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毛都没长齐(四更)
    t老鹰沉默着,没回答叶轩的问题。

    的确,他承认,叶轩的表现,让他感觉十分地意外。

    徒身躲子弹,不费吹灰之力。

    一瞬间,击倒数名小弟,轻而易举。

    但如果只是这种程度,那还远远地不够看。

    毕竟,京城地下势力的老大、贺老大,手里有着能以身体,抵挡子弹射击的人。

    那种人才是真的强大。

    叶轩实力很强,但在老鹰看来,和那些人比起来,仍是要逊色很多。

    “老虎,你想好了,以后要跟这家伙混?”

    老鹰沉默很久,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老虎,询问道。

    “嗯。”

    没任何犹豫,老虎点头说道:“老鹰,说真的,贺老大绝对不是一个能做大事的人,跟着贺老大,对你没一点好处。”

    “我知道。”

    老鹰闷声道,但心里,却很不看好叶轩。

    “行了,老虎,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就先走了。”

    说完话,老鹰若有所思的看了老虎一眼,随即,朝门外走去。

    但!

    还没等老鹰走出酒吧的门,一群穿着黑色t恤的光头大汉,朝着酒吧里,围了过来。

    老鹰见状,脸色骇变,神情十分地凝重,有些紧张害怕,低声下气的说道:“森哥,您怎么来了?”

    那为首的光头大汉,身材魁梧,胸肌硕大,脸上有一道刀疤,锃亮的头,给人以一种威慑感,令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老鹰,财神爷有请。”

    被唤作森哥的光头大汉,冷着脸,挺着雄壮的身子,站在老鹰身前,居高临下,冷冷地逼视着老鹰,厉声呵斥道。

    “财神爷?”

    老鹰心中一凛,脸色很不好看。

    “呵,老鹰,哥哥劝你,最好乖乖地跟着哥哥,去见财神爷,免得多受皮肉之苦。”

    森哥冷凝着脸,面目狰狞无比,瞪大眼睛怒瞠着老鹰,呵斥道。

    森哥刚一说完话,那群跟在森哥身后的光头大汉,“哗啦啦”一阵脚步声,将老鹰带来的人,全部围住了。

    “森哥,敢问一句,财神爷找我,到底是什么事?”

    老鹰捏紧拳头,惨白的脸色十分地难看,疑惑道。

    “老鹰,别装疯卖傻,这对你,根本没一点好处。”

    森哥握了握拳头,关节处,“咔嚓”作响,他撇过头,看向酒吧内部,目光落在老虎的身体上,神情淡漠的说道:“老虎,既然你也在这,那就省的我再多跑一趟了。财神爷说了,今天一定要见到你们。当然,尸体也没关系。”

    “尸体也没关系?”

    一听这话,跪在地上的老虎,顿时怔住。

    财神爷原名叫蔡申。

    原先是一名数学老师。后来,因事被学校开除,一直跟贺老大混。

    凭着强硬的手段,财神爷在贺老大手底下,担任二把手,是个十足的狠人。

    除此外,财神爷还管理着贺老大的财产。

    这足以说明,贺老大对财神爷的相信。

    可以说,在某些程度上,财神爷就代表着贺老大。

    而财神爷要对付的人,那就肯定是贺老大想对付,但却不能亲自出手的人。

    而森哥,气势蛮横,很能打,是财神爷手里的红棍。

    据说,年轻时,森哥是一名雇佣兵,后来因伤退役,跟在财神爷身边。

    而财神爷对森哥很好,在财神爷赚到钱后,帮森哥买了异人药剂,让森哥成功地蜕变为一名实力强大的异人。

    森哥来抓老虎和老鹰,这足以表明,贺老大和财神爷,对老虎和老鹰的态度。

    斩草除根!

    “呵呵,老虎,你是聪明人,应该很清楚,财神爷要杀的人,没几个还活着。”

    森哥右手,攥紧了拳头,怒瞠着老虎,又说道:“要么跟我一起走,去财神爷那里,要么我就把你的尸体带过去。”

    “你!”

    老虎跪在地上,面露狠意,但却无可奈何。

    贺老大的势力实在太大了。

    其手下,能人无数,超越小李的人,都有很多。

    弄死一个像他这样的地方老大,简直不要太容易。

    “呵呵,老虎,别在地上跪着了。跟我走,我保证你还能活几个小时。”

    森哥神色阴冷,冷冷地嗤笑着,根本不将老虎放在眼中,气势汹汹的朝老虎走去。

    “我现在,已经不是这里的老大了。即便贺老大,杀了我,他也得不到这一块地方。”

    老虎心中剧颤,厉喝道。

    一想起森哥对付人的手段,将人双手双脚,活生生的折断,他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老虎,你好歹也是一地枭雄,为了活命,竟连这种话都能说出来。这一块地方,你不是老大,能他妈是谁?”

    森哥俯视着像蝼蚁一样的老虎,怒喝道。

    “草,老子要能当老大,又何必跪在地上?”

    老虎很害怕,但同样,心里也很不高兴,怒吼道。

    “嗯?”

    这时,森哥才察觉,有些不对劲。

    他视线冰冷,扫视着酒吧之内的其他人。

    “玫瑰,老虎口中所说的老大,该不会就是你吧!?”

    森哥轻蔑一笑,眼底满是不屑之意的逼视着玫瑰,质问道。

    “森哥,我这样一个弱女子,哪里能当得了老大?”

    玫瑰妩媚一笑,根本不将森哥的胁迫放在眼里,柔声回应道。

    “呵,我想也不是。”

    森哥摇了摇头,这才很不屑的看向叶轩,质问道:“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老虎口中所说的老大,是你吗?”

    坐在吧台,叶轩倒了杯酒,细细地品尝着,根本不理睬森哥。

    “草你妈,森哥在问你话,你他妈是哑巴吗?不知道回应!”

    一名光头大汉怒瞠着叶轩,随即,他冷着脸,从桌子上拿起一个啤酒瓶,朝着叶轩那边,凶悍的走了过去。

    “草,真几把狂,看这一酒瓶子下去,你还他妈敢狂吗?”

    说着话,光头大汉狰狞着脸,拿起酒瓶就朝叶轩头顶上狠狠地砸了下去。

    但还没等那酒瓶,砸到叶轩的头顶上时,叶轩右手一挥,“嘭”的一掌,拍在那光头大汉的腹部。

    那光头大汉,只觉腹部猛地一痛。

    “噗嗤!”

    那光头大汉,喷出了几口鲜血,脸色惨白。

    “真没想到,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还真是有点功夫。”

    这时,森哥狰狞着脸,逼近叶轩,冷冷地站在叶轩的身后,轻蔑地说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