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大人物的游戏(一更)
    t轩辕余生坐着,一动不动,对金如苟的求饶,视若无睹。

    这一切,只因叶轩,尚未说话。

    旋即,轩辕余生看了叶轩一眼,淡淡地笑说道:“这事,还是你来处理,好一些。”

    一听这话。

    金如苟,更是如坠冰窖,浑身发颤,身子从头凉到了脚,脸色惨白一片,神情十分地难看。

    尼玛!

    连轩辕余生,都得问唐轩的看法。

    他,到底是,得罪了怎样的一位爷……

    怕是上辈子,撅了别人家祖坟,才会让他这么倒霉。

    心痛的无法呼吸。

    金如苟赶紧转过身,朝叶轩磕头。

    “嘭、嘭、嘭……”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这一刻,金如苟拿出小时候,喝三鹿奶粉的力气,使劲的磕头。

    地面传出“隆隆”的声音,十分地厚重沉实。

    这不禁让人开始怀疑,金如苟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硬?

    叶轩没说话,只冷笑,金如苟见状,磕头磕的更加卖力。

    不一会儿,额头肿起淤血,头皮被擦破,一抹鲜血,从他额头缓缓地流淌出来。

    “哎,怎么每个说要弄死我的人,都被我按在了地上,狠狠地摩擦呢?”

    叶轩苦愁着脸,站起身来,点了根烟,眼神迷茫,笑说道。

    他开始觉得,写这本小说的作者,绝对是个十足的脑残。

    要不然,怎么会把他写成这个样子?

    长得帅,功夫好,还有钱。

    最关键的是,居然还让所有想弄死他的人,下场都这么惨?

    装逼装到了尽头,死后,坟头怕是会绿草盈盈。

    这人生,相当无趣。

    “轩爷,我知道错了。”

    没叶轩批准,金如苟不敢抬头,低声下气的求饶道。

    “你是金家的人?”

    叶轩居高临下,冷冷地逼视着金如苟,询问道。

    “嗯。”

    金如苟身子颤抖着,闷声说道。

    “哎,我现在,上厕所‘吊’都不扶,就服你们金家。无论我走到哪,你们都能找到我,想踩我还没那个本事。你们,换个新意行不行?”

    叶轩很无奈地叹了口气,总是吊打金家狗,他都快烦了。

    “……”

    金如苟一阵无语。

    不说其他,只看正在桌子上,吃饭的那些人。

    金如苟就明白,他和叶轩之间的差距,该是有多么大。

    怕是脱掉鞋,都追不上叶轩。

    “轩爷,我这也是家主的吩咐,实在是……”

    金如苟低声叹气道。

    他若知道,叶轩和轩辕余生是朋友。

    除非他弱智,才会主动来挑衅叶轩。

    轩辕余生,拜托,那可是轩辕余生。

    无数一线明星,无论男女,洗净身子,排队都想睡他。

    无数一流企业家,挤破脑袋,都想结识的大人物。

    虽说只二十多岁,但其将来,可是要控制华夏资金流动,站在偌大华夏,资产链的顶端,脚下踩着的,是芸芸众生。

    众人仰望,谁敢与之樱锋?

    轩辕余生,注定要成为,被人仰望的那个人。

    金如苟做梦都想不到,叶轩竟会是轩辕余生的朋友。

    而且,看情况,就连轩辕余生,似乎都得听从叶轩的命令。

    这更是让金如苟震撼不已。

    看来,金家这次,怕是踢到铁板上了,搞不好,还会翻水水。

    “行了。我懒得听你解释,滚。”

    叶轩冷冷地扫了金如苟一眼,冷着脸,狠声说道:“回去给你们家主带句话,别整天把一头头蠢猪往我这里送,我嫌烦。过几天,我会亲自去京城,拜访他。让他洗干净屁股,等着吧!”

    “洗干净屁股……”

    金如苟顿时一怔,菊花猛的一紧。

    这画面,简直酸爽,不敢想象。(少儿不宜,此处打码)

    但不管怎样。

    叶轩不追究他责任,还是让他松了口气。

    而这时,轩辕余生,却也是站起身来。

    金如苟如临大敌,浑身紧绷,双腿又哆嗦起来。

    “这金家,蝼蚁大小的家族,也敢得罪轩爷?”

    轩辕余生冷凝着脸,面目可憎,露出几抹狠意,怒瞠着金如苟,狠声质问道。

    “轩爷?”

    金如苟彻底地怔住。

    轩辕世家,竟和叶轩,站在同一战线?

    而且,叶轩的地位,似乎比轩辕世家,更高一些。

    如今,轩辕余生刻意对金如苟讲这种话,实际上,就是在提醒金家,要对付叶轩,先看有没有对付轩辕世家的能耐。

    做个简单的比喻。

    如果金家是蚂蚁,那轩辕世家,就是大象。

    金家对付轩辕世家,无疑是蚂蚁干大象。

    打着灯笼在厕所,找死(屎)呢?

    这种瞎扯淡的行为,纯属是以卵击石、螳臂当车、蜉蝣撼树、自不量力、自寻死路、自取灭亡的行为。

    怕是脑袋里有屎,才会有这么脑残的想法。

    “呵呵,轩爷不追究你的责任,不代表,我不追究你的责任。”

    轩辕余生冷笑着,他那张儒雅的脸庞,抹过几丝狠意,那双半眯着的眼睛,顿时变得锋冷无比。

    他逼视着金如苟,继续说道:“回去,把你的公司关了吧!免得连累家里人。”

    “家里人?”

    金如苟浑身冰凉。

    这才想起来,他还有个女儿,正在国外读大学。

    豆粒大的冷汗,满布在他苍白无力的脸上。

    这一次,他害怕了。

    “余生少爷,我一定听您的指示。”

    金如苟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坐在地上,不敢再多说些什么,他下定决心,回家后,就将公司关掉,准备逃离江省,回京城。

    “呵呵,金总,我认识你女儿,你女儿人很好。我让你关掉公司,其实,也是为了你好。接下来,金家和轩爷的争斗,你就不要再参与了。我会给你一笔钱,你带着妻子,去国外找你女儿吧!”

    轩辕余生声音很冷,但其命令,却是令人不敢违抗。

    “您……”

    金如苟怔住。

    “大人物的游戏,小人物就别参与了。你,根本玩不起这个游戏。”

    像在说很平常的一件事一样,轩辕余生很平静地笑说道。

    “谢谢您,余生少爷。”

    金如苟内心里很感激轩辕余生。

    在这个圈子待得久了,他早就明白,有些人、有些事,根本不是他这种小人物,能触碰参与的。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而这个社会,那个圈子,复杂的到处都是逆鳞。

    搞不好,一招不慎,满盘皆输,甚至可能连命都会搭进去。

    像叶轩这种人,又岂能是,他这种小人物,可以得罪的?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