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他在哪(两更)
    t轩爷?

    小狼呆滞了。

    我曰你妈卖批。

    六个字,概括小狼心情。

    小狼一双眼睛瞪的给个驴蛋似的。

    他脸上,表情由僵硬,变得震惊,再变得恐惧。

    “噗通”一声,他那一双腿,再承受不住压力,跪在地上。

    豆粒大的冷汗,打在他苍白无力的脸上。

    而跟他来的那些小弟。

    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一脸困惑之色。

    大哥,拜托,咱们是来教训人的。

    按着剧本来讲。

    您最起码,应该先打对方一顿。

    再让对方跪下,亲切地叫爸爸才对。

    这倒好。

    对方屁话没说,甚至手都没动。

    您作为一名大哥。

    二话不说,就跪在地上。

    那紧张的神情,苍白的脸色。

    不知道,还以为您被人踢蛋了呢!?

    “狼哥,咱们不是来揍人的吗?”

    一名小弟,赶紧扯了扯小狼的t恤,询问道。

    “揍你麻痹,你他妈知道这人是谁吗?”

    小狼跪在地上,面目狰狞着,转过身,就狠狠地抽了那小弟一巴掌,狠声说道。

    “不,不知道。”

    那小弟结巴道。

    “草,他是我爷爷,你祖爷爷。”

    小狼恨恨地咬着牙,反手一个嘴巴子,又抽在那人脸上,怒吼道。

    “啊,狼哥,我爷爷,早进棺材了呀!”

    那小弟疑惑道。

    “我曰你妈,给老子滚。立刻!马上!”

    小狼哭了,眼睛簌簌,一双眼睛都哭出了泪痕,给了那小弟一脚,怒吼道。

    “轩爷,我不知道,这狗比,让我来打的人,居然是您。”

    小狼的头狠狠地砸在地上,边磕头,边说道。

    头砸地上,“嘭嘭”的声音,就像锤头砸在鼓面上。

    “他不是你虎哥吗?怎么现在就是狗比了呢?”

    叶轩玩味的笑着。

    “就这种狗比,配做我哥?轩爷,我这就上去,给这个狗比,两个嘴巴子。”

    说着话,小狼“腾”的站起身来,愤怒无比,满脸怒色,冲到小虎身前,照着小虎脸上,“啪啪”抽了两巴掌。

    “我草你妈,如果老子知道,你要打的是轩爷,老子会跟你来?”

    小狼从小弟手里,接过一根铁棍,冲着小虎的头顶,“嘭”的一棍子敲了上去。

    接憧而至的挨打,让小虎彻底地懵了。

    “我曰,小狼,你他妈是想死吗?”

    小虎狰狞着脸,但苦于手下无人,不敢和小狼干架,怒吼道。

    “傻吊,你去问问你老板,轩爷,到底是谁?”

    小狼愤怒着脸,瞠视着小虎,咋吼道。

    这时,小虎手中,正拿着的那部手机。

    “嘟嘟”几声,响了起来。

    “小虎,你刚才说,有个人自称是我爸爸,是吗?”

    正在释放荷尔蒙的田义,面色十分凝重,脸上满是虚汗,一边拿着电话,一边做着激烈的床上运动,询问道。

    “老板,那狗比,正站在我面前,说是什么轩爷。这江北市的人,看起来,都很怕他。”

    小虎冷凝着脸,下定决心,等回江南市后,一定找人,收拾掉这些个狗比。

    “什么?!”

    如被雷劈般,田义面露惊慌之色。

    他猛地一紧张,两腿间,传出一阵痉挛,‘小弟’顿时就软了下来。

    我草你妈。

    四个字,概括田义的心情。

    他颓废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来个人,把老子,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吧!”

    这大概是田义内心中,唯一的想法。

    前几天,他才刚挨揍。

    现在倒好。

    怕是离挨揍又不远了哟!

    “小虎,轩爷刚才都说了什么?”

    田义躺在床上,点了根烟,虚弱无力的询问道。

    在他身边的那女人,面色泛红,“嗯嘤”几声,想再次索要,却被他一脚踹了出去。

    “老板,他只说他是你爸爸,没说是你爷爷。”

    小虎脸上表情不太好看,甚至有些僵硬,回应道。

    “如果叫他爸爸,能让他满意,那我马上就叫。”

    田义苦愁着脸,浑身力气,像被抽空一样,虚弱无力的躺在床上,低声说道。

    “啊?”

    小虎彻底地茫然了。

    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怀疑这个,和他打电话的人,真是他老板吗?

    真是那个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的田老板吗?

    “小虎,我知道你上有老,下有小,活的也不容易。你放心,等你被打残以后,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养老的。”

    田义一脸无奈的表情,深知小虎的下场,肯定不是被废,就是被打残。

    “老板,我错了,您来救我,救我。”

    小虎哭声道。

    他抬头看了一眼叶轩。

    只见,叶轩玩味的冷笑着,像看待脑残一样,正看着他。

    这让他,浑身颤抖,连腿都颤栗的不听使唤。

    “你放心,小虎。你老婆长得那么漂亮……我会帮她,再找一户好人家。”

    田义咳嗽几声,深感无奈,低声说道。

    随即,他挂断电话,闷声不吭,只静静地抽着烟。

    在他那独孤的眼神里,有着那种讳莫至深、难以诉说的寂寞。

    是呀!

    小虎的老婆,是长得不错。

    看来,是时候,买第十一栋别墅了。

    要不然,怎么金屋藏骄呢?

    田义寂寞的抽着烟。

    有钱,有女人,夫复何求?

    等抽完烟,他从床上站起身来,给秘书打了个电话,说道:“给我再买一栋别墅。”

    被挂断了电话。

    小虎茫然了,眼睛里,满是恐惧之色。

    “怎么?现在相信,我是你老板的爸爸了吗?”

    叶轩冷笑着,也点了根烟,喷吐烟雾间,轻声询问道。

    “轩爷,我知道错了。”

    小虎再承受不住内心的恐慌,一脸惊骇之色,跪在地上,哭求道。

    “呵呵。”

    叶轩轻蔑一笑,扫了一眼小狼,道:“废了他。”

    “是,轩爷。”

    小狼神情十分紧张,赶紧应道。

    随即,提了个铁棍,朝小虎走去。

    “嘭”的一棍子,砸在小虎右腿上,将小虎右腿砸断。

    “行了,剩下的事情,交给你处理。我还有事。”

    叶轩根本不会在意蝼蚁的死活。

    他只在乎,唐小柔是怎样。

    就凭小虎这种社会渣滓,也敢惹怒唐小柔?

    真是不知死活。

    不先撒泡尿,照照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

    “是,轩爷。”

    小狼正色道。

    他招了招手,示意手下小弟,将小虎扔到一边。

    叶轩则是走上宝马车,绝尘而去。

    天色渐晚。

    江北机场。

    戴着黑框眼镜,长相斯文,身子略显文弱的轩辕余生,在一位身材佝偻的蓝袍老者陪同下,离开了机场。

    一走出机场,轩辕余生就被数十名保镖,贴身保护了起来。

    “他在哪?”

    轩辕余生唇齿轻动,紧皱着眉头,询问道。

    “少爷,他在燕海大酒店。”

    一名保镖,紧跟在轩辕余生右手边处,低声说道。

    ps:今天没了。最近有个推荐活动,午餐到时候,会再爆发一次的。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