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古老的修真者(两更)
    t饭毕。

    时至深夜。

    天空,一抹皎洁的月色,自苍穹垂落,泼洒在灯红酒绿的城市中。

    一颗颗辉光无垠的星星,绽放出银白色的光辉,照耀着这片大地。

    和轩辕余生等人分开。

    唐小柔独自驱车返回。

    而叶轩,则是送林诗雨和林佳鑫,回家。

    搬迁区比较穷困,破旧的巷口小道,车辆行驶不进,叶轩只好下车,陪林诗雨和林佳鑫,徒步走进去。

    走了很久,穿过巷道,叶轩脚上皮鞋,染的满是淤泥。

    林诗雨觉得不太好意思。

    下意识,瞟了一眼叶轩,却只见,叶轩神情不变,依旧是那么淡然,没丝毫瞧不起林诗雨的意思。

    “唐轩同学,真不好意思,害得你鞋子都脏了。”

    林诗雨闷着头,压低了声音,轻轻地说道。

    “没事。”

    叶轩呵呵一笑,停住脚,站在林诗雨身前,凝视着她,说道:“我给你的钱,你尽管花。这路成了这个样子,你拿钱修一下,也没事。”

    “啊?”

    林诗雨怔住。

    那双水灵的眼睛,充满了疑惑。

    原来,钱,可以这么用。

    “那两千万,本来就是给你用的。我相信,你未来,能创造出,不止两千万的价值。你跟着唐小柔好好地干,加油。”

    叶轩目光炯炯,十分有神,眼神坚定无比,很认真的说道。

    “嗯。”

    林诗雨重重地点着头。

    打开破旧生锈的铁门,“吱呀”一声,推开铁门。叶轩跟在林诗雨身后,而林佳鑫,则是去厨房,将打包剩菜,给他那残疾的父亲热一下。

    叶轩跟林诗雨,走进里屋。

    他环顾一圈,四下无物,家徒四壁。

    仅有的一张沙发,还是老式的,上面的塑料皮都皲裂不堪。一面桌子,是槐花木质的,因年份久远,而显得破旧不堪。

    整个里屋,最让人醒目的,就是那三只被擦的锃亮的玻璃杯,还有一个锈蚀的茶壶。

    “唐轩同学,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热水。”

    林诗雨没丝毫作辑,轻声说道。

    她再也不觉得害羞,她知道,叶轩不是那种戴有色眼镜的人,根本不会瞧不起她。

    这让她在叶轩面前,表现的更加从容。

    哪怕她真的很穷,但她活得很自信。

    “谢谢。”

    叶轩笑着,点了点头,道了句谢。

    等林诗雨出去打水时,叶轩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小伙子,你是小雨的同学吗?”

    突地,一道闷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嗯?”

    叶轩皱眉,半眯着眼睛,看向那扇,嵌入墙壁中的土门。

    他走近土门,打开那扇门,推门而入。

    一股扑鼻而来的酸臭味,让叶轩不禁用手,捂住了鼻子。

    “你是林诗雨的父亲?”

    叶轩眉宇紧锁,脸色不太好看,剧烈的酸臭味,让他觉得很难受。

    “嗯。”

    床榻上,“啪”的一声,突然,亮起了一盏灯。

    这时,借助昏暗泛黄的灯光,叶轩看清了,躺在床上的中年男子。

    叶轩尝试构词,用合适而恰当的形容词,描绘出那男子。

    他的头发乱糟糟的,像一蓬杂草蒙在了头上。

    兴许是他很久没洗头的缘故,头发有些油污泛起的光亮。

    他的五官是模糊不清,让人辨识不出来的。

    唯独让叶轩注意到的,是他的那双黢黑发亮的眼睛,就像蛇瞳一样,散发出令人颤栗的光芒。

    而他的手臂,很枯瘦。

    如果你见过那种枯柴的话,那你一定能轻松在脑海里,想象出他的手臂,该是怎样的饥瘦不堪。

    叶轩见过很多长相可怖的人,就连那些上辈子摧毁宇宙,这辈子长得歪瓜裂枣的人,都无法让叶轩感到害怕。

    但这一次,叶轩真的害怕了。

    眼前的这个男子,年轻时,一定是个很不简单的人。

    这一点,叶轩可以肯定。

    “您……曾经杀过人?”

    叶轩不想拐弯抹角,紧蹙着眉头,询问道。

    “嗯。”

    床榻上,那人的答案,很直接。

    显然,没经过思考,很自然的回复。

    “我命不久矣。”

    像在叙述事实一样,床榻上,中年男子,淡淡地说道。

    “嗯,我可以感觉得到。”

    叶轩轻声说道。

    “我这一生,没太多遗憾。但,最让我对不起的人,便是小雨。她,被我拖累太多了。如果不是我,她根本不用承担那么多。”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但那种笑容,却让人感觉心酸。

    没等叶轩回应。

    只听中年男子,继续说道:“你和我,是一路人。”

    “嗯,我可以感觉得到。”

    叶轩很平静地说道。

    “您是怎么病的?”

    叶轩疑惑道。

    “十五年前,我们的三十人小队,进入埃及金字塔。就走出来,我一个人。从那以后,我就病了。这一病,就是十五年。”

    中年男子声音很轻,气息微弱无力,微笑道。

    “埃及金字塔?”

    闻言,叶轩怔住。

    不就是他,从埃及金字塔中,取出来的吗?

    难道……

    似乎,猜到什么。

    叶轩眼神顿时变得锋冷,紧盯着床榻上的中年男子。

    “您从里面,得到了什么?”

    叶轩声音很沉,冷声询问道。

    “呵呵,一张地图。”

    中年男子没丝毫隐瞒,他吃力地抬起右手,指着不远处,又说道:“就在那墙壁上挂着。”

    “嗯?”

    叶轩半眯着眼睛。

    顺着中年男子所指,他看向那面土墙,只见在土墙上,确实有一幅地图。

    叶轩走近地图,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那地图,是羊皮质地,但地图上,所描绘的地址,却并不仅是埃及。

    而是,全世界。

    这是一张很真实的世界地图。

    但根据质地和手感,叶轩大概能判断出,这幅地图,来自于先秦时期。

    “难道,在先秦时期,就有人绘制出地图了吗?”

    叶轩震惊无比,内心里,十分地震撼。

    如果,这副地图是真的,那一切历史,都将改写。

    先秦时期,竟有人,发现世界的真实面目,并绘制出这个世界。

    “呵呵,这幅地图,我已经看了十几年,我可以将我的理解告诉你,也可以将这幅地图送给你。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的一个请求。”

    中年男子咳嗽了几声,气息薄弱如死人般,轻声的说道:“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小雨和小鑫他们俩。”

    “您死后,我一定会照顾他们姐弟。”

    叶轩不假思索,很肯定的说道。

    对叶轩来讲,即便眼前男子,不提这个要求,他也会照顾林诗雨和林佳鑫。

    “谢谢你。”

    中年男子笑了笑,感到很高兴。

    “十五年前,我在埃及金字塔,发现了这幅地图,并将其偷偷地取下来,藏在身上。就因为我这个举动,才触怒埃及金字塔中的禁忌,让我那些同伴,全都葬身其中。我侥幸逃生后,就带着地图返回华夏。没多久,我就一病不起。”

    中年男子很认真的看着叶轩,很平静地叙述这一切。

    “后来,我开始琢磨这幅地图。看出了,你一眼就看出的东西。这幅地图,是一幅先秦时期的地图。但这幅地图,却绘制了全世界。而且,有三个很特殊的地方,被我故意抹掉了。”

    中年男子严肃着脸,沉声说道。

    “哪三个?”

    叶轩不解道。

    “百慕大三角,埃及金字塔,神秘罗布泊。”

    中年男子声音很沉,继续说道:“这三个地方,在地图上,被做了特殊标记。我很清楚,如果先秦时期,就有人能注意到这三个地方,那他们,一定是很不简单的人。”

    “什么意思?”

    叶轩更为困惑。

    这地图,被中年男子,动了手脚。

    从这幅地图上,叶轩看不出,什么特殊标记。

    “呵呵,如果我说,有先秦时期,甚至更为古老的修真者,活了下来,在追溯着这三个地方的秘密。你,相信吗?”

    中年男子目光炯炯,眼神很坚定,沉声说道。

    “先秦时期,甚至更为古老的修真者,活了下来……”

    叶轩心中震撼无比,先秦时期,那可是,两千多年前。

    如果,那个时期的修真者,还活着,那岂不是要两千多岁了,甚至,可能更老。

    ————

    ps:还记得逍遥子吗?

    他的身份,呼之欲出。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