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帅就一个字(一更)
    t“不行。你今天,不说我和她,到底谁更漂亮,就不许睡觉。”

    翟晓晓冷哼一声,嘟着小嘴,冷盯着叶轩,呵斥道。

    “靠!”

    叶轩脸色表情,变得僵硬起来。

    这骚娘们,蹬鼻子上脸,欠抽呢!

    叶轩挺直腰板,抹掉鼻血,走到翟晓晓身前。

    两人近距离接触,翟晓晓高耸的胸脯,隐约碰触在叶轩的胸膛。

    一股酥软,让翟晓晓的脸庞涨红开来。

    “给你一点阳光,你就灿烂。给你一点流水,你就泛滥。你这娘们,就是欠收拾。”

    叶轩冷着脸,直接上前,抓起翟晓晓,用右手揽住抱起翟晓晓的细腰,将翟晓晓的短裙撸在屁股上,让其露出雪花的屁股。

    “啪!”

    叶轩面无表情,抡起左巴掌,狠狠地抽甩在翟晓晓屁股上。

    顿时,一道血红的手指印,浮现在她屁股上。

    “看你还敢不敢蛮不讲理、胡搅蛮缠。”

    叶轩冷着脸,“啪啪啪”几声,又是几巴掌,抽在翟晓晓屁股上,将翟晓晓的两面屁股,打的红肿不堪。

    “哼!叶轩,老娘告诉你,我就赖上你了。以后吃你的,喝你的,睡你的,我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翟晓晓不服输,但眼睛,却是红润起来。

    叶轩抽她屁股,打的她屁股,一阵疼痛。

    “呵,你是死是活,我才懒得管你。”

    说完话,叶轩将翟晓晓扔在地上,摔的翟晓晓轻柔的闷哼一声,屁股都快开花了。

    “小柔,你别管她。我先回去睡觉了。”

    叶轩走到唐小柔身前,揉了揉唐小柔的头发,笑说道。

    “好。”

    唐小柔点头道。

    本着“惹不起,躲得起”的原则。

    叶轩从翟晓晓面前,赶紧溜了。

    唐小柔也不再搭理翟晓晓,冷冷地扫了后者一眼后,便是走上法拉利,驱车回别墅。

    “唐轩,你个混蛋。你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老娘告诉你,你今天不让我进这个门,我就在你家门口,站一夜。”

    翟晓晓屁股很痛,怕是肿了,她扯着嗓子,一副泼妇的模样,叫喊道。

    而叶轩,回别墅后,根本不理睬翟晓晓的喊叫。

    拿几件衣服后,就朝浴室走去,准备洗澡。

    一个稚嫩小娘们,也敢和他这个江湖老油条斗?

    真是自不量力!

    叶轩肯定,就以翟晓晓的性格,铁定等不了几分钟,就会离开。

    “帅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一边洗着澡,一边哼着小曲,叶轩悠然自得,十分地自在。

    但!

    就在这时。

    叶轩只觉后背猛地一凉,头皮发麻,浑身毛发,悚然颤栗。

    “鬼鬼祟祟的,还不出来!”

    叶轩脸色,陡然间,严肃无比。

    他关掉水龙头,背靠墙壁,保持警惕的姿态,厉声呵斥道。

    “是我。”

    一道轻柔的声音,突地响起。

    随后,只听“吱呀”一声,浴室的玻璃门,被人蹑手蹑脚的打开。

    叶轩瞪大眼睛,感觉诡异,冷盯着浴室门口。

    只见,一只玉足,先行踢进浴室中。

    接着,一条笔直的凝白大长腿,从浴室外,伸了进来。

    紧跟着,一位上半身,穿着透明蕾丝睡衣,下半身则是一件内裤式,纹有蕾丝边的短裙,浑身肌肤若雪,肤色发白,皮肤表面光滑吹弹可破的女人,走进了浴室里。

    叶轩顿时怔住。

    脸上表情,僵硬无比。

    “银花,你下次来,能不能别从天窗爬进来?”

    叶轩拿起一块浴巾,遮住下半身,一脸无奈地,呵斥道。

    “我习惯了。”

    银花捂嘴一笑,那双眼睛贼亮,紧盯着叶轩看。

    上看看,下看看,生怕漏看点什么。

    “你这,还真不小。”

    银花的视线,落在叶轩身上,轻声调侃道。

    “那是,三百多平的别墅,能小吗?”

    叶轩呵呵一笑。

    但似乎,他理解的,和银花想说的,并不在一个频道上。

    银花靠在浴室玻璃门上,身材高挑的她,显得十分诱人,穿着透明蕾丝睡衣,更是让她变得十分地妩媚。

    她很认真的看着叶轩,笑说道:“真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废话。”

    叶轩摇了摇头,不加思索,直接说道。

    “呵呵。”

    银花撩动头发,一股迷人的清香,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这是一种摄人心魂的体香,无数男人,都痴迷在其中。

    但叶轩,闻后,却是纹丝不动。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我还得洗澡。”

    叶轩冷盯着银花,他看得出,在银花脸上,有一丝忧郁之色。

    “你可以直接洗澡,不用在意我。”

    银花淡淡一笑,说道:“我一边说,你一边洗澡。”

    “那也行。”

    叶轩懒得多费口舌。

    拿掉浴巾,露出坚实的身躯,沐浴在水中,洗澡。

    他并不在乎银花偷看些什么。

    毕竟,他对银花,更多的是怜悯之情,根本不存在,其他的感情。

    “过几日,我师傅就要来江北市了。他对我,杀了死令。”

    银花面露抑郁之色,但脸上,却还挂着一抹强颜欢笑,轻声说道。

    “为什么?”

    叶轩洗着头发,并没太过惊讶,询问道。

    “金家一口咬定,说我和你联手,害死了我姐姐。”

    提及金家时,银花心中有些愤怒,脸上抹过几丝狠意。

    “意料之中的事。”

    叶轩呵呵一笑,并没惊奇,很淡定的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

    见叶轩表现的这般冷静,银花心中不由一惊,疑惑道。

    “呵,就凭金家那群心胸狭隘之辈,会放过我?我将金泰福弄进了监狱,还击毙金家找来的数名狙击手,他们不记恨我,就怪了。至于你,牵扯到金家利益中去,他们当然不会让你活着。”

    叶轩洗好头发后,拿起沐浴露,涂抹在身上,解释说道。

    “该死的金家。”

    银花心中窝火,一拳打在浴室墙壁上。

    “咔嚓”一声,那墙壁,裂开了一道缝。

    “姑奶奶,我这墙壁,花了几万块呢!”

    叶轩很无奈地看了银花一眼,冷声呵斥道。

    “……”

    银花一脸无语的表情。

    如今,事情都到紧急关头了,叶轩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心真大!

    “我师傅很厉害。你,很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银花面色阴翳,冷凝着脸,盯着正在冲澡的叶轩,很认真的说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