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国之利器刺龙
    t“兹啦!”

    鹤老指尖锋利,如刀刃切割,抓破叶轩衣衫。

    “好一个毒奶龙爪手。”

    叶轩轻蔑地冷笑着。

    低头,扫了一眼,胸前五道指痕,隐有血丝浮现。

    若非叶轩及时避开,那五道指痕,必是血痕。

    “口出不逊!”

    鹤老凛然一笑,瘦削可怖的面容上,抹过几丝狠意。

    旋即,他右爪捏成拳头。

    “轰”的一声,砸向叶轩面门。

    但这一次。

    叶轩却不躲避,嘴角处,甚至抹过几分讥讽冷笑。

    迎着鹤老拳头,叶轩同样捏出重拳,对砸在鹤老拳头上。

    “咔嚓”一声脆响。

    鹤老袖口,“啪嚓”炸裂。

    其右手臂,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曲扭折开来。

    “滚!”

    叶轩脸色,陡然一冷,一脚踢在鹤老胸口。

    这一脚,重若雷锤,将鹤老踢飞数米。

    嘭!

    鹤老暴摔在地,浑身骨头,“咔嚓”作响,胸腔血液一阵倒腾。

    他那双凹陷而深邃的眼睛,蓦地,失去了神色。

    “噗嗤!”

    鹤老脸色苍白,喷出口中鲜血。

    整个人,颓废到了极点。

    叶轩居高临下,轻蔑地冷笑着,走到鹤老身前,淡淡地说道:“奔雷拳,疾风爪,练的还可以。如果再让你练三十年,兴许你可以伤到我。”

    “……”

    鹤老胸中郁闷。

    奔雷拳,疾风爪,他苦练四十余年。

    但在别人眼中,却是虚弱不堪。

    “你,究竟是什么人?”

    鹤老灰褐色的眼睛,冷冷地盯着叶轩,询问道。

    “阎王或许会告诉你。”

    叶轩森冷一笑,低声说道。

    一根细针,不知何时,竟被夹在他指缝中。

    “锵!”

    叶轩右手一拍,将细针打入鹤老经络之中。

    鹤老只觉身体一软。

    整个人,如同泄气皮球般,脸色惨白一片,精气神,荡然无存。

    “你做了些什么?”

    鹤老瞪大了眼睛,很震惊地询问道。

    “呵呵,废掉修真者,还是震碎你的经脉,更好一些。”

    叶轩冷笑道。

    “金针碎脉,你,你是逍遥子的徒弟?”

    鹤老表情猛地一僵,震惊无比。

    “龙虎山上的鹤老。难道你忘了吗?咱们之前,交过手。”

    叶轩咧嘴一笑,嗤笑道。

    而鹤老,闻言顿时怔住。

    “居然是你!”

    鹤老震撼无比。

    “你不是死了吗?”

    鹤老眼睛里的光芒,黯淡到了极点,冷声询问道。

    “没有人能杀死我。”

    叶轩脸上表情,冰冷至极,根本没丝毫柔情,犀利的眼神,从鹤老身上一扫而过,冷蔑地呵斥道。

    “你!”

    鹤老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呵呵,强者的世界,又哪里有弱者生活的资格。”

    叶轩冷声一笑,拍了鹤老一巴掌。

    而鹤老,眼睛定格在那一瞬间,倒在了地上。

    “周天,轮到你了。”

    旋即,叶轩半眯着眼睛,冷冷地看向周天,呵斥道。

    “唐轩,你欺我儿子,又伤我手下,我和你不共戴天。”

    周天恶狠狠地咬着牙,面目狰狞无比,狠声怒吼道。

    鹤老战败,这出乎周天所料。

    他本以为,凭着鹤老强大的手段,收拾掉叶轩,轻而易举。

    但这出人意料的结果,让周天有些不敢相信。

    “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谈这些吗?”

    叶轩冷声一笑,根本不将周天放在眼里,嗤笑道。

    在他眼中,周天早就是瓮中之鳖。

    “呵呵,唐轩,你真以为,就凭你一人,就足以镇压整个江东市吗?”

    周天阴森地笑了起来,半眯着眼睛,狭长而又深邃,冷盯着叶轩,狠声说道:“江东市本就是鱼龙混杂之地,你以为,收拾掉我,你就能将这江东市,一口吃下去吗?”

    “难道不是吗?”

    叶轩冷声反问道。

    “是或不是,你过段时间,自会知道。”

    周天淡淡一笑,十分地淡定,盯看着叶轩,厉声呵斥道:“在这江东市,有着你根本惹不起的存在。”

    “谁?”

    叶轩顿时一怔。

    但他却能感觉到,周天并没在开玩笑。

    “等你身边的人,都被杀了的时候,你就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周天面目可憎,阴森无比,狠声呵斥道。

    “杀我身边的人?”

    叶轩紧蹙眉头,那双眼睛里的光芒,陡然,冷了下去。

    “呵呵。”

    周天冷笑着,但却不再说话。

    “敢动我身边的人,我定踏平你们江东市。”

    叶轩眼神锋冷无比,冷冷地逼视着周天,一字一顿的厉声说道。

    随即,叶轩转身就走。

    离开江东酒店后。

    叶轩在江东市,没多做停留,直接返回江北市。

    深夜。

    叶轩驱车返回江北市。

    别墅门前。

    叶轩停车,看到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那人身材威猛雄壮,身材魁梧,肤色发黑,如同黑熊般巨大的身躯,让他在黑夜中,格外的显眼。

    更引人注意的是,那人身体上,缠着一根形如虬龙般的漆黑色锁链。

    当叶轩下车后。

    那人便是朝叶轩走来。

    叶轩点了根烟,没说话,等到那人走到他身前时,他才问道:“抽烟吗?”

    “我不抽烟。”

    吴天雷呵呵一笑,肩膀处锁链,咔叽作响。

    “唐小柔那件事,我对不起你。”

    吴天雷面色沉重,低下了头,闷声说道。

    “都过去了。”

    叶轩简单道。

    “你作为神兵组的成员,组织上,却没保护好你的家人。这是组织的失误。”

    吴天雷神情十分地严肃,很认真的看着叶轩,说道。

    “废话就不用多说了。我和神兵组,早就没什么关系。”

    叶轩抽了口烟,烟雾中,他的神情显得有些悲伤。

    过去,并不代表释怀。

    有些事情,从发生那一刻起,就注定再也回不到过去。

    从唐小柔出事那一天起,叶轩和神兵组,就再无瓜葛。

    他是华夏人,却不隶属任何组织。

    国有难,他定然挺身而出。

    神兵组有难,与他何关?

    “刺龙出事了。”

    吴天雷像在描述一件事实,神色很平静地说道。

    “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叶轩冷笑着,逼视着吴天雷,问道。

    “你是华夏人。刺龙是国家的组织,难道,你不应该挺身而出吗?”

    吴天雷有些气愤,厉声呵斥道。

    “我挺身而出时,谁,又来保护我身边的人?”

    叶轩眼神坚定无比,厉声呵斥道:“从小柔出事那一天起,我和神兵组的关系就决断了。刺龙是国家的组织,但唐小柔,是我叶轩的人。在我眼中,比起国之利器刺龙,还是唐小柔的生命更加重要一些。”

    “你疯了吗?”

    吴天雷声音很冷,十分地低沉,狠声道:“刺龙组织,一共七十二名成员,被困百慕大。那里,只有你熟悉。能救他们的,也只有你。”

    “呵呵。”

    叶轩轻蔑地冷笑着,淡淡地说道:“能保护小柔的,也只有我。”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