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脱鞋抽你脸(三更)
    t百慕大。

    舞厅之中。

    被叶轩把玩的刀叉,染红了血,死死地插进那名华夏修真者心脏处,一击毙命。

    另一名修真者,还未出手,就被吓得浑身发颤,如坠冰窖一般,脸上没了丝毫血色,惨白一片。

    在他看来,叶轩表现的姿态,与恐怖恶魔,并没不同。

    仅一记手刀,便将他同伴,击倒在地。

    没等他同伴反应过来。

    一把锋利的刀叉,“嚓”的一声,插进他同伴心脏中。

    叶轩出手,迅速如闪电般,根本不容多加思考,便是杀至眼前,令他们措不及防,或是说防不胜防。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名修真者,望着倒在地上的血尸,一双眼睛,瞪的滚圆,眼睛里,满是惊骇之色。尽管他们背叛了华夏国,但他们仍是有血有肉之人,同伴被人凶残杀害,内心自然恐慌无比。

    而在整个过程中。

    叶轩却表现的满不在乎,像捏死了一只蚂蚁。

    没谁会在意蝼蚁的生死。

    因此,当叶轩用刀叉,插死那名修真者时。

    井武一郎脸上,甚至连一点震惊之色,都不曾有过。

    百慕大是弱肉强食的世界。

    胜为王,败为寇。

    那名修真者,败给叶轩。

    那叶轩,就有处置那名修真者,甚至决定那名修真者生死的权利。

    人类生命的重要性。

    在百慕大这个罪犯集中之地,根本体现不出来。

    强者,如同镰刀。

    弱者,犹如草芥。

    强者之下,弱者为蝼蚁,只能被碾在脚下。

    这便是百慕大的铁规。

    “我是你生命的收割者。”

    叶轩冷冷一笑。

    眼前这名修真者,竟背叛国家,暗地偷袭雨荷,简直不可饶恕。

    “唰!”

    叶轩手中刀叉,爆射出去,“嚓”的一声,死死地钉在那名修真者喉咙上,鲜血四溅开来,根本不容那名修真者,有任何抵抗。

    而当那名修真者察觉时。

    一双眼睛,早就瞪直,失去了神色,没了生命气息。

    “和我谈‘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们这两个走狗,配吗?”

    叶轩眼睛里,没丝毫柔情可言,厉声呵斥道。

    比起岛国人,叶轩更恨卖国贼。

    而被叶轩残杀的两名修真者,居然为岛国人杀害华夏人,坑害华夏国之利器、刺龙组织,这种人,该死!

    “到你了。”

    叶轩冰冷的视线,扫落在井武一郎身上,轻蔑地说道。

    “呵呵,唐轩先生,真是好功夫。”

    井武一郎冷笑着,不屑一顾的嘲讽道:“你们华夏人,就是喜欢狗咬狗。而我们岛国人,就是喜欢,看你们华夏人,狗咬狗。”

    “咬你麻痹!”

    叶轩身子,“嗡”的一声,陡然,消失在空气中。

    井武一郎神色骇变。

    但没等他反应过来。

    “啪!”

    一道十分清亮的耳光声,从他的右脸处响起。

    爽!

    “你!”

    井武一郎脸色恽怒,紧握双拳,欲砸向叶轩。

    但叶轩,无畏无惧,冷蔑一笑,就是喜欢吊打岛国人的他,甩手就又是一巴掌,狠狠地抽甩在井武一郎的左脸上。

    只听“咔嚓”的一声,井武一郎右边牙齿,竟折断开来,飞射出去。

    一阵牙齿剧痛,让井武一郎面目变得狰狞不堪。

    “狗咬狗?就你也配,和我谈论狗这个词?”

    叶轩轻蔑地冷笑着,双手左右开弓,站在井武一郎身前,“啪啪啪”几巴掌,连续抽甩在井武一郎脸上,打的井武一郎毫无还手之力。

    “根据历史记载,如果不是潘金莲那个贱人,跑到你们东瀛,能有你们岛国人吗?好好地看一下,你们的祖先,到底是不是武大郎!再好好地看一下,你们的国旗,究竟是不是武大郎烙的那个炊饼!”

    叶轩一记横踢,扫在井武一郎腹部,将井武一郎打的闷哼一声,满嘴是血,倒飞了出去。

    不得不说。

    井武一郎近距离战斗,真的很垃圾。

    叶轩居高临下,眼睛里满是不屑之色,冷冷地俯视着被他一脚踢飞的井武一郎,厉喝道:“再他妈敢骂一句华夏人,信不信老子脱掉鞋抽你脸?”

    “你,你简直是个疯子。唐轩,我草你妈,你们华夏人,都是垃圾。”

    井武一郎右手紧捏着剑,怒瞠着叶轩,狠声怒吼道。

    他下定决心,只要叶轩敢上前,他一定将叶轩刺死。

    “呵呵。”

    叶轩轻蔑地冷笑着,神情很淡定的,脸色没丝毫变化,将鞋子,从脚下脱了下来。

    这一脱鞋子,一股浓郁的臭脚丫子味,弥散在空气中,让人心生呕吐之感。

    井武一郎是岛国人,天生喜欢洁净。

    当他闻到叶轩脚丫味时,胃里一阵倒腾,险些吐了出来。

    但没等他吐,叶轩满脸冷笑,光着脚丫,走到他身前。

    “谁是垃圾?”

    叶轩半眯着眼睛,打量着井武一郎,质问道。

    “你们华夏人,全是垃圾。”

    井武一郎右手的剑,“咻”的一声,刺向叶轩。

    “找死。”

    叶轩冷蔑一笑。

    一招二指禅,死死地夹住井武一郎剑刃。

    叶轩修炼,他的第六感,比起雨荷要强大数倍。

    一些雨荷无法躲避的攻击,叶轩都可以轻易避开,甚至徒手接住。

    正如此时。

    叶轩用左手,两根手指,夹住井武一郎的剑,让井武一郎的剑,动弹不得。

    “这怎么可能?”

    井武一郎愣住了神,一双眼睛里,满是震惊之色。

    但叶轩,可不管井武一郎震惊与否。

    说话算数,才是叶轩追求的。

    在叶轩右手上,拿着刚脱掉的鞋子,味道堪称爽辣,爽是爽歪歪的爽,辣是辣眼睛的辣,照着井武一郎的脸,“啪”的一声,狠狠地抽了下去。

    “野蛮人,你们华夏人,都是野蛮人。一群疯狗!”

    井武一郎,只觉一股臭味,打在脸上,鞋子“啪啪啪”甩在脸上,让他一张脸,火辣辣的疼痛着。

    叶轩嘴角处,噙着一抹冷笑,双手左右开弓,一鞋底接着一鞋底,打在井武一郎脸上。

    很快。

    井武一郎,一张脸肿胀开来,给个猪头似的,太不堪了。

    “太姥,救我,救我。”

    井武一郎口齿不清,满嘴的牙,被抽断好几颗,一嘴的鲜血,让他狼狈不堪,叫喊道。

    “太姥?姥你麻痹!老子抽死你。”

    叶轩才不管井武一郎求救,厉声呵斥道。

    像井武一郎这种狗比,就是欠抽!

    但陡然,叶轩只觉,后背处,有着一股阴森的寒意,头皮像炸开了一样,传出一阵剧烈地酸麻。

    ————

    ps:上一张,重写了,增添一些新的内容。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