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踩到屎了(三更)
    t叶轩坐在甜点区,蛋糕一块又一块,填进肚子里。

    他暂时没去找唐小柔。

    打算吃饱后,再去找她。

    吃过蛋糕,叶轩端了几杯红酒,当成凉水喝,一饮入喉。

    随后,他又到海鲜区,抓几只龙虾,剥壳吃干净。

    叶轩和王家有仇,不代表,他和王家食物有仇。

    能吃王家东西,还不花钱。

    何乐而不为?

    “你看那个家伙,还说是大佬,就这种货色,最多算个土豪,暴发户。大佬,他配吗?”

    “切,谁说不是呢?但谁让,人家拥有三百多亿美金。这年头,有钱的就是爷,没钱的连孙子都算不上。”

    “哼!这种暴发户,居然也敢自称大佬?真是厚颜无耻。”

    有些人,目睹叶轩吃相,极为不屑,狠狠地训斥道。

    王泽天嘴角处,勾勒出几抹淡淡地笑意。

    他沿路走来,听过太多这种,对叶轩不满的话。

    这让他,越发觉得。

    就凭叶轩这种垃圾货色,也配和王家斗?

    真是不知死活。

    有闫铁和宋仁慈作为依仗,王泽天心里有了底气。

    羞辱叶轩,太过容易。

    他冷凝着脸,拿了一杯红酒,走到正啃吃龙虾的叶轩身前。

    “唐总,您不请自来,也就算了。如今,还在这里吃东西,未免太不把我王泽天,放在眼里了。”

    王泽天刻意抬高了声音,眼神冰冷至极,冷声呵斥道。

    “知道我不把你放在眼里,还来自取羞辱,你是智障吗?”

    叶轩将巨大的龙虾腿,往旁边一扔,半眯着眼睛,打量着王泽天,嗤笑道:“你们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小时候喝三鹿奶粉,吃地沟油。能长这么大,真不容易。”

    “你才他妈喝三鹿奶粉呢!”

    王泽天眼睛空洞,眼神幽邃无比,冷声道。

    “我是山里人,没喝过。”

    叶轩摇了摇头,回应道。

    那长白山是无污染之地,哪里来的三鹿奶粉,那种“品质优良”的奶粉。

    “山里人?呵呵,难怪你长着一张没素质的脸。”

    王泽天冷哼一声,一股富二代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呵!总比你长着一张鞋拔子脸,好看多了。”

    叶轩站起身来,轻蔑地调侃道,他心知这王泽天,肯定找到依仗,才存心找茬。

    “你!”

    王泽天愤怒,半眯着眼,恶狠狠地盯着叶轩。

    随即,他捏紧手中红酒杯,将杯中红酒,狠狠地泼向叶轩。

    “长得一脸猥琐样,就知道,你会这样干。”

    叶轩冷声一笑,不假思索,迅速抬起脚,就是一记鞋印,盖向王泽天。

    那些红酒,泼洒均匀,被叶轩鞋底盖住。

    “嘭”的一声,叶轩沾满红酒的鞋底,盖在了王泽天脸上。

    而王泽天,如受重击,仰面倒在地上。

    他只觉,脸面猛地一痛。

    鼻子处一股温热,一抹鲜血,从鼻孔中流淌了出来。

    “你居然敢动手打人?”

    王泽天面露狠意。

    但嘴角处,却是露出一抹阴森的笑意。

    阴计得逞!

    很多嘉宾,见王泽天被打,迅速围了过来。

    而唐小柔,和林雪姬,见状,也赶紧走了过来。

    唐小柔穿过拥挤人群,走到叶轩身边,低声询问道:“怎么回事?”

    “揍条狗,没事。”

    叶轩居高临下,冷冷地笑着,俯视着王泽天,嗤笑道:“红酒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很不错?忘了告诉你,我来的路上,踩到了屎哟!”

    踩到了屎……

    难怪有点咸咸的,还有点臭臭的。

    搞了半天,原来是,踩到了屎。

    王泽天幡然醒悟。

    难怪他刚才抿了几口,觉得那红酒的味道,有点问题。

    原来,夹杂了屎味。

    “屎……”

    王泽天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了。

    我曰你妈卖批。

    他刚才,抿了掺杂屎的红酒,居然还悠然自得,认为很有味道。

    “多么痛的领悟,屎曾是他的全部。”

    此刻,仅有这首歌,能描述王泽天的内心。

    这种吃了屎的感觉,让人无法描述。

    就像他付了钱,上了床,才发现,旁边睡得是个带把的。

    尴尬!

    “唐轩,我草你妈。老子,和你没完。”

    王泽天狰狞着脸,怒吼道。

    他用手扣嘴,强行呕吐,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毕竟,酒已入喉,即便掺杂着屎,他也只能咽下去。

    “唐总,你这么做,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这时,一直站在旁边的宋宇凡,冷冷一笑,呵斥道。

    “宋少,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叶轩猛地转过身子,阴森着脸,冷冷地逼视着宋宇凡,询问道。

    “呵,唐总旁边站着个ao子,让我看着很不舒服。免不了,得多说几句。”

    宋宇凡眼神锐利无比,冷冷地扫视着叶轩旁边的唐小柔,阴森地说道。

    “婊你麻痹!”

    没等宋宇凡说第二句话。

    叶轩健步上前,一脚将宋宇凡,踢倒在地,踩在脚下。

    “敢他妈骂老子的人,信不信,我弄死你?”

    叶轩半眯着眼睛,眼神锋冷无比,紧盯着脚下宋宇凡,冷声呵斥道。

    “你敢!”

    宋宇凡表现的很强势。

    对叶轩,毫不畏惧。

    “你试一试,我敢不敢?”

    叶轩神色严肃无比,脚步一踏,一脚踩在宋宇凡胸口处。

    宋宇凡只觉,胸口骨头,“咔嚓”一声脆响,胸腔中,闷着一口热血。

    “噗嗤”一声,宋宇凡脸色苍白,吐出口中鲜血。

    整个人,痛苦不堪,狰狞着脸。

    “别说是你,就算是你老子在这,我也照样敢扇他脸。”

    叶轩居高临下,冰冷眼神中,没丝毫柔情可言,厉声呵斥道。

    此话一出,全然惊然。

    那些贵宾来客,面露震惊之色。

    叶轩,竟连堂堂宋家家主,坐拥千亿资产,掌控江北市金钱半壁江山的宋仁慈,都不放在眼中。

    甚至,当众扬言,敢抽宋仁慈的脸。

    这未免,也太过张狂一些。

    王家大厅二楼。

    宋仁慈喝着茶水,一脸悠然。

    在他对面。

    闫铁神色淡然,从容不迫的坐着。

    两人言语交谈,说话缓慢。

    看似简单的对话,却能左右江北市,半数公司的经济命脉。

    大人物之间的谈话,往往能够主宰,那些小人物的命运。

    这时,一名服务员,急匆匆的走进包间。

    “宋总,您儿子,被打了。”

    那名服务员,面色凝重,赶紧走到宋仁慈旁边,附耳轻声说道。

    “什么?!”

    宋仁慈杯中茶水,猛地一晃,脸色很不好看。

    “宋总,那人正在一楼,将您儿子踩在脚下。还扬言说……”

    服务员嘴角处,勾勒出一抹冷笑,欲言又止的说道。

    “说什么?”

    宋仁慈脸色冷到了极点。

    “他说,如果您在他面前,他敢当众抽您脸。”

    那名服务员,冷声一笑。

    将王泽天嘱咐他的话,原模原样叙述给宋仁慈。

    “呵呵,看来,这江北市,是要翻天了。居然,有人敢扬言,当众抽我脸。我倒要看看,他敢如何抽我脸?”

    宋仁慈面露狠意,半眯着的眼睛,锐利无比,狠声说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