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越狱(两更,求推荐)
    t“卢局,那家伙,可是打了您儿子,还有您堂哥。”

    六队队长一脸憋屈,用手捂着红肿的脸庞,很无奈地说道。

    “就算他打了我爹,你也必须把他给我放了。”

    卢局长很愤怒,脸色铁青,怒吼道。

    “啊?”

    六队队长一脸茫然。

    而其他队长,也是露出一脸震惊之色。

    大家跟在卢局长身边多年,都知道,卢局长向来护犊子,还特别照顾家中老父亲。

    平日里,谁敢拿卢局长父亲开玩笑,都会惹怒卢局长。

    但如今,卢局长却说,就算那人打了他爹,也一定要将那人给放了。

    这让那些分队队长,震惊无比,几乎不敢相信。

    卢局长脑袋,该不会被驴给踢了?

    说话都傻了吧唧的。

    “卢局,到底咋回事?”

    其他的队长询问道。

    “哎!”

    卢局长叹了口气,面露惆怅之色,无奈地说道:“上面施压,发怒说,咱们抓错了人。误抓了一名少将。刚才,刘书记偷偷地给我打电话,说上面的人,对这事非常生气,要求咱们立刻放人。”

    “少将?这怎么可能!”

    六队队长猛地一惊呼,内心里震撼无比,说道:“卢局,那家伙,可才二十二岁,怎么可能是少将,不会是上面的人,搞错了吧?”

    “二十二岁?那就一定是他了。上面下达的指示很清楚,这名少将,身份十分地特殊,要求我们必须保密。”

    一听那名少将,才二十二岁,卢局长也是露出一脸惊愕的表情,眼底满是震撼之色,但他强行镇定下来,淡淡地说道。

    二十二岁就已经少将?

    这得是做了多大的贡献,才能让华夏这么看重,授予少将军衔。

    卢局冷冷地吸了口气,脸色很难看,闷声说道:“走,你们跟我一起去,赶紧将那人给放出来。”

    ……

    询问室。

    叶轩神情从容淡定,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抽着烟,简直不要太自在。

    而在其脚下,死死地踩着卢宇。

    卢宇被甩了十几个嘴巴子,一张脸,被打的鼻青脸肿,嘴里满是血沫,而他一双眼睛,通红发紫,成了熊猫眼,样子太惨了。

    另外两名“假警察”,则是被叶轩踹的晕厥。

    “你说你,闲着没事,关什么摄像头?这下子倒好,平白无故又挨了顿打。”

    叶轩无奈地苦笑着。

    对这种脑残系列,外加欠收拾的家伙,叶轩可不会心慈手软。

    卢宇心肠歹毒,居然想拿刀子,割断叶轩手脚筋。

    叶轩岂能轻饶了他!

    那把锋利的匕首,扎穿了卢宇的裤子,死死地钉在,距离卢宇那个宝贝,仅一厘米的特殊位置。

    如果刀刃,再宽一厘米,卢宇怕是要成太监了。

    卢宇被那把匕首,惊了一身的冷汗。

    险些就做了太监,让他被吓得脸色苍白,四肢发软无力,像条死狗一样,乖乖地被叶轩踩在脚下。

    “你,你刚才和我打赌,还算数吗?”

    卢宇心里很胆怯,害怕叶轩再揍他,低声下气的询问道。

    “呵,我说话,一言九鼎。当然算数!”

    叶轩轻蔑地冷笑着。

    “现在,距离咱们打赌的时间,只剩五分钟了。你,马上就要输了。”

    卢宇狠声一笑,心中暗暗地窃喜。

    一想到,待会叶轩输了赌约,跪在他脚下,舔着狗脸叫他爷爷的场景。

    卢宇脸上的笑容,就会更盛几分。

    爽!

    卢宇恨不得将叶轩,永远踩在脚下。

    “呵,你都说了还剩五分钟,那你傻笑什么?”

    叶轩冷蔑地笑了笑,“啪”的一声,又甩给卢宇一个嘴巴子,质问道。

    “待会,等你跪在我脚下,磕头叫爷爷的时候,你就知道,我在笑什么了。”

    卢宇满嘴血沫,但却不愿服输,他一双犀利的眼睛,冷到了极点,恶毒的盯着叶轩,狠声说道。

    “呵呵,真无知。待会,等你爸求我饶恕你的时候,你就知道,在你和我之间,究竟有多大的差距了。”

    叶轩神情冷漠之至,居高临下,像看蝼蚁一样,俯视着卢宇,淡漠的说道。

    “我爸会求你?你他妈做梦吧!”

    卢宇狠声一笑,怒吼道。

    他打从心里,觉得叶轩所说的话,很脑残。

    他爸可是警局局长,会求一个犯了罪的人,

    这可能吗?

    “我出去上个厕所,待会再陪你玩。”

    叶轩将烟掐灭,站起身来,舒展一下懒腰,朝询问室门外走去。

    询问室门外。

    之前,那名给叶轩做笔录的警察,一直站在门外守候着,明显是害怕其他警察,误闯进询问室,看到卢宇暴打叶轩的场面。

    叶轩走到门外,淡淡一笑,扫了一眼那警察,说道:“里面太无聊了,我出来透透风,顺便上个厕所。”

    “你!”

    看到叶轩时,那警察先是一愣,觉得肯定是眼花。

    他狠狠地揉了揉眼睛,又看向叶轩。

    这时,他脸上的表情,蓦地,变得僵硬无比,眼底满是恐惧之色。

    “怎么会是你?”

    那警察很震惊地说道。

    “呵,废话,你以为是谁?”

    叶轩冷冷地盯着那警察,嘴角处,勾勒起一抹冷笑,说道:“刚才进去的那三名警官,人可好了。帮我又是按摩,又是捏脚。这不,还帮我把手铐给打开,让我出来上厕所。”

    “什么?”

    那警察猛地一怔,赶紧上前,推开询问室的铁门。

    当他看到询问室中的场景时,瞳孔急剧收缩,满是震撼之色,而其脸上,更是露出一脸惊愕的表情。

    眼前一幕,让他觉得匪夷所思。

    卢宇被打的鼻青脸肿,脸庞肿的给猪头似的,闷声不吭的趴在地上,像条死狗一样。另外两名“假警察”,则是脸目肿胀,被打的不省人事。

    询问室中,一地狼藉。

    “小丁,抓住那家伙,别让他跑了。”

    卢宇像看到救星似的,红肿的眼睛紧盯着那警察,愤怒地说道。

    而被唤作小丁的警察,一脸凝重之色,瞬间反应过来,大声吼道:“有人越狱!”

    警局众人,对视一眼后,全都拿起手枪,将漆黑发冷的枪口,指向叶轩。

    而这时,叶轩却是淡淡一笑,说道:“我没越狱,我是出来上厕所的。”

    “还他妈不承认?”

    有一名蛮横的警察,大胆上前,用手枪顶着叶轩的后脑勺,呵斥道。

    “呵,别拿枪指着我。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叶轩不慌不忙,一脸淡然从容,根本不将那人放在眼中,轻蔑地说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