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老子让你死(两张合一张)
    t“草。老子不信,你在这江北市,能只手遮天。”

    金铁贤愤恨的咬着牙,那双眼睛恶毒无比,冷盯着叶轩,狠声呵斥道。

    随后,金铁贤又打通李伟海、闫铁等人电话。

    但那些人,一听金铁贤要对付叶轩,无一例外,都百般推辞,挂断电话。

    “草他妈,这江北市的人,都疯了吗?居然,会怕你个臭狗。”

    金铁贤脸庞肿胀,忍着剧痛,面目狰狞着,怒吼道。

    “没事,你还有机会,可以继续打电话。”

    叶轩剥开一个橘子,扔给李建华一半,两人悠闲自得,吃着橘子,根本不将金铁贤放在眼里。

    “我不信,我不信。就你这种垃圾家伙,能在江北市,只手遮天。”

    金铁贤狠狠地摇着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咋吼道。

    随即,他拨通李书记电话。

    这是他最后一根稻草!

    他坚信,李书记站在江北市政界的顶端,一定不会畏惧叶轩,一定会出警救他。到那时,他一定要将叶轩踩在脚下,狠狠地羞辱一番。

    不。

    让叶轩跪在地上,扯着嗓子,唱征服。

    “嘟嘟”几声,电话接通。

    “您好,请问是李书记吗?”

    金铁贤压低了声音,轻声询问道。

    “嗯,你好,哪位?”

    李书记正在办公。

    “呵呵,李书记,您好,我是金铁贤。我在江北医院,被人揍了,您能不能出警,来救我一下。”

    金铁贤一脸苦笑,赶紧说道。

    “金铁贤?”

    李书记猛地一愣。

    顿时,反应过来。

    “金大公子,就凭你的身份地位。我想,在我这江北市,应该没几个人,招惹你吧!”

    李书记呵呵一笑,说道。

    “那个狗比叫唐轩。他,他根本不怕我。”

    金铁贤下意识扫了叶轩一眼,心底更加发怵,胆怯地说道。

    “什么?!”

    李书记先是一惊,脸上表情,顿时变得十分地凝重。

    “金大公子,你讲话呀!你怎么不说话了?真不好意思,金大公子,我正在外地视察,这边信号不太好,待会等我信号好了,我再给你打回去的。”

    说完话,正坐在办公室,批改文件的李书记,冷凝着脸,“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

    电话被挂断。

    金铁贤一脸茫然。

    尼玛!

    信号又不好?

    这江北市,该不会,压根就没信号……

    “现在,服了吗?”

    吃完橘子,叶轩站起身来,走到金铁贤身前,拍了拍金铁贤的脸,很轻蔑地询问道。

    “你!”

    金铁贤愤怒着,但却无话可说。

    原来,这江北市,根本没人敢惹叶轩。

    “金泰福都被我弄进了监狱。你觉得,你在我面前,又算个几把!”

    叶轩呵呵一笑,加大手掌力量,狠狠地抽了金铁贤一巴掌,冷声呵斥道。

    “原来,是你。”

    金铁贤瞪大眼睛,很震惊,说道。

    他一直在外游玩。

    这次来江北市,是为解决孩子那件事。

    因此,他根本不知道。

    金胖被打残。

    金恩义住了医院。

    金泰福被弄进监狱判了无期。

    几位金家之人,全被叶轩,弄的惨不忍睹。

    如今,轮到了他,金铁贤。

    “现在知道也不晚。”

    叶轩轻声一笑,像看死人一样,盯着金铁贤。

    而这时,金铁贤彻底地绝望了,瘫软着双腿,坐在地上。

    “既然输了,就叫爹。”

    叶轩冷蔑地笑着。

    这江北市,地下皇帝,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叶轩。

    只要在江北市地界中,谁敢和他叶轩作对。

    敢作对者,自寻死路。

    “爹!”

    金铁贤彻底地懵了。

    他不敢再多说什么,除了低头认输。

    “呵呵,我可没你这个傻吊儿子。”

    说完话,叶轩嘴角处,抹过几丝冷笑。

    他从沈雪莹病床旁边,拿起一根细针,细若无声的扎入金铁贤肾脏处。

    “一针定乾坤!毁了你的肾脏。接下来,你和废人,再无区别。”

    叶轩冷声一笑,凭他出神入化的医术,毁掉一个人,远比救一个人,来的简单。

    将针刺入金铁贤肾脏,看似不痛不痒,实则能摧毁金铁贤肾脏,让金铁贤彻底地失去肾脏功能,成为一名肾虚公子。

    金铁贤蹲坐在地,像脑残一样,发愣着。

    “李哥,这里没其他事了,咱们就走。”

    叶轩呵呵一笑,扫了李建华一眼,又说道:“李哥,以后遇事,没必要忍让。你尽管放手去做,出了事,有我。”

    “好。”

    李建华很激动,也很感谢叶轩。

    这份尊严,是叶轩给他的。

    他下定决心,将来要跟随叶轩,一起打拼天下。

    而在不远的未来,李建华,将叱咤江北。

    当然,这是后话。

    “建华,你确定要离开?”

    沈雪莹低下了头,觉得很羞愧,轻声询问道。

    李建华转过身,走到门口,很坚定的说道:“就算是为了你,我李建华,也一定要打拼出一番事业,混出个人模人样。我要向你证明,我李建华,不是市井小民,而是潜龙在渠。不飞则已,不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说完话,李建华很坚定的,转身跟着叶轩,一起离开。

    男人这条路,注定不好走。

    浴血而行,身披荆棘,勇往直前,谓之男人。

    离开病房后。

    李建华去开车。

    叶轩坐上副驾驶。

    “去天涯武道馆。我来江北市这么久,都没去天涯武道馆看一下。”

    叶轩点了根烟,冷冷地抽了一口,沉声说道。

    李建华心情很抑郁。

    他很喜欢沈雪莹。

    但没想到,竟是这种结局。

    或许,他和沈雪莹,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海鸟和飞鱼,不在一个世界,注定只能越走越远。

    这世界的爱情,注定满是遗憾,与怅然若失。

    “李哥,我们是男人。攀得上珠穆朗玛峰,搂得住白富美长腿。受得了乱七八糟的压力,受得了五花八门的装逼。成功不论出身。不管我们是从滚滚长江来,还是我们葬在黄土高坡处。只要我们奋斗了,那这一生,我们就没白来。”

    叶轩抽了口烟,眼神坚定无比,很认真的看着李建华,沉声说道。

    “嗯。”

    李建华重重地点着头。

    阴沉的脸上,抹过几丝笑意。

    “人的这一生,可能燃烧,可能腐朽。既然不想腐朽,那就努力燃烧吧!”

    叶轩抽着烟,面带微笑,拍了拍李建华的肩膀,很振奋的说道。

    听过叶轩所言。

    李建华,看向叶轩的眼神,更多几分佩服。

    叶轩虽年轻,但经历很多。

    言语间,那一股淡淡地装逼气息,真是令人佩服。

    “我们先去天涯武道馆。到那里以后,我会将那家天涯武道馆,交给你来管理。如果你能管理好,那以后,天涯武道馆在华夏之内的大小事务,都交由你来处理。”

    叶轩沉声说道。

    李建华点头,内心里,十分地感激叶轩。

    他赶紧发动车子,朝天涯武道馆驶去。

    很快。

    天涯武道馆。

    武道馆,建在市中心处。

    地价,一平米五六万。

    李建华将车停在武道馆外。

    但武道馆外,却显得十分地冷清。

    “嗯?”

    叶轩走下车,扫了一眼周围,顿时心生疑惑。

    武道馆位于市中心。

    但武道馆内,却没人出入。

    很奇怪!

    带着困惑,叶轩走进武道馆。

    武馆内部装潢,和体院馆形式差不多.

    各类健身器材,应有尽有。

    还有几个擂台,供学员对练。

    但在武馆内工作的人,却是寥寥无几,甚至根本没有。

    叶轩扫了一眼,四周冷冷清清,只看到一位扫地的阿姨。

    叶轩紧蹙眉头,上前,走到那扫地阿姨身前,询问道:“阿姨,这武馆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白天开着门,都不做生意?”

    “做生意?做什么生意。连教练,都被人打跑了,哪里还有人来这里学武术。”

    那阿姨叹了口气,一脸颓丧的样子,闷声说道。

    “被人打跑了?”

    叶轩猛地一怔。

    但那双眼睛,却是顿时冷了下去。

    居然有人敢来踢馆?

    我勒个草!

    叶轩眼神幽冷,沉声询问道:“那阿姨,是谁打的那些教练?”

    “小伙子,你别问了。赶紧走吧!你再不走,待会等那些人来了,他们肯定会打你。”

    那扫地阿姨脸色很不好看,劝说道。

    “呵呵。”

    叶轩笑了笑。

    这时,一群手拿铁棍的汉子,从武馆外,走了进来。

    “小子,滚出去。”

    那为首的汉子,染着黄毛,右耳处,打着一枚金质耳钉,冷盯着叶轩,玩味的冷笑着,呵斥道。

    叶轩站在原地,凛冽的目光,打量着那群汉子。

    就这种垃圾,肯定不可能击败天涯武道馆的教练。

    “李哥,收拾掉他们。”

    叶轩招了招手,冷声道。

    坐在驾驶室的李建华,猛地打了一个激灵,从车上走了下来。

    李建华身材魁梧,肤色黝黑,明显是那种莽壮有力之人。

    当他走到那群拿着铁棍的汉子身前时。

    那些汉子,不由多看了叶轩几眼。

    恐怕是个不好惹的茬!

    但即便如此,那为首的汉子,仍是挺了挺胸膛,很威风的走到李建华身前。

    “滚!”

    那汉子,故作凶狠,呵斥道。

    “呵呵。”

    李建华冷声一笑,眼睛里,满是不屑之色。

    “笑你……”

    没等“麻痹”二字出口。

    李建华,一巴掌,抡在那汉子脸上。

    那汉子只觉,整张脸,像被石头砸中一样,剧痛无比,口腔中的牙齿,更是“嘣”的一声飞了出去。

    “我草你妈,你他妈居然敢打老子?”

    那汉子被李建华打的面目肿胀,痛苦不堪,他面露狠意,用手托着脸,一抹鲜血从他嘴角处,流淌了出来,狰狞的怒吼道。

    “就你,也配自称老子?”

    李建华怒瞠着那汉子,一双眼睛,冷到了极点。

    让那汉子心中发慌,双腿不由哆嗦了起来。

    “滚!”

    李建华厉喝道,冷着脸,又一巴掌,抽甩在那汉子脸上。

    “啪!”

    耳光声,十分地清亮。

    那汉子被叶轩抽甩的脑袋发懵。

    左右两张脸,各是五个血红手指印。

    “草。兄弟们,弄他。”

    那汉子痛的面目狰狞,发狠道。

    但没等那汉子身后小弟动手。

    李建华一脚踢出,狠狠地踢在那汉子腹部。

    将那汉子,踢飞出去,倒在武馆门外。

    而那些小弟,见状,全都愣住了神。

    拿着铁棍的手,不由哆嗦了起来。

    根本就不敢动!

    “我叫唐轩。”

    见李建华收拾掉那汉子,叶轩轻蔑地冷笑了几声,走到李建华身前,冷冷地扫视着那些人,轻声的笑说道。

    “你就是唐轩?”

    一个肩膀上,有着纹身的青年,顿时一愣。

    “怎么?你认识我?”

    叶轩半眯着眼睛,疑惑道。

    “不,不认识。”

    那青年赶紧摇头道。

    “是吗?”

    叶轩呵呵一笑,走到那青年身前,冷着脸,询问道。

    但就在这时。

    那青年,狠声一笑,猛地抬起头来。

    一道凌厉的光芒,从那青年眼睛深处,一闪而过。

    “刺!”

    一道锋锐的匕首,被紧握在那青年手中。

    那匕首,冷锐无比,直接刺向叶轩心脏。

    “唐轩,老子让你死。”

    那青年狰狞着脸,像个魔鬼似的,疯狂地怒吼道。

    ————

    ps:你们提的建议,午餐一直在看。你们的留言,午餐也在看。午餐会尽力的。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