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三更)
    tps:坐着写了太久,现在腰很痛。第四更,可能要晚一些,争取十一点之前。

    ————

    “警局喝茶?”

    卫子衿闻言一怔,不禁笑了笑,轻声说道:“呵呵,唐总,您别开玩笑。就凭您的身份地位,江北市敢抓您的,没几个。”

    她很清楚,唐轩身价三百多亿,地位尊贵。

    一般警察,哪敢抓他?

    巴结他还来不及呢!

    “呵,卫秘书,我没和你开玩笑。不信的话,我让你听听警察的声音。”

    叶轩笑说道,随即,他开了免提。

    待在询问室,他正被警察询问问题。

    那警察,见叶轩这般无理取闹,冷着脸,狠声训斥道:“唐轩,别以为你有钱,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这里是警局,如果你再这样,只会加大你的罪责。”

    卫子衿一听这话,脸上表情,顿时僵硬起来。

    卧槽。

    还真被抓了?

    “卫秘书,警察叔叔生气了,我就先挂了。如果你要找我,就来警局吧!”

    叶轩根本不将那警察放眼里,慢悠悠地说完话。

    随即,才挂断电话。

    “……”

    卫子衿一脸无奈地表情。

    话说,这唐总,心还真大。

    被警察抓了,还能这么开玩笑。

    还敢目无王法的接电话,调侃警察。

    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每一句话,都在装逼。

    每一步路,都带着狂风暴雨。

    “卫小姐,唐总是怎么说的?”

    郑瑞秋急切地询问道。

    “郑律师,唐总被警察抓了。如果您想见他,就必须得去警局。”

    卫子衿面露难看之色,解释道。

    “什么?!”

    郑瑞秋不太敢相信,震惊道。

    凭着轩爷的能耐,居然有警察敢抓他。

    难道是个没上过学的警察,连“死”字怎么写的,都不太清楚。

    否则,那警察,怎么敢抓轩爷的呢?

    “启义,带我去警局。立刻。”

    郑瑞秋咳嗽一声,赶紧说道。

    旋即,他脸上表情,冷了下去,那双眼睛森冷无比。

    敢抓轩爷,看来,警察局,是不把他郑瑞秋,这一把老骨头,放在眼里了。

    “是,老师。”

    甄启义赶紧应道。

    他从没见过,自家老师,这般生气。

    他很清楚,这一次,警察局是真把自家老师惹生气了。

    老师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卫小姐,要不要跟着一起?”

    郑瑞秋转过身去,顿了顿,看了一眼卫子衿,询问道。

    “也好。”

    卫子衿面色凝重,点了点头。

    警察局询问室。

    叶轩休闲的翘着二郎腿,喝着沁人心脾的菊花茶,一脸无奈地耸了耸肩。

    从他被抓,到现在,半天时间过去了。

    按理说,没什么太大问题,他应该被释放。

    但警局却一直扣着他,不让他离开。

    “警察叔叔,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叶轩半眯着眼睛,狭长的视线,散发出狡黠而又凌厉的眸光,他冷盯着那警察,淡淡地询问道。

    “等通知。”

    那警察冷不丁的回应道。

    “那警察叔叔,给根烟抽,行不行?”

    叶轩无奈道。

    “不行。”

    那警察不假思索。

    “警察叔叔,我上个厕所,总可以了吧!?”

    叶轩摇了摇头,颇感无语,询问道。

    “不行。”

    那警察斩钉截铁道。

    “这不行,那不行。警局到底还是不是我家?如果是的话,看来,我真得离家出走了。”

    叶轩笑着说道。

    随即,他双手一扯,手腕处的铁质手铐,“咔嘣”一声,直接断裂开来。

    “你干什么?”

    那警察,看得目瞪口呆。

    他赶紧拿出警棍,直指叶轩,狠声呵斥道:“这里是警局,你千万不要乱来。”

    “呵呵,我好歹也是个身价三百多亿的大富豪,有身份有地位,尿裤子里终归不合适。我就出去撒泡尿而已,你别担心,我待会还回来呢!”

    叶轩冷声一笑,道。

    他漠视那警察,直接从那警察旁边绕过去,打开询问室的铁门,走了出去。

    “你!”

    那警察哑然,一脸震惊之色。

    铁质手铐,就这么断了?

    尼玛!

    这手铐,肯定是假冒伪劣产品。

    居然比塑料还塑料,太不结实了。

    从询问室走出,叶轩像个没事人一样,在警局内游走,找到厕所后,进去撒了泡尿。

    随后,他便返回询问室。

    只不过,这时,询问室中,除那警察外,还多了三名中年男子。

    那三名中年男子,全都穿着西装,身子笔挺,梳着大背头,一脸人模狗样的样子。

    “你居然敢越狱?”

    见叶轩走进询问室,一名戴着金丝框眼镜,眼小如豆的中年男子,怒瞠着叶轩,质问道。

    “瞪,接着瞪。再加把劲,使劲瞪。差不多了,你的眼睛,和豆粒差不多大了。”

    叶轩凝视着那中年男子,调侃道。

    他仔细地观察着那中年男子。

    才发现,那中年男子,眼镜框下,全是眼皮,压根看不见眼睛。

    “你!”

    中年男子最恨别人说他眼小。

    他愤恨的咬着牙,用不足豆粒大小的眼睛,怒视着叶轩,狠声说道:“竟敢侮辱警员,罪加一等。”

    “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眼小的人,在这里,没说话的资格。”

    叶轩冷蔑一笑,完全无视那中年男子,轻蔑地笑说道。

    这时,站在眼小如豆的中年男子旁边,那名眼睛很大,但却头发稀疏的中年男子,闷哼的咳嗽了几声,厉声呵斥道:“我们刚才收到举报,说你越狱,是真的吗?”

    “哎。别人都说,头发少的人,比较聪明,因为这叫聪明绝顶。那为什么,我遇见的那些头发少的人,全都是脑残系列呢!一个个傻的,就给三鹿奶粉喝多似的。”

    叶轩叹了口气,呵呵一笑,随即,他冷冷地扫了那头发稀疏的中年男子一眼,轻蔑地调侃道。

    “少贫嘴。我问你,有人说你越狱,你承认吗?”

    那头发稀疏的中年男子,神色冰冷至极,狠声质问道。

    “我觉得,只有傻吊,才会认为我越狱了。你们说,对吗?”

    叶轩眯着眼睛,冲着眼前三名,长相各具特色的中年男子,笑说道。

    “呵,待会等挨了打,你就知道,谁是傻吊了。”

    另一名头发稀疏,还有些发黄的中年男子,森冷一笑,厉声呵斥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