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您的屁股,真圆(一更)
    t两个嘴巴子,抽甩在脸上。

    闫睿脸庞肿胀开来,牙齿松动,一丝血色,从他嘴角处,泛了出来。

    但他脸上,没丝毫怒意。

    反而,很害怕。

    “刚才,那个拿木棍砸我的小伙,请站出来一下。”

    叶轩面无表情,沉声道。

    随即,他从神情呆滞的闫睿手中,拿过那根铁质的甩棍。

    “你,你想干什么?”

    那黄毛青年,胆怯的站了出来。

    “哎,当然是和你聊聊人生了。现在的年轻人,毛没长齐,就学别人装逼。装逼就装呗,还装的这么没水准,缺乏一定的技巧和美感。”

    叶轩嘴角处,勾勒起一抹笑意,冷冷地斜视着那黄毛,又说道:“明知肾虚,还他妈拿木棍打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帮我按摩呢!下次打人,记得先喝点三鹿奶粉,补补脑子,拿一根铁棍出来,这样打人,才会痛。”

    说着话,叶轩铁棍甩在那黄毛头上。

    那黄毛猛地一怔。

    只觉头上一痛,额头发凉,用手一摸,一道鲜血,从他额头上流了出来。

    “痛不痛?”

    叶轩笑问道。

    “不,不痛。”

    那黄毛双腿发颤。

    “不痛?”

    叶轩一愣,又是一棍子,甩在那黄毛头上。

    只听“嘭”的一声,那黄毛就被砸晕在地,满脸是血。

    “装逼。明明很痛,还故意说不痛。”

    叶轩轻蔑地冷笑着,将铁棍扔到一边。

    随即,他从食堂边角处,捡起一块砖头,掂了掂,大小合适,重量刚好。

    “那个,刚才用酒瓶砸我的人,请站出来一下。”

    叶轩冷笑着,沉声说道。

    “睿哥,救我,救我。”

    “噗通”一声,那叼着烟的青年,跪在闫睿身前,哭声说道。

    “呵,他敢救你?你见过,有哪个孙子,敢和爷爷,对着干的?”

    叶轩冷蔑的扫了闫睿一眼,不屑一顾的眼神,根本不将闫睿放在眼里。

    而闫睿,被叶轩这般羞辱,却连个屁都不敢放。

    这他妈可是轩爷。

    给他二十个胆子,他都不敢违逆。

    “来来,把头伸过来。”

    叶轩招了招手,示意那叼着烟的青年。

    “你,你……”

    那青年畏首畏尾,很害怕,一脸恐惧之色。

    见那青年不敢过来,叶轩索性,主动拿砖头走了过去。

    没等那青年反应过来。

    叶轩一板砖,砸在那青年头上。

    “痛不痛?”

    叶轩笑问道。

    “痛。”

    那青年,学了聪明,赶紧说道。

    傻子才不说痛呢!

    不痛,就再来一下,直到痛为止。

    “很好。知道痛就行。”

    叶轩露出阴森的笑意,又是一板砖砸在那青年头上。

    一抹鲜血,从那青年头上流了出来。

    但叶轩,根本不管。

    接连三板砖砸了下去,将那青年砸的一脸茫然。

    叶轩下手力道,控制很好,并不会对那青年,造成致命伤。

    弄死这种学校小混混,叶轩可没那个闲情雅致。

    “之前,让你们打我,是我给你们装逼的机会。在我看来,一个不会装逼的大学生,不是一个好的大学生。但你们,装逼技巧很不成熟,像个小学生在装逼似的,这让我很失望。”

    叶轩居高临下,一脸倨傲的神情,俯视着那黄毛和那青年,以及闫睿等人,呵斥道:“木棍砸头上,比面条砸的还轻。酒瓶敲在头上,比蛋糕砸的还软。一脸肌无力的样子,怕是肾虚呀!”

    那些青年,被叶轩训斥的面红耳赤。

    更有几个青年,面露羞愧之色。

    像被叶轩说中下怀一样,赶紧夹紧了腿,生怕别人看出肾虚。

    “还不滚。”

    叶轩眼神,陡然间,冷了下去,呵斥道。

    “哗”的一声,那些青年,一哄而散。

    而闫睿,却是动都不敢动。

    翟晓晓站在叶轩后方,闷着声音,不敢说话。

    这次的事,他俩才是,最欠收拾的人。

    “之前怎么答应我的?”

    没等闫睿开口道歉,叶轩就站在闫睿身前,冷冷地质问道。

    “轩爷……”

    闫睿哑然,赶紧低下了头。

    “呵,别叫我爷爷。我没你这样的孙子。”

    叶轩撇过了头,根本不看闫睿,厉声训斥道。

    “轩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闫睿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恐慌。

    “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他扯着叶轩的裤腿,一边抹泪,一边哭声道:“轩爷,我认错,我下次一定改。您千万不要把这事,告诉给我爷爷。”

    “别拽我裤子。再拽,裤子都掉了。”

    叶轩冷着脸,厉声斥责道,赶紧将裤子提了提。

    “您原谅我,我就不拽了。”

    闫睿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拽的更加用力。

    要不是,叶轩强行提着裤子,只怕是要露屁股了。

    尴尬!

    “再不松手,我可踹你了。”

    叶轩冷着脸,没等他踹,只听“兹啦”一声,他那裤子,沿着裤腿缝,从裤子裆部,直接裂了开来。

    尼玛……

    地摊货,果然不能买。

    这三十块钱的裤子,一旦裂开,还真是令人大跌眼镜。

    这下子,算是赶上时尚的潮流了。

    一条裤子成两半,屁股露在正中间。

    “闫睿,我服了。我以后,走在街上,摔倒的老人不扶,就服你。”

    叶轩一脸无奈地表情。

    倘若,闫睿不是闫老铁的孙子,叶轩早就几个嘴巴子抽上去了。

    但顾虑到闫老铁,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子,叶轩只好忍了。

    “轩爷,您就原谅我,原谅我。”

    闫睿不依不饶,还在撕扯叶轩的裤子。

    “兹啦”一声,很清亮,裤子裂开的声音。

    叶轩突然想到一首歌。

    “听海哭的声音,听裤子裂的声音……”

    “大孙子,我饶过你了。但你,饶过我的裤子,行不行?”

    叶轩很无奈地说道。

    而这次,闫睿很识相,抹掉眼泪,站起身来,咧嘴一笑,道:“轩爷,您放心,我保证以后做个好人。”

    “谁教给你的扯我裤子?”

    叶轩赶上时尚潮流,穿着开裆裤,冷声询问道。

    “我爷爷。”

    闫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还笑,幸好旁边没人,不然的话,我这人,可就丢尽了。”

    叶轩算是服气了,好一个闫老铁,居然敢教闫睿这些,不学好的东西。

    看来,是时候,找闫老铁,好好地谈一谈,教育问题了。

    实际上,也就只有闫睿这种,是叶轩朋友的后生晚辈,敢和叶轩打闹。

    要换个其他人,扯叶轩裤子,只怕早被叶轩,一脚踹到南天门,一掌抽回阎王殿了。

    “轩爷,您后面……”

    闫睿捂住了嘴,偷笑了起来。

    “轩爷是吧?您的屁股,可真圆。”

    突地,一道轻柔而又带着调侃的声音,响了起来。

    ————

    ps:现在推荐票是875票。距离一千,只差125票。

    只要今天超过一千票,就五更!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