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一条土狗(四更)
    t闻言。

    李建华眼神,蓦地,冷了下去。

    那双眼睛,凶狠无比。

    他一言不发,站在原地,攥紧拳头,冷冷地盯着那中年男子。

    而那中年男子,却是居高临下般,眼睛里,满是不屑之意,轻蔑地冷笑着,视线在李建华的身上,一扫而过,十分地瞧不起李建华。

    “雪莹,你看,你养的这条狗,连咬我的勇气都没有。呵呵,看来,你养的这条狗,是一条土狗。”

    那中年男子呵呵一笑,随手拿起一个橘子,剥开吃了起来,冷蔑地讥讽道。

    “金铁贤,你给我滚出去。”

    沈雪莹脸色惨白,厉声呵斥道。

    在她姣好的脸上,有五道血红色的手指印。

    而她嘴角处,有干涸的血渍,明显刚挨了打。

    “呵呵,雪莹,你这条狗,除了会生闷气外,还会干些什么?”

    中年男子玩味的冷笑道。

    “你!”

    沈雪莹贝齿轻咬,眼眸怒睁,剜了金铁贤一眼。

    “建华,你先出去。这里,有你没你,都一样。”

    沈雪莹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有些头疼,轻轻地挥了挥手,示意李建华出去。

    李建华,一个市井小民,退休军人,地位卑微,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如何能与金铁贤相提并论?

    这一切,都是沈雪莹一厢情愿。

    她本以为,李建华来这,能为她出头。

    但事实呢?

    李建华被人侮辱,被人踩在脚下,却连个屁都不敢放。

    沈雪莹,打从心里,对李建华,感觉十分地失望。

    “沈董,我在这陪着您。”

    李建华站立军姿,挺直腰板,严肃道。

    “我说了,这里有你没你,都一样。你在这里,只会被他羞辱。”

    沈雪莹揉了揉太阳穴,下意识闭上了眼,厉声呵斥道。

    她不想这样说话。

    但李建华,实在太不自知。

    就算他留在这,又能做些什么?

    就凭他这样一个市井小民,难道敢出手打金铁贤吗?

    不敢!

    甚至,他连都不敢想。

    听过沈雪莹的呵斥后。

    李建华的心里,一阵抽痛。

    他,李建华,堂堂七尺男儿,曾为国效忠,尽忠职守,誓死守护祖国大好河山,那时,他也是血性男儿,敢为心爱之人,提起刺刀,就向敌人头上砍去。

    但如今呢?

    岁月磨平了激情,现实的无奈,让他心甘情愿,沦为别人脚下的石子。

    他,曾经的血性男儿,志比天高的七尺男儿,却被人踩在脚下,打他骂他,他不敢还口,更不敢还手。

    他,李建华,彻底地沦为市井小民,连个地痞流氓都比不上。

    “还不走吗?”

    见李建华闷声不吭,沈雪莹更加气愤。

    沈雪莹拔掉手背上的针头,脸色惨白一片,嘴唇干裂,她从病床上站起,冷着脸,愤怒着,走到李建华身前,一双眼睛很认真的看着李建华。

    “啪!”

    沈雪莹抬起手来,狠狠地抽了李建华一巴掌。

    “记住,你是个男人。比起看着他羞辱你,我宁愿看着你滚。”

    沈雪莹本就是女强人。

    这一刻,她眼神冷锐无比,冷盯着李建华,怒吼道。

    挨了一巴掌,李建华仍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七尺男儿,血性方刚,但他却什么都不敢做。

    这一切,只因他,无权无势。

    正如沈雪莹所说。

    他不敢!

    他什么都不敢!

    他既不敢骂金铁贤,也不敢打金铁贤。

    因为,金铁贤身后,站着金家。

    而他身后,却站着,他战友临死前,托付给他的那一对孤儿寡母。

    倘若他孑然一人,他定敢拿刀上去,断了那金铁贤的狗头。

    男儿在世,可杀不可忍辱。

    但现在,他不敢。

    他必须为那一对孤儿寡母考虑。

    他很清楚,一旦他出事,那一对孤儿寡母,定将饿死街头。

    答应战友的事,他李建华,就一定要做到。

    哪怕,他现在,被金铁贤踩在脚下,他也必须忍下这口气。就算他,被金铁贤喂一口屎,他也必须咽下去。

    尊严?

    在权势面前,尊严算个屁。

    不。

    连个屁都不算,至少屁能听个响。

    “我不走。”

    权衡利弊,李建华选择忍耐。

    但他想要陪着沈雪莹,眼神很坚定,一字一顿的说道。

    “或许,我就不该叫你来。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沈雪莹很无奈地叹气道。

    听这话,李建华更是羞愧的低下头。

    “呵,真是一条土狗。雪莹都让你滚了,你就不能乖乖地像条狗一样,赶紧滚吗?”

    金铁贤呵呵一笑,拿起一根香蕉,扔在李建华脸上,厉声呵斥道。

    香蕉砸在脸上。

    但李建华,却仍是一声不吭。

    像个哑巴一样,就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雪莹,我开始喜欢你养的这条狗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真不错。”

    金铁贤冷声一笑,站起身来,穿着西装,他身子十分地挺拔,但比起李建华,他却还是要矮一些。

    金铁贤蔑视着李建华,脸上带着玩味的冷笑,走到李建华身前。

    “你真就那么听话?”

    金铁贤半眯着眼睛,打量着李建华,询问道。

    李建华,一言不发。

    这让金铁贤,很不高兴。

    金铁贤拿出一叠钞票,甩在李建华脸上,呵斥道:“捡起这些钱,赶紧滚。”

    李建华,眼都不晃,更别提,去捡钱。

    “呵,嫌少是吗?”

    金铁贤轻蔑地冷笑着。

    在这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坚持不跪倒在钱之下?

    书上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就是不跪普通人。

    但金铁贤,偏不信这个邪。

    他定是要拿钱,砸的李建华,这个七尺男儿,跪在他的脚下。

    一万块不够,那就十万。

    十万块不够,那就一百万。

    一百万不够,那就一千万。

    所有人的膝盖,所有人的尊严,都有一个价格。

    金铁贤冷笑着,从怀中,又拿出一叠红钞票,狠狠地甩在李建华脸上。

    “啪!”

    钞票甩在脸上。

    那声音,响亮清脆。

    但李建华,却是眼都不眨。

    “有点意思。”

    金铁贤玩味的笑着,狠声说道:“一条土狗,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坚持多久。”

    说完话,金铁贤让保镖,拿出一百万现金。

    “你现在跪下,这些钱,都是你的。”

    金铁贤冷冷地扫视着李建华,不屑地说道。

    “你现在跪下,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没等李建华开口说话。

    病房外,一道轻蔑地声音,突地响起。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