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自扇耳光(一更)
    t宋宇凡被叶轩踩在脚下。

    脸色惨白一片,满嘴是血,样子太惨了。

    而叶轩,神色冰冷,一双幽暗的眼睛里,没丝毫柔情。

    宋宇凡竟敢骂唐小柔婊,这绝对是在找死。

    叶轩没一脚将其废掉,就是念其爷爷,宋祖申的面子,手下留情。

    “凭你,也敢抽我爸爸?”

    宋宇凡狰狞地冷笑着,张狂无比,根本不将叶轩放在眼里。

    “如果他在的话,我有何不敢!”

    叶轩轻声一笑,冷冷地扫视着周围的人,呵斥道:“别说我抽他,就算我让他跪下,他都连个屁都不敢放!”

    “好大的口气。”

    这时,人群身后,突地一道声音响起。

    一听这话,那些贵宾,顿时沸腾起来。

    “宋家主来了。这唐轩,太过狂妄,终于有人能收拾他了。”

    “就是。凭着宋家主的强横手段,虐杀死唐轩,根本没问题。”

    “呵!唐轩这种外来的垃圾,自持甚高,根本没弄清江北市势力分布,就敢口出狂言,扇宋家主脸,真是不知死活。”

    那些贵宾,全都冷着脸,怒瞠着叶轩。

    等待宋仁慈,收拾掉叶轩。

    而宋仁慈,刚从二楼走下,积攒一路的怒气,随时都要爆发。

    居然有人敢扬言抽他脸,简直无法无天!

    即便是李书记,也不敢说这话。

    如果他不将那口出狂言之人,狠狠地收拾一顿,那他宋仁慈,以后该如何在江北市立足。

    他堂堂宋家家主,坐拥千亿资产,控制江北市经济命脉的男人,又该如何服众!

    这口气,绝不能忍。

    不仅要收拾那出言不逊之人,还要让其跪下,给他道歉。

    否则,绝不原谅。

    宋仁慈态度十分强横。

    那些贵宾,见宋仁慈出现,赶紧将路让开。

    宋仁慈身材有些臃肿,穿过人群。

    他紧绷着脸庞,神情愤怒无比,眼睛里,像在冒火一样,露出狰狞之色。

    大家都明白。

    接下来,宋仁慈一定会狠狠地制裁叶轩。

    让叶轩知道。

    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宋家主,这个外来的狗比,实在是太过猖狂。您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他一顿,让他知道,咱们江北市的人,不是好惹的。”

    “没错,宋家主。这唐轩,先是打了您的儿子,还对您出言不逊,根本就是在侮辱宋家。”

    围观的那些人,全都在煽风点火,恨不得,宋仁慈将叶轩踩在脚下。

    “什么?!”

    宋仁慈闻言,猛地一惊。

    转过头,看向那说话之人,厉声询问道:“你刚才说,是谁打了我儿子?”

    “唐轩那个狗比。”

    那人说道。

    “……”

    宋仁慈脸上表情很僵硬。

    他之前收到消息,说唐轩就是轩爷。

    这消息,还没来得及告诉宋宇凡。

    宋宇凡就又得罪了轩爷。

    宋仁慈脸色不太好看。

    有种悔不当初的感觉。

    当初,真该拔出来,将宋宇凡射在墙上。

    这下子倒好。

    真是生出了个祸害。

    宋仁慈脚步很沉重,脸上神色,凝重无比。

    众目睽睽之下。

    他冷凝着脸,走到叶轩身前,没任何预兆的,“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

    全场,顿时间,鸦雀无声,气氛变得十分压抑。

    尼玛!

    这剧情,根本不对。

    编剧脑袋里,怕是有屎吧!

    不然,怎么会这么写?

    宋仁慈,堂堂宋家家主,控制着江北市半数公司经济命脉的大人物,举手投足间,都可以威胁到那些小企业的生死存亡。

    这种站在江北市商业圈,顶尖的大人物,居然就这么跪下了。

    而且,连头都不敢抬,连屁都不敢放。

    这他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眼前这一幕,对那些贵宾,内心里,造成了剧烈的冲击。

    更多的人,是不敢相信。

    不可一世的枭雄,宋仁慈,居然跪在叶轩脚下,还跪的心甘情愿,这让谁能相信。

    “宋家主,您跪错了。那家伙,就是狗比唐轩。”

    有人赶紧上前,拉了一下宋仁慈,提醒道。

    但宋仁慈,却是沉默地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或者说,轩爷未曾发话,他根本就不敢说话。

    一切,都得等轩爷,先行发话后再说。

    “我亲自动手,还是你自行动手?”

    叶轩居高临下,一双眼睛冰冷至极,他像俯视芸芸众生般,俯视着宋仁慈,冷声询问道。

    “不劳您亲自出手。侄儿,自行打脸,打到您满意为止。”

    宋仁慈苦愁着脸,但却不敢多说什么。

    他抬起手,照着脸庞,狠狠地抽了下去。

    只听“啪”的一声,耳光声,从他脸上传出。

    足够的清亮。

    震彻全场!

    这也让,那些围观的贵宾,看得目瞪口呆。

    被叶轩踩在脚下的宋宇凡,更是一脸惶然,瞪大了眼睛,满是惶恐之色,根本不敢相信,那跪在地上之人,竟是他那不可一世的父亲。

    而王泽天,更是一脸惊愕的表情。眼睛之中,满是不可置信。

    这可是宋仁慈。

    他目前,最大的依仗。

    居然,就这么臣服在叶轩的脚下了。

    还听从叶轩所言,自扇耳光。

    听着那一声声耳光脆响,王泽天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头皮都有些发怵酸麻。

    “啪、啪、啪……”

    十几个耳光子,打在脸上。

    宋仁慈的脸庞红肿胀开,血淋淋的手指印,清晰地印在他的脸上。

    他嘴角处,更是泛出几抹血丝。

    一双眼睛里,没了丝毫神韵,更不敢,有张狂之意。

    而这一切,都因为,他得罪了轩爷,这样一位他不可触及,得罪不起的人物。

    即便自扇耳光,宋仁慈,都感觉十分地庆幸。

    毕竟,他和轩爷接触过很多次,太过了解,轩爷凶狠的手段。

    扇耳光,太普通。

    一旦触碰到轩爷底线,轩爷更是会狠下杀手。

    到那时,只怕后悔都来不及。

    宋仁慈真的很高兴,轩爷只是让他自扇耳光。

    而他儿子,也只是被轩爷打的,吐了几口血,身体并无大碍。

    这样的结果,宋仁慈很满意。

    “小宋,你年龄不小了,就别再打耳光了。”

    叶轩面无表情,像训斥后生晚辈一样,冷视着脸庞红肿的宋仁慈,轻声说道。

    “谢轩爷。”

    宋仁慈轻易不敢起身,而是“嘭”的一声,给轩爷磕了一个响头,表达内心真诚的感谢。

    “呵呵。我和你父亲,一生交好。我可不希望,因为某个人作恶,而破坏了,我和你们宋家之间,友好的关系。”

    叶轩冷冷地扫了宋宇凡一眼,厉声说道。

    “犬子宇凡,不通人情世故,得罪轩爷,还请轩爷,教诲一番。”

    宋仁慈身体微颤,轩爷比起之前,更狠毒强大几分,这让他心中发怵,请求说道。

    “爸,您疯了吗?您作为宋家家主,却给这样的狗东西跪下。那以后,咱们宋家,在江北市,又该如何立足?”

    宋宇凡气愤无比,狠狠地咬着牙,眼眸爆睁,怒吼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