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恒天,你,有心了(五更)
    t“你!”

    那中年男子神情猛地一怔。

    他刚硬的拳头,被叶轩一根手指挡住。

    不仅如此。

    他手腕处的剧痛感,更加强烈。

    这就像,他一拳打在墙壁上,被强横的力量,反伤到腕骨。

    他瞪大了眼睛,冷冷地盯着眼前这个青年,闷声道:“这怎么可能?”

    “呵呵。”

    叶轩淡漠一笑。

    对中年男子的惊讶,视若无睹。

    毕竟,这一根手指的力量,不过是他拿出十分之一,根本不值得他在意。

    “哼,二弟,你让开。让我一枪崩了他!”

    这时,搀扶着老者的另一名中年男子,拿出一把手枪,漆黑色的枪口,瞄准叶轩的脑袋,冷声说道。

    “还不快住手。”

    突地,一直沉默的蔡恒天,开口厉喝道。

    “父亲?”

    两名穿着军服的中年男子顿时一愣,眼底满是疑惑之色,看向蔡恒天。

    “父亲,您不为腾儿报仇了吗?”

    蔡文姬也是愣住了神,质问道。

    “外公,您一定要为腾儿报仇。”

    倒在地上,张腾浑身酸痛,整个人,狼狈不堪,怒吼道。

    “都给我住口!”

    蔡恒天挣开那名中年男子的搀扶,气势十分地强横,从那中年男子手中拿走枪,缓慢地走到叶轩身前。

    “这,蔡老将军,究竟是怎么想的?他都这么大了,该不会是要亲自动手,收拾那混账家伙吧?”

    “有可能。蔡老将军,那么喜欢张腾这个外孙。如今,张腾被那家伙打成这个样子,蔡老将军亲自动手,也是情有可原。”

    那些在酒店之中,强势围观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准备看蔡恒天拿枪,一枪崩掉叶轩的血腥场面。

    在众人的注视下。

    蔡恒天步伐稳健,但却很缓慢,走到叶轩身前。

    站在叶轩面前,蔡恒天沉默很久,他两眼泛起泪水,静静地看着叶轩。

    蓦地,蔡恒天转过身,右手拿着枪,对准那一名中年男子,厉喝道:“混账家伙,你敢崩掉他?信不信,老子在那之前,先一枪崩了你?”

    “……”

    局势突如其来的转变,让很多人心生错愕。

    而那名被蔡恒天用枪口指着的中年男子,更是一脸茫然,满是震惊之色,疑惑道:“父亲,我可是您亲生儿子,您疯了吗?”

    “哼,老子没疯。蔡文顺,老子告诉你,你敢动这个人,老子第一个崩了你!”

    蔡恒天愤怒无比,脸上表情十分地严肃,很认真的盯着蔡文顺,厉声说道。

    “父亲,那家伙,可是打了您宝贝孙儿的混账东西。”

    蔡文姬更是一脸茫然。

    她这父亲,到底是哪根神经接错了?

    居然会帮着外人,甚至不惜用枪,指着亲生儿子。

    这简直是大义灭亲!

    “蔡文姬,你再敢说一句混账东西,老子也一枪崩了你。”

    蔡恒天很气愤,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父亲,您到底是怎么了?”

    见蔡恒天这样,蔡文姬痛哭了起来。

    “哎,你们可知,这人究竟是谁?”

    蔡恒天很悲哀的叹了口气,质问道。

    蔡文顺等人,一脸茫然。

    他们自问,从没见过,眼前这银发青年。

    “哼,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为父的忘年交。”

    说完话,蔡恒天将手枪“嘭”的一声,扔在地上。

    他很激动地看着叶轩,痛哭流涕的说道:“恩公,那件事发生后,我找了很多人,调查您的消息。但您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无论恒天怎么查,都没能查到您的消息。如今见恩公没事,恒天这个悬着的心,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呵呵。江北一别,时至今日,已经一年多了。没想到,你竟还能记得我。恒天,你,有心了。”

    叶轩脸上抹过一丝笑意,淡淡地笑了笑,轻声说道。

    那些围观之人,听到叶轩所说的话,顿时有种大跌眼镜的感觉,内心里感觉震撼无比。

    尤其,是那一句,“恒天,你,有心了”,更是让他们露出一脸惊愕的表情。

    以着叶轩的年龄,也就二十出头,竟直呼一名老者名号,这无疑是对一名老者的不尊重。

    而且,这名老者,还是一名开国大将。

    对华夏国,有着不可忽视的丰功伟绩。

    这种人物,放在社会上,那可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即便是市书记,在见到这种人时,也不敢直呼其名。

    叶轩直呼其名,是一种不尊重的表现。

    但似乎,蔡恒天老爷子,并没半点不高兴的意思。

    反倒,还很高兴。

    “恩公,恒天对不起您。这三人,都是恒天之子。而那张腾,更是恒天外孙。如今,他们竟冒犯于您。恒天在这里,代他们,向您赔不是了。”

    说着话,蔡恒天一脸羞愧之色,将头低了下去,双腿向后一退,便是要跪在地上,向叶轩道歉。

    叶轩任凭蔡恒天下跪。

    因为,他很清楚,倘若他不让蔡恒天跪下,那便是瞧不起,或者说不接受蔡恒天的道歉。

    而蔡文顺、蔡文姬,则是一脸震惊之色,根本不敢相信眼前一幕。

    他们的父亲,地位如此尊贵,竟向一个愣头青的青年,行下跪之礼,这万万使不得。

    蔡文顺赶紧上前,拉住蔡恒天,说道:“父亲,这万万使不得。”

    “文顺,很多事,你不懂。”

    蔡恒天挣开蔡文顺,很固执的朝地上,跪了下去。

    “噗通”一声。

    蔡恒天严肃着脸,不顾儿女劝说,不顾他人异样的神色,执意的跪在地上。

    “恒天,你没必要如此。既然他们都是你的后生晚辈,那我便高抬贵手,饶过他们一次。”

    叶轩淡淡一笑,这才上前扶起蔡恒天,轻声说道。

    “谢恩公。”

    蔡恒天很激动地拉着叶轩的右手,紧紧地攥住,感谢道。

    “呵呵,恒天,你不必挂念在怀。后生晚辈,年纪尚小,犯些错误,只要稍微惩治一下就可以了。”

    叶轩面带微笑,安慰道。

    眼前的这一幕幕场景,看在蔡文顺、蔡文姬等人眼里,简直是有一种刷新三观的感觉。

    尤其,当蔡恒天下跪时,叶轩脸上的表情,竟没丝毫动容,仿佛那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父亲,那腾儿怎么办?”

    蔡文姬深知父亲的脾气,无奈地询问道。

    “哼,既然恩公已经原谅他了,那就送他去医院。若他再敢言语侮辱恩公,就算恩公不收拾他,我也会惩治他。”

    蔡恒天语气十分地强横,厉声呵斥道。

    蔡文姬一脸茫然。

    而这时,“嗡”的一声巨响,一辆兰博基尼,停在了酒店门外。

    “我靠,这车牌,难道是……轩辕世家的人来了?”

    有人震惊道。

    “真没想到,轩辕世家竟会为了魏佑荣而来。看来,那小子,就算有蔡老爷子庇护,也免不了要被收拾一顿。”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