈冲撞,感觉就像撞击在墙壁上一样,浑身骨头都快散架了。

    一时间,竟全都倒飞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

    “一群垃圾,谁敢动,老子就废了谁!”

    叶轩居高临下,眼神冰冷,冷冷地俯视着脚下那些修真者,厉声喝道。

    “你!”

    一名修真者,嘴角泛出血丝,内心里,惊慌极了,怒瞠着叶轩。

    “呵,我说了,谁敢动,我就废了谁。嘴动,也算动。”

    叶轩眼睛里的光芒,猛地一冷。

    随即,他抬起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甩在那名修真者的脸上,将其抽飞了出去。

    那名修真者,被叶轩一掌抽翻在地,满嘴血沫,几颗牙齿更是“嘣”的碎裂开来。

    其他的修真者,见状,皆是心中惶然,像看魔神一样看着叶轩,眼神里满是恐惧之色。

    这家伙,实在是太恐怖了。

    “一群自以为是的家伙。如果我想杀你们,一念之间,便可全部击杀。”

    叶轩神情冷漠至极,眼底满是不屑之色,根本不将那些修真者放在眼里,厉喝道。

    但这时。

    十二道幽暗的气息,却是悄无声息的来到这个楼层。

    “嗯?”

    叶轩皱了皱眉头,只觉身体猛地一颤,感觉后背有一阵阴凉。

    他猛地回过身体,却只见,有一道银色锋芒,实为剑光,早已近在眼前。

    ————

    ps:午餐没太多想解释的,也没太多的话想说。大家随便喷,随便骂,午餐也懒得还嘴。午餐最近头晕的厉害,就去了趟医院。大家就说午餐不守信,呵呵了。真的是呵呵了。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