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冷冷地冰雨(三更)
    t包间中。

    叶轩一个人,carry全场。

    整桌菜。

    三下五除二,叶轩吃干抹净。

    其他人,看的目瞪口呆,也都吃的十分饱。

    当然,满饱分数,是一万分。

    “怎么?菜不好吃,还是咋回事,大家怎么吃的这么少?”

    叶轩拿卫生纸擦了擦嘴唇,一脸茫然看着其他人,疑惑道。

    “……”

    众人,沉默不语。

    “呵呵。”

    叶轩仔细地看着唐小柔。

    像明白什么似的,暗暗地点着头,笑说道:“大家不用管我,我饭量比较小,已经吃饱了。”

    饭量比较小,比较小,小……

    一大碗米饭。

    三只澳洲大龙虾。

    一条五斤重的鲤鱼。

    两只人脸那么大的鲍鱼。

    还有一大碗面条,全被他吃了。

    吃干抹净后,他却来了一句,饭量比较小。

    看来,他们吃了一顿假饭。

    “轩爷,您以前,也都吃这么……少?”

    甄启义一脸汗颜之色,询问道。

    肚子还在咕噜乱叫,饿的无法呼吸,

    刚才吃饭,他刚动筷子,吃了一口鱼肉,就低头喝了杯水,

    一抬头,只见桌子上一片狼藉。

    不知道的人,怕是会以为,这桌子上的菜,被狗啃过。

    “哎,都说能吃是福,我是没你们那个福气了。”

    叶轩苦笑着,无奈地耸了耸肩,面露惆怅之色,闷声说道。

    “轩爷,您吃饱了就好,能把菜单,给我们吗?”

    甄启义等人,眼神里,满是对菜单的渴望。

    他们,现在就希望,赶紧拿到菜单,点一些菜,垫垫肚子。

    尼玛!

    再饿下去,怕是要见阎王了。

    “呵呵,我就说你们这些人,那么胖,还不多吃点。”

    说着话,叶轩将菜单扔给甄启义,随即,拿根牙签剔牙。

    “启义,你多点一些,我可能又有点饿了。”

    一边剔牙,叶轩一边说道。

    “……”

    众人深感无奈。

    内心里,却是在暗暗地下定决心,日后,一定不再和轩爷在一起吃饭。

    嘭!

    就在众人发呆时。

    包间门,“嘭”的一声巨响,被人踹开。

    门被踹开。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只听一声厉喝传出。

    “哪个比,是唐轩?”

    叶轩顿时一怔,很疑惑,哪里又来了个儿子。

    本着“装逼于无形”的原则。

    面对门外质问,叶轩很果断,回了一句。

    “你爸爸我就是唐轩。”

    金总原名金如苟,是京城金家支系的人,在江东市发展的风生水起,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房地产大鳄。

    当他听到叶轩的回话时。

    他突然想起,他上初一,才学会写的一个字。

    “死。”

    他越发觉得,用这个字,形容叶轩,再贴切不过。

    尽管他不是本地人,但他仍有一百种方式,让叶轩在江北市待不下去。

    “草你妈,还敢给老子叫嚣,看老子不弄死你。”

    金如苟咆哮着,愤怒着,冲进包间里。

    他们那些哥们,狰狞着脸,紧跟在金如苟身后,准备看,金如苟是如何教训叶轩的。

    然后……

    一脸懵比。

    他们茫然地看着那些坐在包间里的人。

    大概、好像、似乎、也许,有点熟悉。

    金如苟一眼扫过去。

    先是看到正在剔牙的叶轩。

    紧跟着,看到饿扁肚子的轩辕余生,和肚子咕咕叫的蓝老。

    然后,看到一脸虚汗的郑瑞秋(饿的),还有急不可耐在点菜的甄启义。

    最后,看到面带微笑的唐小柔,和神情发怔的林诗雨、林佳鑫。

    金如苟没办法描述,此刻内心中,一万匹“草你马”,在狂奔的感觉。

    如果有话筒,他很想唱几首歌,来表达此刻的心情。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

    “你出卖我的爱,背着我离开。最后看到你们的我,眼泪掉下来。”

    看到你们的我,眼泪掉下来……

    金如苟,突然很想哭。

    如果掉眼泪,能让这一切,被眼前的人,当成没发生过。

    金如苟,一定会毫不犹豫,立马拿个洋葱,抹在眼睛上。

    就让泪水,变成暴风雨,来的更猛一些吧!

    可惜没如果。

    金如苟神情呆滞,两眼瞪的滚圆,在包间,站了很久。

    叶轩根本不将金如苟放在眼里。

    他很清楚,根据以往情节,和剧情发展需要,那些敢说弄死他的人,最后都会被他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

    叶轩将剔好牙的牙签,扔到桌子上,冷凝着脸,询问道:“怎么了?你不是说要弄死我吗?别愣着,赶紧动手。”

    金如苟心痛的无法呼吸,根本不敢说话。

    刚想放的屁,也被他硬生生憋了回去。

    “是不是忘带刀了?”

    叶轩盯着眼前的人,疑惑道。

    眼前这人,倒也奇怪,口口声声说,要弄死他。

    但踢坏门,冲进包间后,却又什么都不做。

    脑残吗?

    “余生,把你旁边的刀叉,扔给他。这家伙,说要弄死我,见到我,又不动手。估计是忘记带刀子了。”

    叶轩呵呵一笑,很诚恳地帮眼前这位要杀他却又不敢动的人,借一把刀子。

    轩辕余生不假思索,将旁边没人用的刀叉,扔给金如苟。

    只这一个动作,便是让金如苟如被雷劈。

    整个人,像坠入冰窖般,从头凉到了脚。

    心里面,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金如苟,那双肥胖的腿,在情不自禁的抖动着。

    豆粒大的冷汗,密布在他脸上。

    而他脸色,更是惨白一片,十分地瘆人。

    “余生少爷……”

    金如苟脸色难看无比,他彻底地承受不住那股来自心灵上的恐惧,双腿像灌了铅一样,酸软无力,直接跪在了地上。

    跟在金如苟身后那些人,都是金如苟合作伙伴。

    当看到,金如苟脸色惨淡,跪在地上时。

    他们很想上前,问问金如苟,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要不然,这剧情,根本不对。

    哪里有教训别人的人,还没开始教训,就直接跪在地上求饶的?

    那名脖子上,戴着很粗的金项链的中年男子,愣住神。

    他站在金如苟身后,很胆怯的拉了金如苟衣服一下,询问道:“金总,您不是来收拾唐轩那个狗比的吗?”

    “收拾你麻痹!”

    金如苟二话不说,反手就是一个嘴巴子,抽在那人脸上,呵斥道:“你一个二流企业家,知道个屁?还不赶紧过来,跟着老子一起跪下。”

    “啊?”

    那中年男子一脸茫然。

    而金如苟,却是赶紧用头,“嘭嘭”接连不断地砸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喊道:“余生少爷,求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一次,就把我当成屁给放了。”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