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真正的名剑流(两张合一张)
    t公海。

    海雾缭绕。

    作为一名剑流,剑十一郎的剑道修为,仅次于浪客剑心。

    当他从腰间,提出软剑时。

    一道柔弱无力,形同细柳般的剑之青芒,陡然,如狂风骤雨、奔雷闪电般,疯狂地爆发了出来。

    “唰!”

    剑芒发青,如青色彩虹,于空中,如惊鸿般一闪即逝。

    直接斩向银花!

    银花神色骇变,一抹凝重之色,浮于脸上。

    “嘭!”

    剑之青芒,斩压在银花头顶。

    但却被银花,袖里剑,死死地挡住。

    “咔嚓!”

    那仅半寸长的短剑,精钢打造,“嘣”的一声,碎裂炸开,险些割伤银花的手指。

    “银花,为师不愿为难你,说出唐轩在哪,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剑十一郎缓缓地抬起手,他那枯瘦的手臂,就像一根干涸发灰的细棍,在他眉宇间,一丝冷意飘出,一双冰冷的眼睛紧盯着被震伤银花,厉声呵斥道。

    “师傅,您,并非唐轩的敌手。”

    银花苦涩的笑着,沉声说道。

    “胡言乱语!”

    有名身穿道口服的弟子,一记飞镖,打在银花右肩膀处,厉声喝道。

    “既然你仍执迷不悟,那就休怪为师心狠手辣了。”

    剑十一郎厉声呵斥道。

    他那一双,凹陷进眼窝中的眼睛,十分地阴森可怖,蓦地,他的眼睛里,闪过几丝狡黠的光芒,冷冷地扫视着银花,令银花有种不寒而栗的恐惧之感。

    “杀!”

    剑十一郎一声厉喝。

    “哗”的一声,一道剑芒,如流光倾泻,如瀑布垂落,直斩银花身子。

    银花闭上了眼,接受命运制裁,淡淡地说道:“弟子甘愿赴死,但还请师傅,务必放过那个无辜之人。”

    说完话,银花柔情似水的看了唐小柔一眼。

    随即,便是紧阖双眸,等候死神收割。

    “嘭!”

    就在剑芒斩至银花头颅,仅一寸距离时。

    一枚漆黑色的子弹,被炙热的火光包裹,如同流星般,击中那道剑芒。

    “嚓”的一声,子弹穿透剑芒,将剑芒轰散成光沫。

    而这时,在远处一艘船艇上,狮子紧绷着脸,趴在船艇上,一杆狙击枪,被他改装成了重炮口,增加狙击枪的威力。

    他将狙击枪顶在肩膀处,将漆黑发冷的枪口,死死地瞄准在剑十一郎的头颅上。

    狮子是异人,能判断出,剑十一郎实力不俗。

    但狮子自信,凭着绝妙的枪法,一定能压制住剑十一郎的攻击。

    狮子狙击枪中的子弹并非普通子弹,而是他自制的子弹。一旦被这种子弹射中,无疑,子弹将在人体内爆炸,产生炙热的灼烧感,搅碎人体内脏,使人体受到极大的伤害。

    剑十一郎,紧阖双眼,神情冷漠的站在船上,感受着附近的环境。

    陡然,他脸上表情,变得僵硬起来。

    他能感觉到,有越来越多的强者,在靠近着他。

    “银花,你残杀同门,竟还通知华夏追绞为师。看来,这一次,为师是要折陨在你手中。”

    剑十一郎轻蔑地冷笑着,脸上的表情,变得僵硬无比,厉声呵斥道。

    “师傅,他们是为了你身后的人而来。”

    银花冷冷一笑。

    她一个岛国人,如何能请得动,这么多强者?

    “她?”

    剑十一郎眯着眼扫了唐小柔一眼,情不自禁的嘲笑了起来:“看来,华夏锋芒神兵组,只为国而战,的确是言过其实。堂堂神兵组,居然会为了一个普通女子,倾巢出动。”

    “呵呵,师傅,难道她真的没告诉您,她男朋友,究竟是谁吗?”

    银花冷笑着,眼底抹过几丝狠意,严肃道。

    在她看来,剑十一郎,此战必死无疑,就让剑十一郎死个明白。

    “不就是唐轩吗?”

    剑十一郎冷声道。

    “也是……杀神、叶轩。”

    银花半眯着眼睛,一双眼睛深邃无比,淡淡地笑说道。

    而当银花说出“杀神叶轩”这四个字时。

    剑十一郎,脸上的表情,陡然一僵,由震惊变得惶恐,最终变得惊讶。

    “外界传闻他死了的消息,是假的?”

    剑十一郎闷哼一声,却又嗤笑道:“果然如此,果然如此。一个能够击败我的撼世强者,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死去?”

    “银花,为师错了。为师相信你所说,金花不是你杀的。毕竟,就凭叶轩那种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绝对不会苟同他人,做那些为人所不齿之事。”

    剑十一郎很认真的看着银花,很是后悔的说道:“该死的金家,老夫即便是死,也定是不会饶过他们。”

    但这时。

    神兵组三十二名成员,在吴天雷带领下,朝这边围了过来。

    “久闻神兵组组长蜈蚣之威,今日,可否与老夫一战?”

    剑十一郎半眯着眼睛,冷盯着脖子上缠绕锁链的吴天雷,询问道。

    “剑十一郎前辈,乃岛国名剑流,实力强大无比。若前辈非要与蜈蚣一战,那蜈蚣,恭敬不如从命。”

    吴天雷眼神凌厉,逼视着剑十一郎,厉声喝道。

    但实际上,就以目前局势来看。

    那些岛国人,皆为瓮中之鳖。

    三十二名神兵组成员,将那些岛国人,全部围住,随时准备击杀那些岛国人。

    只要吴天雷一声令下,那些岛国人,都将尸沉海底。

    “组长,您根本……”

    一名神兵组成员,欲劝说吴天雷,没必要比试,可直接击毙那些岛国人。

    但吴天雷,却是挥了挥手,制止那名成员,继续说下去。

    吴天雷冷冷地扫了那名成员一眼,厉声道:“记住,他是剑十一郎,是一名值得我们尊敬的人。即便他死,也一定要死的轰轰烈烈,死在战场之上。”

    吴天雷很清楚,若非剑十一郎在这,只怕唐小柔的清白之身,定是要被那群岛国狼狗,践踏致死。

    唐小柔能安然无恙,保全清白,正是因为剑十一郎,活得光明磊落。不残杀,不迫害,任何一名无辜之人。

    这便是武者情怀!

    这种人值得尊敬。

    吴天雷解下缠绕在脖子上,形如虬龙般漆黑色的锁链,并下令,让神兵组,所有成员,全部退出百米。

    这是对,剑十一郎这样一位,岛国名剑流的尊重。

    吴天雷是一名铁血军人。

    他比谁都清楚,真正的强者,尤其是那些仁义强者,是值得敬重的。

    剑十一郎,虽为岛国人,但其品质高尚,不伤害无辜之人。

    这种人值得任何人的敬仰。

    “哗啦啦”铁器摩擦声不断地响起。

    那条深黑色的铁链,被晃动在吴天雷手中。

    吴天雷代号蜈蚣,手中武器,是一条锁链,重达百斤,非一般人能使用。

    “我可以出手了吗?”

    剑十一郎双眸微闭,询问道。

    “可以。”

    吴天雷点头。

    “喝。”

    剑十一郎,陡然爆喝一声。

    其体内,一道磅礴而恢弘的剑意,仿佛雷霆万钧般,轰然而起,弥散在四周,令人心生恐惧胆颤之意。

    见状,吴天雷脸色骇变,一脸凝重之色。

    剑十一郎,不愧是岛国名剑流。

    举手投足间,皆有剑气横生!

    “锵、锵、锵……”

    软如细柳的长剑,“噌”的一声,从剑十一郎腰间爆射而出,落入剑十一郎手中。

    软剑,柔软若蛇,鬼魅万象,杀人于无影无形之中,令敌人闻风丧胆。

    “不愧是岛国名剑流。”

    远处,火瑾点了根烟,脸上表情凝重无比。

    当剑十一郎拔剑时。

    她手中的烟,“嚓”的一声,竟是被削断,足以见,剑十一郎拔剑时,剑气之盛。

    “吴哥,赢不了他。”

    张哲用手托了一下眼镜框,分析道。

    就凭剑十一郎,一生修剑,一生悟剑,只靠拔剑,便可剑气纵横,肆虐八方之地,令人不可溃挡。

    这足以说明,剑十一郎剑术之强大。

    狮子被惊吓的满脸冷汗。

    但被他握在手中的狙击枪,却不敢有丝毫打颤。

    他是一名狙击手,时刻保持冷静,是最基本素质。

    尽管他强行按压住内心的恐慌,但当剑十一郎拔剑时,他的心脏仿佛骤停一般,紧张的甚至窒息了。

    在这世间,竟有人,修得如此剑法,令人望而生畏,不得不服。

    “剑十一郎前辈,不愧是岛国名剑流,一身浩然剑气,令蜈蚣佩服之至。”

    吴天雷握住锁链的手臂,在剧烈地颤抖着。

    他无法想象,一个剑流,要经历怎样艰苦的磨砺,才能练就这般强大的剑术。

    “咻!”

    剑十一郎对吴天雷的夸赞,只淡淡一笑。

    随即,便是一剑,破空而至。

    剑之青芒,如星空光辉照耀,瞬间来到吴天雷身前。

    “嘭!”

    吴天雷脸色凝重,以锁链缠于拳头之上,以宛若雷霆般的重拳,轰砸向那一剑。

    “咔咔”数声。

    剑与锁链,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嘣、嘣、嘣……”

    吴天雷只觉手臂,一阵剧烈疼痛。

    而缠绕在他拳头之上的锁链,分崩离析,从锁环处断裂开来。

    “噗嗤。”

    吴天雷喷出鲜血,于其右手虎口处,流淌出一抹血色。

    剑道盛威,令人佩服。

    “你输了。”

    剑十一郎的剑,被放在吴天雷脖子上。

    “蜈蚣认输。”

    吴天雷淡淡地笑道。

    “呵呵,昔年我自诩不败,与杀神一战。”

    “那一年,我以这柄厉寒剑,决战杀神,却惨败于杀神手中的长刀之下。”

    “我本欲求死,却不曾想,杀神竟放我一条生路。”

    “我剑十一郎输过,却不曾怕过。”

    “这七十年来,我剑十一郎,只服杀神一人。”

    “而如今,我竟听信谗言,险些害了杀神的爱人。我剑十一郎,自知羞愧。”

    说完话,剑十一郎仰天长啸,又道:“倘若杀神能知我以死明志,想来该会原谅我这一次犯错。”

    “嚓!”

    剑十一郎将软剑,死死地扎进腹部,但脸上,却无痛苦之色。

    “银花,为师愧对于你。这柄厉寒剑,便是为师最后送你的礼物。”

    说完话,剑十一郎口喷鲜血,仰天大笑道:“我剑十一郎,一生无怨无悔,不愧对任何人。”

    “师傅!”

    银花接剑,跪在地上,痛哭起来。

    吴天雷站在原地,向剑十一郎的尸体,鞠了一个躬。

    剑十一郎,乃真正名剑流,敢以死明志,不愧对任何人。

    “所有人,全部击杀。”

    作为神兵组组长,吴天雷很清楚,这件事必须封锁消息。

    “嚓嚓嚓”数声后。

    一地鲜血,连着海中,沉浮数个尸体。

    唐小柔被绑架一事,终于画上了句号。

    ————

    ps:推荐月破天的《都市之修真妖孽》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