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爷爷,我输了(四更)
    t卢局长很愤怒。

    他走进询问室。

    不得不说。

    眼前一幕,的确让他很震惊,心中猛地一阵抽搐。

    卢宇被抽的鼻青脸肿,满嘴血沫,狼狈不堪。

    另外两名“假警察”则是被打的不省人事,样子很凄惨。

    看到卢宇被打成这样,卢局长心里一阵抽痛。

    但即便如此。

    他还是紧紧地咬了咬牙,快步上前,冲着卢宇脸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你个混账东西。”

    卢局长像瞬间苍老一般,眼睛里竟是泛出了泪水,狠声训斥道。

    卢宇是他唯一的儿子。

    卢局长希望卢宇能好好地。

    但这卢宇,偏就是不争气,整天胡作非为。

    勾搭女大学生,撩弄社会女性,无法无天。

    这一次,得罪叶轩,算是踢到铁板上了。

    如果这事处理不好,卢宇进监狱的可能,都是有的。

    “爸,您打我干什么?”

    卢宇躺在地上,浑身筋骨酸痛不堪,这又平白无故被卢局长抽了一巴掌,他内心里十分地窝火,怒吼道。

    “混账!”

    卢局长愤怒无比。

    抬起手,就又是一耳光,甩在卢宇脸上。

    这一巴掌,打的很是清亮。

    “你知道,你得罪谁了吗?”

    卢局长欲言又止,内心里,突然想起刘书记说,那名少将真实身份要保密,“少将”这两个字便是哽咽在他喉咙之中,训斥道。

    “得罪谁?我他妈能得罪谁,我不就是抓了一个狗比家伙,还被他狂揍一顿。您不去抓那家伙帮我报仇,反倒在这里抽我嘴巴子,您到底是怎么想的?”

    卢宇心里憋屈极了,十分地窝火,怒吼道。

    “什么狗比家伙!注意你的言行!”

    卢局长又抽了卢宇一耳光子,脸上表情十分的难看,厉声呵斥道。

    “爸,您疯了吗?我是您亲儿子!”

    卢宇连续挨了三耳光,内心里憋屈窝火,可想而知,叫喊道。

    “草,就是因为你是我儿子,我才打你。如果换成其他人,我才懒得管他死活。”

    卢局长眼神坚定无比,一双漆黑色的眸子,散发出的眸光,冷锐而又阴沉,狠声说道。

    “爸,您说清楚,我到底得罪了谁?”

    卢宇一脸困惑,夹杂着愤怒,询问道。

    “唐轩。这个人,你根本得罪不起。”

    卢局长很无奈地叹了口气,苦愁着脸,闷声说道。

    “我得罪不起他?”

    卢宇顿时有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像被一桶凉水,从头浇到了脚后跟,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无力,眼睛里的光芒,也黯淡了下去。

    “爸,您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卢宇苦笑着,但心底,却是一阵发寒,疑惑道。

    “没,没开玩笑。刚才刘书记,亲自打电话让放人。”

    卢局长惆怅很多,长叹一口气,无奈地说道。

    “刘叔叔?爸,您给刘叔叔好好地说一说,把这个事压下来,咱们把那家伙给办了。”

    卢宇一听,这事是刘书记施加的压力,顿时松了一口气,展颜一笑,说道。

    “傻儿子,你还不明白吗?这事,是刘书记,偷偷告诉我的。据说,这事现在已经惊动了上头的人。不放人,那就是等死。”

    卢局长看着趴在地上,像一滩烂泥似的傻儿子,呵斥道。

    “啊……”

    这一次,卢宇彻底地绝望了,眼睛里那一丝希望之火,也被卢局长的话给浇灭了。

    这件事惊动了上面的人。

    卢宇很清楚,这一句话,代表着什么。

    如果这事处理不好,很可能,连他爸都得收拾东西,滚蛋回家。

    而他也算明白,叶轩的能量,究竟有多么巨大,叶轩身后的势力,究竟有多么庞大。

    比起叶轩,他卢宇,活得就像一只蝼蚁,任人踩捏,却无还手之力。

    “爸,这事,还有补救的办法吗?”

    卢宇像个死人一样,眼睛里,没了丝毫神色,低声说道。

    “哎,宇儿,你先跟着爸一起出去,给那位爷低低头、认认错,兴许那位爷一高兴,能饶过你。不然的话,只怕连爸,也保不住你。”

    卢局长将卢宇从地上拉了起来,搀扶着脸庞肿的像猪头似的卢宇,朝询问室外走去。

    在询问室外。

    从卢局长走进询问室之后,这里的气氛,就变得十分地压抑。

    那些警察,面面相觑,从彼此眼睛里,看到震撼、惶恐之色。

    而那些拿枪瞄准叶轩的警察,更是脸色苍白,被惊吓出一脸虚汗。

    形势变化太快,令他们措不及防,来不及做出反应。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

    “谁知道呢!居然连卢局,都害怕这家伙。至少得是个厅级干部。”

    “扯淡!厅级干部,哪有这么年轻的?这家伙,只二十二岁。”

    那些警察震撼无比,窃窃私语的说道。

    更有一些警察,满脸疑惑之色,走到那几名队长旁边,低声询问道:“头,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卢局为什么这么怕他?”

    几名队长对视一眼后,纷纷摇头,内心里,有着和那些警察,相同的疑惑。

    这家伙,到底是谁!

    少将?

    二十二岁的少将……

    这真的可能吗?

    少将军衔,在华夏,地位非常高。

    一般只授予那些立下军功的人。

    二十二岁就是少将,那说明,这家伙,被授予少将时的年龄更小。

    这未免也太逆天了!

    以着正常人的脑回路,根本不可能相信,会有人能在二十二岁,成为一名少将。

    尤其是眼前这家伙,那一脸玩世不恭的模样,虽说长相蛮帅气,但其冷傲的性格,以及狂妄不羁的姿态,都根本不是一名被授予少将军衔之人,应该有的东西。

    对于周围人激烈的谈论,叶轩充耳不闻,只站在原地,神情淡漠的冷笑着。

    他尊敬每一位警察。

    同时,他也尊敬守法。

    但这并不代表,任何警察,都能爬到他头上,拉屎撒尿。

    叶轩虽狂,但他有资格狂。

    那些胆敢主动挑衅他的人,都将被他踩在脚下。

    无论是痛打虎爷,还是教训卢宇。

    在叶轩看来,他们挨揍,都是他们自找的。

    如果不是叶轩初来乍到京城,对京城这里的很多人情世故,都没摸清楚。

    那么,等待虎爷和卢宇的,就不仅是挨顿揍,那么简单的了。

    叶轩神情冷漠,但其嘴角处,却是勾勒起一抹狠意,他冷盯着询问室门口。

    而这时,卢宇在卢局长的搀扶下,走出了询问室。

    见卢宇被揍的鼻青脸肿,走路都成问题时,那些警察全都一愣,眼底抹过几丝惊讶之色。

    卢宇被揍成这个样子,卢局长,还不打算帮卢宇报仇吗?

    这卢宇,该不会是隔壁老王生的吧?一些警察,心中疑惑。

    众目睽睽之下。

    卢宇被卢局长搀扶着,缓慢地走到叶轩身前。

    忍着身体的疼痛,卢宇痛哭流涕,满脸泪水。

    “噗通!”

    他膝盖猛地一折,跪在了叶轩身前。

    “嘭”的一声。

    他冲着叶轩,磕了一个响头,哭声道:“爷爷,我输了。”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