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雨荷惨败(三更)
    t“雨荷小姐是聪明人,应该很清楚,和黑口组作对,对你没半点好处。”

    井武一郎脸色,陡然间,冷了下去,怒瞠着雨荷,厉声说道。

    “只要我身在百慕大,黑口组,又能奈我何?”

    雨荷轻蔑一笑。

    她作为is组织首领,手底下,有无数国际通缉犯,为其卖命。

    因此,她根本不会畏惧黑口组!

    强龙不压地头蛇,也是这个道理。

    “呵呵。”

    井武一郎淡淡地笑着。

    他不得不承认,雨荷所说的话,的确很有威迫力。

    就凭黑口组,在百慕大,还真是动不了is组织。

    “雨荷小姐,是一名撼世高手。鄙人井武,自幼修习华夏武学,想与雨荷小姐讨教几招。倘若是雨荷小姐胜了,井武立刻就走。但若侥幸让井武胜了,那就请雨荷小姐,将那名刺龙组织成员,交出来。”

    井武一郎冷着脸,严肃道。

    “好。”

    雨荷不加思索,便是答应。

    “师姐小心。这家伙,好像在故意压制住气息。”

    站在雨荷身后的叶轩,脸色陡然一僵,提醒道。

    “嗯,你放心,我不会输的。”

    雨荷与叶轩对视一眼,很淡定的说道。

    井武一郎向前一步。

    那些黑口组成员,很自觉地,将场地给让了出来。

    雨荷面带微笑,朝前一步,走到井武一郎身前。

    叶轩和浓妆女子,不约而同向后退去。

    这时,偌大舞厅,场地全被让出来,给雨荷与井武一郎,当作比武之地。

    雨荷身姿瘦弱,仅从体形看,她不过弱女子。

    井武一郎和雨荷,面对面的站着。

    比起井武一郎,雨荷显得瘦弱不堪。

    井武一郎将鞋子脱掉,嘴角处,噙起一抹冷笑。

    随即,井武一郎弓腰,向雨荷行比武之礼。

    雨荷轻声一笑,那轻蔑地眼神,根本不将井武一郎放在眼中。

    “雨荷小姐,请问,可以开始了吗?”

    井武一郎站直腰板,做出武斗的姿态,眼神坚定无比,询问道。

    “请!”

    雨荷柔声道。

    “喝!”

    井武一郎,猛地爆喝一声,脸上表情,陡然一僵。

    随即,他的身体,“嗦”的一声,在空气中,蓦地一晃,像幻化出虚影一般,消失不见了。

    雨荷淡然地脸上,抹过几丝凝重之色。

    嘭!

    一记重拳,凭空砸落。

    轰砸在雨荷玉白的右手臂之上。

    雨荷是女子,即便实力很强,但在力量上,仍是比不了男人。

    这一拳,将她逼退数米。

    打的她的骨头,咔嚓作响。

    如果不是她及时以“四两拨千斤”化解那一拳的威力,那一拳,定是能击断她的骨头。

    但没等雨荷调整过姿态。

    一道剑鸣,陡然,破空响起。

    随之,一道凌厉的剑光,十分地璀璨,从空气中,朝雨荷头顶斩去。

    “好凌厉的剑光!”

    雨荷心中惊骇,娇躯一闪。

    那道剑光,贴着她的胸前,“哗”的一声,惊然斩落。

    嘭!

    剑光砸在地上,将舞厅地板,割裂开来。

    这威力,丝毫不逊色一枚子弹打在地上。

    雨荷毫不怀疑,若被那一道剑光斩中,她的身体势必会被重伤。

    “难道,雨荷小姐,只有这点手段吗?”

    井武一郎的速度很快,他的身体,高速移动,甚至幻化出虚影,令人眼花缭乱,心生错愕之感。

    “井武先生,这等剑术,想必是传承蜀山剑门。”

    雨荷很肯定的说道。

    “是又如何?”

    井武一郎冷蔑一笑。

    又是一剑,轰然砸落。

    这一剑,贴着雨荷肩膀,“唰”的一下,斩落下去。

    将雨荷右臂衣衫,削掉了一块。

    一丝血色,从雨荷右臂上,流淌了出来。

    雨荷速度很快,但井武一郎,速度更胜一筹,加之有剑做辅助,井武一郎明显占据上风。

    “嘭嘭嘭”几声,又是几道剑芒,斩落在地。

    这一次,雨荷被打的无处遁形,更有几剑,她险些没能避开。

    “轰!”

    井武一郎以身体做冲撞,将雨荷撞倒在地。

    雨荷身躯很弱,虽实力较强,但比起传承自蜀山剑门的井武一郎,却是要逊色一些。

    受到井武一郎的冲撞,雨荷只觉柔弱身子骨,像散架一般,在剧烈地疼痛着。

    而这时,井武一郎阴森的脸上,陡然间,却是抹过几丝狠意。

    “灭!”

    井武一郎,一剑凌空,直斩雨荷头颅。

    这一剑,足以劈开雨荷的头。

    但就在这时。

    一记刀叉,突地,撞击在井武一郎手中剑上。

    井武一郎猛地一怔。

    反应过来时,却只见,先前倒在地上的雨荷,早被人救起。

    而救起雨荷之人,正是叶轩。

    “小兄弟这么做,着实不太厚道。”

    井武一郎冷凝着脸,一脸愤怒之色,怒瞠着叶轩,呵斥道。

    “谁你兄弟,要叫,就叫爹。”

    叶轩轻蔑地冷笑着。

    在其手中,把玩着一把锋利的刀叉。

    虽短,但却精悍。

    “你!”

    井武一郎神情一怔,脸上抹过几丝狠意,厉喝道:“小兄弟,这是我和雨荷小姐的比试,你无故插手,未免太过卑劣了一些。”

    “比起儿子你,找人背地里暗算雨荷,还是我光明正大一些。”

    叶轩冷笑着,陡然,他的那一双深邃地眼睛,变得冷锐无比,冷冷地扫视着不远处,厉声呵斥道:“再不出来,就别怪我,狠下杀手了。”

    没人回答。

    “呵呵,不见棺材不掉泪。”

    叶轩呵呵一笑,神色冰冷至极。

    被他把玩在手中的刀叉,“咻”的一声,如飞刀般,爆射出去。

    “嚓!”

    刀叉插进门板。

    厚达二十厘米的木门,被刀叉,横穿而过。

    一抹鲜血,从刀叉穿过的小孔中,溅淌了出来。

    而那个,偷偷摸摸的躲在木门中的人,喉咙之上,死死地插着一把锋利的刀叉。

    这一把刀叉,横向穿透了他的颈部,令他直接毙命死去。

    “另外几个,还不出来吗?”

    叶轩玩味的冷笑着,手中凭空,又多了一把锋利的刀叉。

    “不愧是声震美洲的银龙唐轩,仅凭刀叉,便可数米外,取人性命。”

    木门后,走出几名中年男子,冷盯着叶轩,厉声道。

    “作为华夏修真者,竟沦为岛国走狗,你们真是令祖国蒙羞!”

    叶轩冷着脸,嗤笑了几声,很不屑的蔑视着那几名中年男子,呵斥道。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也是一名修真者,胜为王,败为寇,比起逞口舌之快,倒不如手底下见真章。”

    那几名中年男子,面露狠意,对视一眼,随即,朝着叶轩轰杀冲去。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